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 博客频道 >> 走遍中国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赌场谍影二十年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1425票 时间:2014年8月25日 12:55

——在澳门赌场思考人性、社会与国家

 

这个周末,受朋友之邀来到澳门,晚饭席上竟有两位20年前的老熟人,其中一位当时在澳门中资公司工作,后来脱离体制后移民海外,目前回到澳门发展。他一直关心我在网上的动态,开始时还认为我在玩“无间道”,现在他说自己“真信了”,我就是一无聊文人。

 

吃饭间隙他把我拉到一旁,袒露了一段心迹,他说自己一直认为我当时频繁去澳门是去工作,是去查案的,他还提起我有段时间至少每个月都会去一趟澳门,不嫖不赌,却总是会到赌场转悠,到夜总会附近蹓跶,这不是执行任务是干啥?

 

我看着他,颇有时光倒流的感觉,因为这段话他其实早在20年前就对我讲过,而我当时也明白无误地告诉他:(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在香港工作时,由于持15天多次往返签证,每两个星期必须得离港一次,最早是去深圳,后来发现去澳门更快捷与舒服,就转去澳门了。我不是去澳门工作,更不是去办案,至于常常到赌场与夜总会转悠,纯属无聊,打发时间,只不过,澳门赌场无意间给我上了人生最宝贵的三堂课:人性、社会与国家……

 

人性靠不住!

 

说我不嫖不赌,一点也没错。尤其是嫖,我不好这口,至于赌,一开始也从来不沾,再说,澳门街道与赌场早在20年前就布满了摄像头与监控录像,而我那些在中国大陆负责“反间”与侦查的同事确实有办法拿到这些资料。不过,在外面久了,也有了一些变化,再说,几年下来,先后去了几十次澳门,成了那里的熟客,偶尔拉几次老虎机,玩两把“大小”,去葡京赌场的地下长廊看看“美女”,也确实无法避免。也因此认识了一些澳门中资公司包括新华社的朋友,连大陆一些部门的人想去澳门旅游,也找我当“导游”。

 

后来香港的一些朋友也和我一起去澳门,他们自然是要赌两把的,有些输赢较大。对我刺激比较大的是我认识的一位靠打工养家的朋友一晚上赢了600万港币,第二天就买了奔驰600,羡慕死人了。不过两个月后,听说全部输给赌场,奔驰也没有保住,只好继续去打工。这件近似亲身的经历让我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他赢了600万时还不收手呢?

 

有了这个疑问,我不久就发现了一个意思的现象,就是那些去澳门的朋友,几乎每次赌博的过程中,都有赢的时候,可最后离开时,几乎都是输的。这让我更困惑,为什么赢的时候不走呢?

 

就是这个想法,让我的“玩几把”有了新的意义与目标,我很快就发现,如果控制得当,几乎每次都能赢一些。例如,你如果拿出两千块钱的小本有计划的小玩,那么去十次澳门的过程中,几乎有高达七、八次的某一个时间点,你手里的钱一定会多于两千——多出一百、几百甚至上千的,只不过问题在于,很少有人会在钱多于两千时就立即收手走人。

 

我把这个“不知道走人”归咎于他们的赌徒心理,而我认为自己不但没有赌徒心理,心理素质还相当高。于是,常去澳门的第二年开始,我开始了一项鲜为人知的“试验”——每次利用不得不去澳门的机会就在赌场小小玩一下,只要赢了一点点,立即收手走人,反正我的来回船票会报销,我哪怕赚一百两百,也可以补贴吃饭。

 

结果在相当一段时间里,我确实赚了一些小钱,但后来如何,我想不说,一些赌博过的人也知道了,某一次——嗯,某一次,我没有控制住,全部输了回去,还倒贴了不少钱。这“某一次”当然不止一次,我在澳门反复输给了“控制不住”。后来到了澳洲,在我读博士时认为自己定力更强,我又反复试验了几次,这次赚得更多,但“某一次”——我又全部输了回去。

 

这种“某一次”出现N多次后,我终于明白过来,自认为不是赌徒,定力比别人强的我,其实和其他人,和任何一位赌徒没有任何本质的区别(唯一的区别是我没有他们有钱,也就相对输得很少)。除非你真是得道高僧或者世外高人,人性一定会让你无法控制自我、控制住贪婪。大概从那时开始,我更深地认识了自己,拿到博士学位开始写作时,我已经彻底戒掉了“玩几把”的毛病。

 

中国开始整顿精英阶层?

