周末剧场:中纪委在行动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1858票 时间:2014年6月30日 23:52

前言

 

打开电脑,网络作者杨文峰轻轻点开了电子邮件。每个周五晚上,是他回复读者信件的时候,今天心里虽然有些烦,但也不例外。很快他被一封信件吸引:“杨老师,我是你体制内的读者,一直被你对国家、人民和党的赤胆忠心所吸引,你才是真的爱国,也真心维护党的好党员……今天写信无他,是想提醒你,有人可能会找找借口对你这样的网络写手、意见领袖下手,就是不想你们揭露他们的贪污腐败……我不能说更多了,希望你保重,如果能够躲避一下,赶快走吧……”

 

盯着这封信,杨文峰有些担心,这位体制内的读者是使用的什么邮件?会不会暴露自己的IP地址而遭到报复?随后他的思绪滑落开去,他的眼睛也渐渐湿润了……

 

 

第一章

 

“我市当前有两项最重要的任务,我们为此成立专项小组,由我亲自牵头任组长。”广深市市委大楼第一会议室里,该市市委书记刘泽远正在对全市副厅级以上高级官员讲话,从他严肃的表情和与会者的阵容,可见这次会议的重要性,“第一项任务是一场意识形态的攻坚战,就是要清理、整顿舆论领域的杂音,严防海外势力的渗透,坚决同对社会、对政府不满的意见领袖、维权律师等五种人做绝不妥协的斗争……

 

刘泽远书记说到这里做了一个斩钉截铁的强硬手势,随即提高了嗓门:“第二项任务比第一项更加艰巨,那就是反腐倡廉。德为重、民为天,人民政府为人民。公生明、廉生威。我深知,市委书记就必须干净干事,堂堂正正做人。”讲到这里,书记声音低沉下来,“同志们,让我们睁开眼睛,看看别人也看看自己,给自己敲响警钟,别把自己毁了。要掂量掂量反腐倡廉的重要性,不要因为个人贪腐,影响党和国家事业!”

 

刘泽远书记脸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影,却没有逃过刑警出身的公安局长章大军,坊间一直流传中纪委在暗中调查刘泽远书记,章大军向北京的同事询问了几次,但都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唉,现在中纪委办案,根本不经过地方,政协副主席苏荣被抓前四天还在到处做报告,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被带走一个小时前,还在做报告,真不知道还有什么记录没有破。本市已有两位副厅级官员被中纪委带走,至今下落不明。

 

一阵突如其来的喧哗随着“匡当”一声推门声涌入会议室,章局长本能地豁然而起,伸手到腰间摸枪却摸了一个空,这是本市最高级别的常委扩大会议,怎么会有如此的闯入者?

 

第二章

 

整个会议室都看到了破门而入的五位青壮年男子,他们以非常专业的姿势站成了V字形。这些人都留着小平头,四位方脸看上去是练家子,且身手不凡,站在V 字顶端的是戴了一副黑框眼镜的中年汉子,他们都穿着一模一样的蓝色衬衣,左边口袋上别着一枚鲜红的国旗像章。章大军局长立即惊出了一身冷汗。

 

跟着这五位蓝衣人一起挤进来的保卫科长正在结结巴巴地解释:“我拦不住他们,他们说是中纪委的……”

 

刘泽远书记严肃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嘴巴咧了两下,却没有发出声音,当五位蓝衣人向他走来时,他才能开口说话:“几位中纪委的同志,我们正在开常委扩大会议……”

 

“会议结束了!”那位蓝衣眼镜的声音尖细如太监,却透出不容否认的威严,立即镇住了会议室里几十位本市的领导干部。“刘泽远同志,现在我宣布你因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纪委调查,暂停一切职务,跟我们走吧,希望你端正态度,好好配合。”

 

会议室的空气一下子凝聚了。只有刘泽远书记在动——他显然是身不由己地走向蓝衣人,并乖乖地跟着他们走过章局长面前,同那五位中纪委蓝衣人无声无息地消失在门口……老侦查员出身的公安局长章大军充满了疑惑,他分明看到从他面前走过的刘泽远书记脸上流露出一种如释重负的神情,仿佛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似的……

