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 博客频道 >> 自由民主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1498票 时间:2014年7月06日 18:59

习近平在首尔大学发表演讲时说:“韩国人民也在致力于开创‘国民幸福时代’、创造‘第二汉江奇迹’的韩国梦。”第一个“汉江奇迹”的缔造者正是现任总统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熙。朴正熙于1961发动军事政变上台,靠军事独裁与威权统治、打压和拘禁异己,连任五届总统直到1979年被他自己的情报部长刺杀身亡。在他统治期间,发生了大量侵犯人权事件,包括震惊国际社会的金大中绑架案。他被称为韩国历史上最大的“独裁者”似乎并不为过。

 

然而,正是在这位“独裁者”执政的18年间,韩国经济迅猛腾飞,人均GDP飞涨近20倍,绝大部分韩国人摆脱了贫困——在上个世纪九十年末期经济遭受经济危机打击之时,一项民调显示,韩国人第一推崇和怀念的竟然是这位独裁总统朴正熙。

 

朴槿惠很小就跟随父亲住进“青瓦台”,毕业后到法国留学,理想是回到国内教书育人。但1974年母亲陆英修被旅日朝侨间谍文世光枪击身亡,22岁的她不得不结束留学,回到父亲身边,肩负起了“第一夫人”的部分职责。这期间,她积累了大量的外交与从政经验。朴正熙在1979年遇刺后,失去了父母的姐弟三人搬出了“青瓦台”。

 

朴正熙遇刺后,被他压制的民主运动得到释放,韩国政界与媒体都掀起了一股从政治上“清算”朴正熙的浪潮,朴正熙当政十八年中那些紧随他左右的政客们也纷纷同他划清界限,且不乏反戈一击的,这一切都让不到30岁的朴槿惠陷入人生谷底,据说让她变得有些孤僻和怀疑他人。她至今未嫁应该多少同这时期的大起大落有部分关系。但朴槿惠虽没时间谈一次像样的恋爱,却并不影响她利用远离政治近似隐居的18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她就是在这个时期走遍了韩国,并熟练掌握了中文,加深了对中国哲学的认识。

 

与此同时,她一直没有停止过她赋予自己的一项使命:那就是整理父亲留下的资料,为这位媒体、政治人物与大多数民众口中的“独裁者”正名。但要在民主潮流“浩浩荡荡、势不可挡”的2021世纪为一位执政18年的独裁者平反,谈何容易?对于同朴正熙一样使用独裁手段掌握政权更久的穆巴拉克、卡扎菲和萨达姆来说,恐怕绝对没有机会了,可朴正熙是在执政高潮时被刺杀,而他还培养了一位“第一夫人”——朴槿惠。在朴槿惠的不懈努力下,事情渐渐发生了变化,当然,下面一些因素才是更加关键的。

 

朴正熙在位18年韩国的工业化与经济腾飞不容否认,人民富裕了,国家强大了;同样不可否认的是他在位期间对民主发展的阻碍,对异议分子与反对派的打压,对人权的破坏——当反对人士(民主派)指责他发展经济同打压异己都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独裁政权时,朴正熙的辩护者包括朴槿惠则明确无误地“暗示”:没有对异议人士的打压,没有他们的“牺牲”,就不可能有长期稳定与强势领导下的工业化与经济腾飞。他们中一些人甚至认为包括金大中绑架事件、郑仁淑事件,都是“反对派”加油添醋,歪曲了历史事实。

 

朴槿惠在自己的自传中为父亲辩解道:“其实父亲那个时代,最紧迫的任务是从朝鲜南侵的威胁中保护国家,使国民脱离贫穷和饥饿。因此从民主化的角度来看的话,的确存在许多不足之处,在进行民主化运动的过程中,受伤害的人也的确是存在的。”她接着写到:“我对那些人总是抱着非常大的歉意,能有今天的大韩民国,他们的牺牲是无价的。我认为唯一能报答那些人的方法,就是将父亲生前未完成的民主事业发扬光大,并努力让国家变成一个人民生活富裕的国家。”

 