 

我曾经给很多去澳门旅游的朋友讲这个故事,他们都是一笑置之,后来我才明白,人家好几年才来一次澳门,你给他讲这个故事有什么意义?他们来一次小赢几百元有什么意思?不如输掉几百几千来得更实在、更爽快。但这件在赌场里吸取的教训,对我人生太有用了,虽然一直不便开口(担心影响自己的形象),却不忍心不与年轻人分享。那段经历让我从骨子里彻底不再相信一个人,一些精英,或者一个组织、一群国家干部与公仆,可以靠自己的“思想教育”、“定力”和“控制力”来限制住自己的贪欲。

 

中国这些年发展挺快,思想多元也不错,但不知道各位发现一个问题没有,那就是精英阶层的贪欲越来越膨胀。就拿最近大家看到的一些精英包括明星吸毒、名人开赌、大V违法来说,过去多少年来,他们好像都可以逍遥法外,而中国精英们控制的法律与社会舆论对付的一律是中国的小人物,包括一些可怜的底层人与弱势群体,正如赵本山小品里有代表性讽刺的那些人一样,只是这两年,或者说习近平上来后,矛头才逐渐倒转,开始一场针对精英阶层的运动。这其实是和高层下决心惩治贪官污吏有关的,毕竟,精英的核心正是以官员阶层为主的。但最终压住这些精英的贪欲,还不能靠人治,哪怕你决心再大都不行。

 

这和我每次带一些大陆来的干部去澳门夜总会尤其是老葡京酒店地下卖淫一条街的感受差不多,在那里走来走去的性工作者几乎都是大陆性工作者百里挑一的,无论身材和长相,几乎都可以和中国大陆、香港任何一位偶像级的女明星媲美,走一趟五分钟之内,你会听到各种讨价还价,当时陪我一起来的大陆“革命同志”很少有不受到点刺激甚至冲击的。

 

二十年过去了,大陆一些风生水起的“干部”肯定不用再来澳门一条街观赏走来走去的美女性工作者了,刚刚披露的广州原副市长曹鉴燎与11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在很多中国人看来,再“正常”不过了,利用不受限制的权力,利用职权与贪污腐败得来的不义之财,包养美女供自己泄欲,曹副市长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而且最主要的是,绝对算不上是最严重的一个。

 

我在赌场的经历,让我虽然不时批评一下贪官污吏,但总体上讲,我对他们还是抱有一些同情,甚至有些想保护他们。正如人性中对贪欲、赌博的无法自控一样。尤其当他们拿出来作为赌资的钱不是象我那样辛辛苦苦赚来的,而是大笔受贿、权钱交易得来的,谁能控制得住?

 

而澳门,就是这样一个让他们控制不住的地方。唯一能够让国家不失控,能够管住这些官员和精英的,则是国家的价值理念、民众的监督、民主的制度与国家领导人对执行制度的坚定不移。

 

北京反腐让澳门赌场冷清

 

现在回想起来,20年前那几位中资公司经理级的老大哥把我这位毛头小子当成座上宾有些可笑。后来只要我去澳门联系他们,他们就隆重招待我,好像我是巡视大员、成了维护国家利益、追查贪官污吏的共和国“特工”。这怪不得我,我真诚地向他们解释过,但他们会意地互相神秘一笑,反而更热情洋溢地招待我。

 

其实,他们只要稍微长点心眼,有点观察和分析能力就应该明白,澳门赌场一直是中国大陆靠不正当手段暴富的富人、拿纳税人钱的国企与中资老总、贪官污吏与转移资产不法分子的天堂,可这些年下来,各赌场尤其是贵宾厅里基本上都有我们的“线人”与“关系”,可是,有几个贪污腐败分子与不法之徒是靠澳门的“情报”落网的?