 

第三章

 

足足有五分钟,会议室凝固的空气才开始缓慢流动,但却依然令人窒息。主持与主讲刘书记仿佛空气一样转眼就消失了,谁来宣布结束会议呢?肥头大耳的市长已经汗湿了整整一包纸巾,依然惊魂未定,但当他看到全部的目光投向自己时,他不得不咳了咳嗓子,伸出有些颤抖的手把桌前的话筒拉近了一点,“各位,”,他又用已经湿透的最后一张纸巾擦了擦像喷泉似的光脑门,“各位,散伙了——不,不,散会了。”

 

但谁都没有要离开会场的意思,仿佛谁先离开,谁就会和市委书记一样消失似的。公安局章大军局长毕竟是见过市面,刀枪里混过来的,他再次站起来,自然也吸引了会场的目光。他还没看口,就听到市委政法委陈书记的声音:“章局长,怎么回事?通知你们了?为什么不向我汇报?”

 

“陈书记,没有通知我们,你知道中纪委办案不用通知我们,要通知也是你们政法委啊。”章局长嘴巴干干地说。

 

政法委陈书记嗫嚅道,“上次他们双规两位厅级干部倒是先通知了我们,但市委书记这一级,他们可能不会通知书记的下属吧。上次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同志被从会议室带走,也是没有通知到地方,广州市可是比我们市更重要的大城市。”

 

政法委陈书记的话听在章大军耳中,好象是在为自己的不知情找借口,但他知道只怕没那么简单,谁都知道政法委陈书记是刘泽远书记的亲信,在排斥异己压制对市委市政府的批评方面,陈书记可是不遗余力,几乎动用了所有针对真正敌对势力的力量。这次刘远泽被带走,最忐忑不安的恐怕就是他吧?

 

当然,他向会场扫了一眼,心里想,刘泽远在广深市干了十几年,在场的有几个不是他的人?如果不是他的人,还能坐在这个会议室吗?自己这些年为了不被他排挤,昧着良心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啊……但他并不怕刘远泽出事牵连到他,他做了一笔笔详细的记录,他是一名老警察,在必要的时候,哪怕自己下马,也一定会全力配合党和国家对贪腐分子的调查。想到这里,他脸上突然有了一种终于解脱了的表情……

 

可一刹那,他突然皱紧了眉头,因为他猛然想起了刘远泽书记被五位中纪委干部带走时脸上的那种奇怪的“如释重负”的表情,难道他也觉得解脱了?

 

“我不明白中纪委办案手法与过程,但是,”这是广深市政府秘书长的声音,“但是他们是不是应该留下一个干部宣布上面的决定,并协助我们班子的工作?现在我们也不知道他们把人带到哪里去了,是否应该向媒体宣布,如何宣布……”

 

他们把人带到哪里去了?章局长突然惊出一身冷汗,两大步冲向窗口,看下去,正好看到两部车牌被挡起来的红旗轿车消失在省委大院出口处……

 

第四章

 

“刘泽远同志,你从我们仍然使用‘同志’这个称呼应该能判断出,我们还是把你当同志看的。你的案子只不过是人民内部矛盾,和那些海内外敌对势力有本质的区别,但我们对案子的定性也会依据你的态度与配合程度而做出调整,希望你认清大局,坦白从宽!”

 

惊魂未定的刘远泽被从车上带下来后,很后悔当了这么多年本市的父母官,竟然连车窗外的街道都感到陌生,车大概在市区行驶了半个小时,他被带进了这栋别墅。被带进别墅后,他被安置在一间空空如也的审讯室的座椅上,面对着眼镜和左右两台摄像机,还有门口两位门神似的中纪委干部,一看就是练家子。

 

“你们——不,党了解我,我1980年参加工作,坚决支持改革开放,不管白猫黑猫,我就是一直党让我干啥就干啥的好猫,八十年代底的政治风波中我立场坚定,九十年代在反对和平演变中也成绩突出,市场化改革中,当时作为市长,我让本市的GDP增长连续全省第一,在最近意识形态的新斗争中,我更是一马当先……”

 

“刘泽远同志,”眼镜尖细的声音突然响起,“你以为我们今天带你来是听你汇报自己的成绩?”