在她委婉的辩解而不是道歉中,我们看到她确实认为父亲那个时代急迫的任务不是民主,而是民生,是民众物质上的脱贫,而不是精神上的民主启蒙。这当然会遭到世界绝大多数民主人士的反对,但朴槿惠作为一名政客,之所以敢写出这样的一段话,其实是摸透了韩国的“民意”,当她写下这段话时,大多数民众逐渐改变了对朴正熙的看法,开始怀念他执政时的“稳定”与经济腾飞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至今韩国还有相当部分民主人士与活动分子发出这样的疑问。我想,部分原因可能得归咎于朴正熙之后的历任韩国总统——包括曾经遭到他迫害的民主领袖金大中执政期间经济发展差强人意,而且几乎每任总统都深陷贪污丑闻,包括金大中。部分原因是朴正熙的家庭悲剧,从妻子被暗杀到总统被枪杀,到朴槿惠从政时,再次遭到刺杀——脸上被刺伤的部分缝了17针,差点丧命。

 

但无可否认,最大的原因还在于“官二代”朴槿惠,自从她借助经济危机到来时民众对她父亲的怀念而东山再起之始,她就处处证明自己是一位合格的民主社会的政治领袖:她接任“大国家党”一把手后,立即清理党产,从豪华办公大楼里搬出来到临时搭建的帐篷里办公,杜绝奢华,严厉打击贪污腐败,清党整风,使得她领导的党在民众中的声望大幅飙升,一年多时间就跃升到第一大党。而且,这位高贵却不是谦逊的前独裁者之女,早就适应了民主选举政治,有了“选举之王”的称呼。选举期间,她以夜继日,深入民众中拜票,同选民握手把手都握肿了。

 

而当20121219日,执政党新国家党总统候选人朴槿惠以高达51.6%的得票率当选韩国总统时,她打破了韩国历史上的多项纪录:她是韩国第一位女总统、第一位未婚总统、第一位第二代的总统(父女总统)、第一位得票过半数的总统……这些“第一”与“纪录”可能对亚洲其他地区人来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但一位执政18年的“独裁者”的女儿通过民主选举继承了父亲的衣钵,对整个亚洲尤其是东亚,就别有一番意味了。

 

和我们有类似文化历史背景的韩国人对“独裁者”与民选总统的取舍,对专制与民主的认识,显然引发了一些思考:在亚洲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发展与政治民主化过程中,如何看待促成了经济高速发展的专制与威权时代?是不是因为历史传统与文化背景,亚洲尤其是东亚都需要这样一个过度阶段?中国的台湾就同韩国非常相似,两蒋执政的时间远远超过朴正熙,他们执政期间对经济发展与打压异议都不遗余力,同样取得了辉煌“成绩”,而在他们那个时代冒着生命危险付出巨大牺牲代价的民进党在政党轮替后,出现了一个让不少台湾人怀念蒋经国的陈水扁。

 

当然,总统是“选民”选的,历史却是人民写的,历史上尤其是过去一百年里最伟大的政治家几乎都是那些给人民自由,为人权与民主奋斗,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里的政治家,很少有喂饱民众、让民富起来的专制者能够经得起历史的考验,更不用说彪炳史册了。但韩国朴家两代人的故事却让一些界限不再那么鲜明了。模糊专制与民主的界限在当今的政治语境中显然属于“政治不正确”。不妨碍我们提醒一些威权执政者,可否站在历史与未来的高度,寻找到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与推行民主,保护人权与维护稳定的两全其美之路?至少不要为自己取得的辉煌经济建设成就染上历史的污点?

 

应该说,在两蒋的台湾和朴正熙的韩国提出以上看法是幼稚的,当时冷战炽烈,意识形态之战席卷全球且你死我活,现实不清楚,未来更是模糊一片,妥协是不可思议,中间道路就是死路一条……但今天呢,我们已经站在那个时代看不清的未来的高度上,普通民众在思考,反对者在思考,官二代也在思考:如何吸取父辈的教训与经验?也许,那位“没有父母,没有丈夫,没有子女,嫁给了韩国”的朴槿惠总统曾经说过一句话值得我们记住:“我一定要完成父亲(朴正熙)没有完成的两件事。一个是推动大韩民国的先进化,另一个回报在那一时期经历痛苦的人们。”

 杨恒均 2014.7.5 原载 世界华人周刊》(搭建亚洲、美洲沟通桥梁,移民留学指南,华人在海外的生活)

 

参考阅读(老杨人物周刊):

  


金大中: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为什么是孙中山?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

民主国家为何很少出穷人总统?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陈水扁领教了民主的厉害

光有曼德勒和甘地是不够的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别了,穆巴拉克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顶:150 踩:128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63 (426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43 (368次打分)
【已经有426人表态】
129票
感动
45票
路过
42票
高兴
35票
难过
33票
搞笑
44票
愤怒
50票
无聊
48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博主资料

订阅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