 

这其实也是我自己的疑问。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对外开放还没有那么厉害,香港和澳门成为很重要的窗口,尤其是澳门,与大陆的关系相对来说更加密切。大陆一些贪官污吏与不法分子,尤其是广东、福建沿海与上海等地的,基本上都会在港澳留下足可以入罪的蛛丝马迹,只要我们“相关部门”愿意,通过在政府、赌场、警方与黑社会的关系,应该是一抓一个准。但事实上,只有涉及国家安全的间谍案、重大刑事案件或者中央和地方领导交办的一些事,他们才放在心上。至于牵扯到官员操守与贪污腐败,大家心照不宣,听之任之了。这恐怕也是发展到今天,官员的贪腐败反而成为真正影响国家安全与社会稳定、人心向背的真正原因。

 

很多人没有发现一个现象,就是这么多年来,不管大陆经济如何,反贪口号怎样,澳门的赌业并不受影响。这次澳门一位朋友给我解疑了,他说,澳门本地土赌王控制的赌业,其中一个很大的业务就是招待内地的“大客户”,这些客人的钱自然不是靠一分一厘赚来的,也很少受到经济危机与雷声大雨点小的反贪的影响。澳门这边一些赌场与黑社会沆瀣一气,基本上能够帮国内贪官污吏与不法之徒转移(偷运)任何数量的资金与资产出来,条件当然是必须“输”一部分赃款给赌场或者黑社会组织。

 

席间一位澳门朋友告诉我,他今天之所以他敢说这个,是看到北京这次反腐来真格的,他说,这么多年来,这次反腐才真正波及到澳门的赌业。除了限制公务员出国之外,其中就是造成一些真正隐身老板都不敢冒险过来澳门了。最近澳门一些有识之士开始讨论,澳门的经济也应该转型了,应该多样化,不能靠搭大陆人赌性尤其是贪官污吏的“便车”来维系“繁荣娼盛”。

 

最优秀的特工

 

前面说到的那位前中资经理听到这里开始哀声叹气,他叹息着说,他算是倒霉透了,几年前才回澳门发展,从事和赌业、娱乐有关的生意,可生意刚刚走上正规,就碰上了北京大力反腐。结果呢,他主要的大客户——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在大陆官员中的人脉资源,都不敢出来了,甚至不敢找他了。

 

大家听到这里都笑了,他却不笑反怒,并转向我抱怨道,当初我们多少的资源啊,可大家都不敢做事!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总认为你这样为国家利益与安全的“特务”随时在澳门晃悠,监视着我们,随时会抓我们,于是就只好老老实实,可这些年下来,你们一个也没抓,眼看人家都发达起来了,我们这些老实人只能自认倒霉。现在才知道,你不是监督我们的,你只不过和我们一样傻乎乎的……

 

听他说这些,我差一点乐了,不过,我板起脸说,抱歉当时让你误会我的身份了,也阻挡了大哥你成为“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不过,现在不同了,如果真让我看到澳门有大陆贪官污吏一掷千金,我还真会告发的,这虽然早就不是我的工作,更不是我的秘密使命,但我这样做,完全是出于自愿,是免费的。

 

他一听,差一点把喝下去的半瓶酒全部喷到我脸上,瞪着我,结结巴巴地问了一句:你到底是不是特工?

 

我干巴巴地说,最好的“特工”不是抓几个贪官污吏,而是发现人性的弱点,揭露社会黑暗,死死揪住制度的弊端不放……你说,我是不是最优秀的特工?

 

杨恒均 20148 24日 澳门

 

这两本书不能改变世界,但却可以改变你看世界的方法:

 

《说中国》

《伴你走过人间路》


澳门风云:妓女与间谍

雨中漫步尖沙咀:我的青春从四十岁开始

“人民间谍”是这样诞生的

魂断罗湖桥

色情间谍

快乐的二奶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顶:132 踩:106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32 (415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77 (351次打分)
【已经有421人表态】
141票
感动
36票
路过
50票
高兴
40票
难过
51票
搞笑
24票
愤怒
38票
无聊
41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博主资料

订阅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