 

“可我真不知道我犯了什么事——”

 

“真的吗?”眼镜提高尖细的声音,把刘远泽吓了一跳,“如果由我们说出来你的问题,你的问题就更严重了,那么,你刚才说的事迹恐怕就要到追悼会上宣读!我们接到的举报材料,以及经过一年半的秘密调查,足证你的问题相当严重,严重到什么程度,恐怕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啊。刘远泽,你想清楚了!”

 

第五章

 

市委书记刘泽远浑身一震,差一点从椅子上跌下去。这届政府上台后,推行反腐大计,他不是没有对照落马的贪官对照自己的所作所为,发现自己都比他们的严重,但也不至于死刑吧?胡长清和程克杰之后,有“(死)刑不上大夫”一说。但眼镜加重语气的“刘泽远”三个字后可是空空荡荡没有了“同志”啊,这让他不寒而栗,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到被党抛弃了的恐惧。

 

“刘泽远同志,”眼镜递给市委书记一杯刚刚送进来的浓茶,语气明显缓和地说,“泽远同志,其实我们都知道,相比目前公布的那些官员,包括副国级的苏荣副主席,你的贪污腐败与道德败坏要更严重,但你可能有所不知,其实,他们实际的犯罪事实比你的严重得多,可正因为他们积极配合,彻底坦白,我们在结案时只公布了部分罪行——你可能不知道,这也是中央心照不宣的精神,那就是对坦白彻底的同志还是要从宽处理,再说公布他们的全部犯罪事实,尤其是把他们腐败堕落,把自己当小皇帝一样,包养、玩弄、奸淫当地妇女的劣迹都公布出去,很可能会在百姓中引起严重不安甚至骚乱,最终破坏我党形象啊。”

 

中纪委那位眼镜继续说,“所以,我们中纪委对你们这些走上邪路的干部来说好象盖世太保一样可怕,其实我们是讲人情、讲原则的,在干部被双规的前24个小时里,我们都会给各位一个充份坦白的机会,如果能够坦白自己贪污腐败事实,并能揭露他人的话,量刑并不会太重,有些坐几年就出来了。你有几分钟时间思考,然后请你做出选择。”

 

刘泽远书记有那么一瞬间脑海里确实闪过一丝怀疑和犹豫,但眼镜的滔滔不绝,让他无暇深入想下去,当他听到自己只有几分钟时间思考时,他嗫嚅道:“只有几分钟……”

 

“是的!”眼镜突然又提高太监似的尖细的嗓音,“你需要我提醒你吗?你这些年用不同的户口存进多少现金?你在美国读书的儿子的几个户口从海外替你收了多少赃款?你十年里先后玩弄过的本市最漂亮女子超过200人,你需要我们播放你各种年轻美女在床上和沙发上的淫乱录像来提醒你吗?”

 

“不,不,我说,我说——”市委书记刘泽远以前做报告的时候也声情并茂地向学生们描述过地下党面对国民党严刑拷打时的坚强表现,但当他自己面对中纪委的审问时,他立马崩溃了。“我坦白,我前后受贿……这些钱不都是我收的,有些我送进了省里和中央部位,还有些送到了海里……我的那些女人都是市里各部门的负责人从他们单位和主管的学校、电视台选送过来的……”

 

第六章

 

广深市乱套了!书记被“中纪委”带走后十个小时,市长才通过省委联系到中纪委,中纪委的答复是明确无误的:没有任何中纪委的干部去带走广深市市委书记刘泽远同志,巡视组根本顾不过来广深市这种二级大城市……

 

可是,“中纪委”五位蓝衣人可是在全市副厅级以上干部参加的市委扩大会议上带走市委书记的啊——难道“中纪委”也是假的?啊——市委书记被中纪委——不,是假的“中纪委”带走——不,是绑架了!

