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 博客频道 >> 两岸三地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香港累了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676票 时间:2015年7月19日 22:13

我都五十了,应该累了。香港一朋友问,你为什么总像打了鸡血似的充满活力?我想了一会说,也许那是因为我平均每两个月都来一次香港,频密的时候,每个月都要来一次。第一次发生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一直持续到今时今日。

 

20多年来,无论是在中国大陆工作,无论是浪迹天涯居无定所时,我总会隔三差五落脚香港。原本觉得是因为工作同香港分不开,后来才发现,即便没有工作关系了,我还是会时不时路过香港,有时竟然是有意或者无意地改了机票,特地路过来看望她的……

 

香港是一个盛满了活力的地方,第一眼看到她,就被吸引了。1992年跨过罗湖桥来到香港工作,是我开始独立思考人生的开始。那时广东、海南很多有钱有势的人都通过关系搞到一个单程证定居香港,他们眼中看到的是商机、孩子的前途与法治保障下的自由,我脑子里却开始渗透进国家、制度与价值观。

 

从踏上香港到1997年离开香港前往美国,我对小平五十年不变的“一国两制”的理解,从给五十年时间让香港人适应大陆从而重回祖国怀抱,到坚信中国大陆一定会在五十年内,无可逆转地迈向香港享有的自由、法治,以及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尊重与对多元文化的包容从而最终实现“一国良制”……

 

《魂断罗湖桥》是我最早的一篇对香港的记忆,对比当时的深圳和香港,确实让我丢了魂似的,也开启了一位政府官员的政治学习之路:从此,我决定用双脚踏上所有的政治之地,对比各地的政治、文化与价值观,同时开始学习政治学著作。罗湖桥让我丢了魂,也让我找到了自己的灵魂。后来一篇《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据说引起了一些人的重视,但可惜香港的制度肯定是没有跨过罗湖桥,所以,上海市委书记、北京市委书记、广州市委书记、军委副主席和政法委书记才可以肆无忌惮地大肆贪污腐败,才会被一锅端似的打掉……

 

2007年再回到香港时,我隐约感到了一些变化,但香港人的礼貌、客气还依稀可辨,于是我写了《十年后的香港人,依然还能感动我》,也许我是被自己感动了。就在那一年,香港人顺从却充满期待地答应了港府与北京,他们会耐心地再等十年,等到2017年时才实现“一人一票”地选举——谁都知道,不是香港人的素质还没有达到要求,而是北京还没有准备好。

 

不管有没有选票,我还是喜欢香港。这里的法治是真的,这里的自由是你无时无刻都可以感受到的,这里的活力是无法抵挡的。1842年英国殖民者占领了香港后,香港只有不到一万名广东渔民,英国佬接管后据说马上宣布废除鞭刑,设立英国式的法庭,但中国老百姓根本不买账,有事了就在渔村里就地解决,最后弄得英国人不得不恢复大清朝的保甲制,从此开启了东西文化混杂、制度交叉的香港模式。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香港法治和自由也都还不那么完善,但从孙中山到国民党再到共产党,都曾经利用香港这块宝地,向盘踞在中国大陆的旧制度与邪恶势力发起冲击……

 

1949年是毛泽东和周恩来亲自决定不收回香港,从此香港成了中共通向世界的一个窗口,也成了众多高干享受特供产品的唯一进口港,更成了被饥饿逼迫得背井离乡的广东人逃难之地。据说,香港目前有一半以上的亿万富翁是当时从大陆连赶带逃过到香港的。邓小平上台后搞改革开放,第一批资金也都是来自香港。1997年前,香港人有过纠结:走,还是不走。毕竟中国人乡土情重,背井离乡并不是滋味。

 

常常听到大陆一些愤青在评价香港事物时开口道:香港不想当中国人的,就离开香港吧。——听得让人汗毛倒竖,什么时候身为一名中国人必须得符合他们定义的中国人条件了?对于大陆一些几乎被剥夺了做一名正常人权力的愤青来说,也许应该而且必须为自己是一名中国人而感到自豪,但对香港人,他们更多的是要求当一名人,其次才是中国人啊。可偏偏有些人把“人”和“中国人”对立起来,仿佛你要当一名中国人,就要在做人的权利上做出妥协似的。

 

百年来,香港一直是帮助不少有志之士向中国皇权、极权和独裁腐败发起挑战的基地与跳板,但当她自己面临变革,开始追求民主的时候,却面对了一个如此庞大的大陆。1997年前后的香港,正是一帮曾经从大陆以各种方式来到香港的富翁与政客,开始同北京的权力结合起来,一点一点蚕食香港的自由,损害香港的法治,唯利是图是他们的天性,这无可非议,但他们却要把香港变成一个只供他们赚钱的场所,他们开始把香港青年人逼的无路可走,更看不到前途……

 

1997年后的香港只不过是中国大陆成千上万个城市中的一个,五十年不变也只不过是小平时代的承诺,在各种有关中港的争论中,最令香港人困惑的是14亿人VS八百万。只要你说出香港多数市民的愿望,希望投票选出自己的领导人时,他们立马会说,你还得尊重14亿人的愿望——虽然14人的愿望几乎从来没有被尊重过,但令人悲哀的是,无论是从网络还是我在现实中的亲身观察,“十四亿人”中的绝大多数还真认为香港应该尊重他们这些“十四亿人的愿望”——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香港不应该同自己不一样,更不应该搞出自己特色的选举。

 

这一次回到香港,我第一次看到香港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疲态。看起来,香港真的累了。世界上每一个地方的民众追求法治、自由和民主的过程,就是一个发现自己和国家的关系、一个学会如何真正爱国的过程,可唯独在香港,法治和自由是在被割让给殖民者时得到的,如今追求民主却又和“爱国”发生矛盾,甚至不得不在“香港人”和“中国人”之间纠结。这哪里是区区八百万香港人能够承受的?

 

这次,香港可能是真累了,是我和她交往25年来第一次强烈感觉到几乎在同时,我也觉得有些累了。

 

杨恒均 2015719日 三清山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TAG: 朋友 世纪 香港
顶:64 踩:48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1.16 (193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73 (184次打分)
【已经有187人表态】
49票
感动
18票
路过
11票
高兴
14票
难过
6票
搞笑
30票
愤怒
30票
无聊
29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博主资料

订阅我的博客

相关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