 

书记哪去了?广深市在省委的直接领导吓,立即成立了由市政法委陈书记为组长、公安局章大军为副组长的追查小组,小组架构与级别完全按照“马航mh370”追查小组设置,全面投入运作。

 

当然,第一次追查失联市委书记的会议上,各位首先回顾了当时的情景,并深刻反思、检讨了自己的失误。最活跃最兴奋的是政法委陈书记,当他知道刘泽远书记不是被中纪委而是被不明真相的人带走后,他心中立即落下了一块大石头,表现在言辞上,显得有些昂奋。

 

这一切看在公安局章局长眼里,很有些滑稽。但他内心深处有一种声音提醒他,事情远没有结束。他很清楚,像这种级别的市委书记被绑架,最近几十年都没发生过,不可能不引起中央最高层的重视。如果不是“绑匪”冒充“中纪委”办案人员,哪里能够得逞?如果刘泽远书记当时不是连问都没问,就像个“罪犯”似的乖乖跟着走了,五个赤手空拳的绑匪如何能够在省委大楼带走书记?

 

再说,有什么人胆大包天到冒充“中纪委”带走市委书记?他们大摇大摆,开着红旗车进到市委大院,不用蒙面就公然带走市委书记……有这样的绑匪吗?

 

而且,十小时、十二小时、十五各小时过去了,家属与政府都没有收到任何勒索电话,这一切,看在老侦查员出身的公安局章局长眼里,显然不那么简单。事情正在慢慢起变化啊……

 

第七章

 

“我都说完了,请组织审查我,给我从宽处理,我还愿意带罪立功,揭露两位党和国家领导人接收我的贿赂……”刘泽远书记的嘴唇已经干裂,但仍然滔滔不绝地坦白,而且脸上竟然不时流露出一种解脱与安宁,看得连眼镜都心里发怵。

 

“刘泽远同志,你的坦白足够了,不用再说了,我们也很忙。你这五六个小时的坦白基本上都一一证实了我们已经调查得来的资料,我们对你的坦白还是挺满意的。不过,现在需要证实的是你秘密存在瑞士银行的那笔钱,还有用三个假身份证存在中国大陆各地的银行存款,至于房产和你各个情妇手里的汇款,我们下一步会处理的。好,现在希望你交出秘密现金的帐号和密码,我们需要你的身份证去查证。”

 

刘泽远低头写了好一会,竟然写了半页纸的帐号与密码,其中包括一定得靠大脑记忆(不宜写下来的)瑞士银行网上存取的密码。他还在纸上写下了存放在国内各大银行的现金。随后,他像一位刚刚交上考卷的学生,期盼地看着眼镜。

 

而眼镜早就被这些密密麻麻的数字弄得目瞪口呆。看到刘书记期盼的目光,他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他挥挥手,站在门边的两位中纪委干部走过来,要把刘泽远带走。刘泽远诚惶诚恐,祈求地看着眼镜,眼镜说,你先去旁边房间休息一下,等我们证实你掌握的情况属实,就会给你一个基本的结论。

 

可市委书记刘泽远哪里睡得着?他躺在小床上,脑袋里一片浆糊,说实话,那些钱对他并不重要,他敛财那么多,其实从来没有思考过今后怎么用——也许就是为了这一天,交出所有的钱而保住一条命?倒是想到今后无法再与本市那些美女们肆意睡觉取乐,他有些许的失落。偏偏在这时,他竟然想起了电视台那位新闻主播,他曾经为她那双念出如此美妙字词的嘴巴着迷,直到有天他让那双迷人的红唇在自己的胯下舔来舔去……

 

第八章

 

迷迷糊糊的刘泽远书记兴奋了,身上薄薄的被子竟然被顶了起来。突然,顶起的被子被人重重拍了一下,刘泽远痛得“哎呀”一声跳了起来,发现两位办案的中纪委干部笑眯眯地盯着自己,他有些糊涂了,想了一下才想起自己身在何方。

 

“走吧,”其中一位笑着对他说,“上车。”

 

刘泽远书记有些迷惑,但还是乖乖地跟着两位走,出门来到别墅的院子里,他发现天色已经暗了。由于审讯室的窗子被厚厚的窗帘盖住,他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已经有好几天了。

 

上到车上,司机已经在车上等他们了。两位中纪委干部分坐在他的两边,当一位给他戴上眼罩时,他开始紧张,试图挣扎,但没有成功。他眼前一片漆黑,感觉红旗牌小车缓缓启动……

 

车子加速的时候,刘泽远书记的心开始往下沉,为什么要蒙上他的双眼?深更半夜到底要把他带到哪里去?为什么车外传进来的来往车辆声越来越少?难道要把他带到郊区的荒山野岭暴打一顿,甚至像电影里一样就地处决?不会吧,只听说过他手下的人对付不听话的市民这样做过,没有听说中纪委办案也来这一套啊,莫非——

 

封闭的车里突然一股恶臭,伴着尿骚味,原来,市委书记刘泽远同志被自己的想法吓得大小便失禁……

 

第九章

 

“爸爸,爸爸,快来看——”

 

已经二十四小时没合眼的广深市公安局局长刚刚在家里的沙发上躺下,就被女儿硬拉了起来。“小孩子,胡闹什么。”被拉起来时,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头痛毛病又犯了,眼前一阵昏眩。

 

“爸爸,你一定要看。”女儿不依不饶,硬拉着他就朝自己房间里拽。读高一的女儿自从在网上读了一位叫自称“民主小贩”杨文峰的博客文章,就学会了翻墙,不时去阅读海外网站。每当女儿看到涉及广深市的消息时,都会硬“推荐”给这位当局长的老爸看。

 

一开始章局长有些恼怒,甚至想找机会收拾那位叫杨文峰的无业游民,但由于一直忙,加上没有找到适当的机会和借口。后来他发现女儿看来看去,也没有怎么变坏,而且还学会了思考,也好象懂事多了。加上时不时就把在墙内看不到的文章与视频推荐给老爸,父女两反而增多了交流的机会。可是——今天不是时候啊,老爸累死了。他心里嘀咕道。

 

可当他一被拽进女儿的房间,立即僵在那里,不累了,头疼也感觉不到了——因为他听到了市委书记刘泽远的讲话,他两眼立即圆睁,看到了更让他惊骇的:女儿电脑屏幕上的视频正在播放刘泽远书记对着镜头,真诚坦白他贪污受贿、玩弄美女、转移资产的累累罪行……那不是本市电视台,也不是央视,而是海外一个被墙掉的视频网站。

 

不到十分钟,章局长大概明白了当前的状况,就在这时,他接到了电话。市政法委陈书记的电话。陈书记在电话里有些兴奋:“章局,立即出发,刘书记找到了,绑匪释放了他。”

 

释放地点在远离市区一个半小时的山区,被蒙住眼睛的刘泽远被“中纪委”运到后推出车外,扬长而去。刘泽远扯下眼罩后,只看到一闪一闪的两个尾灯。他抹黑走了半个小时,才找到一户人家,电话直接打给了自己的亲信政法委陈书记。

 

市委书记刘泽远裤子上的大便已经清除,刚才同政法委陈书记通电话时,他已经知道自己是被假的“中纪委”绑架了。上到车上后,他有些兴奋,同坐在一起的陈书记喋喋不休地谈着他“失联”后发生的事,以及他们明天计划如何善后,如何向上级领导汇报,如何展开一场严打本市黑社会与绑匪、批评政府人士的运动……坐在前排司机旁边的公安局章局长则一言不发,心里默默哀叹:你们封网,这次把自己封死了,唉——恐怕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你对着镜头的真情告白啊,可惜你们自己不会翻墙,所以看不到啊……

 

第十章

 

第二天一早,广深市委刘泽远书记在警卫保护下,西装革履地出门,准备前往中纪委派昨天派下来处理此事的中纪委巡视大员处。昨天深夜回到家里后,他同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碰头交换了意见,又和自己的亲信政法委陈书记密谋了一个多小时,这才沉沉睡去。

 

当他被公安局章局长亲自开车送到中纪委巡视大员住地时,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可是本市一间不入流的旅馆啊,怎么住在这种地方?下车时,他开玩笑地对章局长说,“哦,住这里的中纪委巡视大员会不会也是假的呢?”

 

说过后,他昂首走进旅店。如果他能回头看一眼司机坐上的章局长,也许能够看出一些端倪,但他没有。走进中纪委巡视大员的房间——好歹也算是一个“套间”,只是沙发与家居都像居民丢弃在路边的那些不要的家具。作为一名市委书记,被通知只身来到这里向中纪委巡视大员汇报情况,多少有些不自在。

 

但鉴于昨天的经历确实给党和政府带来了麻烦,他一进们就装着伸出了热情的双手。只是迎接他的是那位大员漫不经心的挥挥手,以及好几双冷冷的目光。他心中“咯噔”一下,怎么这些中纪委的表情同那些绑匪的如此相象?

 

刚坐下来,他就开始滔滔不绝地汇报情况,这些他都想好了,最后他还会说出如何打击境内外敌对势力,尤其是绑匪与黑社会之类的,但他显然没有机会讲到最后,事实上,他一开口就被打断了,因为一位中纪委干部打开了茶几对面的电视,是录像,哦,是关于我的录像——看到一两个画面,他这样想——

 

哦,啊,唉呀,妈呀……刘泽远书记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昏了过去,在昏过去的一刹那,他耳边响起一位中纪委干部的话:“刘泽远同志,我们今天叫你来,是因为刚到广深市就收到了这盘录像带,现在我们请你配合,协助调查,对这盘录像中你提供的事实做一个说明……还有,你竟然污蔑、陷害党和国家领导人,指控军委副主席贪腐……”

 

正在昏过去的刘泽远在潜意识里追问自己,奇怪啊,为什么昨天我都挺过来了,今天竟然昏了捏?这些才是真正的中纪委啊!

 

第十一章

 

广深市公安局章局长盯着电脑屏幕上的这个头像已经很久了,就是他——那个用文章影响了自己女儿的博客作者;就是他,两天前突然带着四个“中纪委”干部闯进市委扩大会议现场大摇大摆带走市委书记刘泽远的眼镜;就是他,在自己网友中挑选了四位五大三粗的“练家子”,策划了这个惊天大劫案;就是他,苦口婆心写了那么多批评、揭露本市贪污腐败的博文,并把自己的照片贴得满网络都是,可那天整个广深市领导竟然没有一个能认出来他;就是他——一个自称“民主小贩”的叫杨文峰的网络公民!

 

如果自己这次能亲手抓到他,很可能会官升一级,在退休时拿到正厅级待遇……章局长这样想。

 

为什么不抓他?他也说不准,也许是为了自己,也许是为了女儿,再说,为什么抓他?他根本没有“绑架”刘书记,只不过冒充了“中纪委”,这个能判几年呢?为谁抓他?刘泽远的罪行已经曝光——而且全世界都知道了,即便中纪委想保他也无能为力了,他可能要把牢底坐穿吧,难道他不是罪有应得?

 

更何况,杨文峰策划的“阴谋”牵出了一串二十四人的贪腐分子,为国家挽回了几十亿的损失!虽然刘泽远存在瑞士银行和国内的两个多亿人民币不翼而飞,但那些现金即便追回来,还不知道又会辗转落到哪一个贪官之手呢……

 

各种各样的想法在他脑袋里盘旋了很久,最后他还是轻轻移动了一下右手的鼠标,删除了屏幕上的这张照片,也删除了公安局秘密档案里储存的有关杨文峰的所有资料。

 

尾声

 

五天以后,除了中国红字会与陈光标的慈善机构外,中国大陆的各大慈善机构都同时收到了数额不等的匿名捐款,总数加起来足足有两亿六千万人民币之多,是中国慈善历史上一次性接受匿名捐款最多的一次。匿名捐款者在捐款留言上说:这不是最后一次,我会回来的……

 

YesWe can! I will be back,耶——

 

杨恒均 2014.6.29 周末大剧场(本小说纯属虚构,欢迎对号入座)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TAG: 中纪委
顶:138 踩:103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29 (551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2 (505次打分)
【已经有561人表态】
84票
感动
52票
路过
130票
高兴
45票
难过
73票
搞笑
70票
愤怒
44票
无聊
6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博主资料

订阅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