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 博客频道 >> 国际风云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特朗普要学中国,你怕不怕?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249票 时间:2017年1月31日 02:52

我点评了一下特朗普的演讲,引来不少网友的认可,却也有不少批评。其实,特朗普这个奇葩,用全部肯定或者一棒子打死的办法评价他,都只会让你自己处于被动。我总共有十篇写特朗普的文章,其中有四篇是分析特朗普现象以及他出现的原因,批评了西方精英主导的“政治正确”和墨守陈规是造成特朗普出现的根源,我认为特朗普现象是必然,也对特朗普横空出世表示理解,甚至保留的肯定。但我更多的文章则是对这位集民粹主义、民族主义、新国家主义和部分种族主义于一身的商人的批判。

 

对特朗普之所以无法做到黑白分明,说一不二,是因为你不知道他之前所说的是不是竞选语言,他上任后是否言必行行必果,以及如果他这样做,美国的民主制度到底能够对他约束到什么程度,或者换句话说,特朗普到底能够对美国民主制度冲击、破坏到什么程度。这些都言之过早。

 

所以我认为现阶段对特朗普的评价,应遵循就事论事的原则,你说了一句什么话,做了一件什么事,我就针对这句话这件事作出回应和评价,这就是为什么我刚刚在不久前写了两篇带有肯定语气分析了特朗普胜选的原因后,又针对他的就职演讲提出了严厉的批评。

 

这篇就职演讲出来后,整个西方社会一片惊叹,原因我都在点评中说了,这位老商人一改之前几十位美国总统就职时动辄搬出国父与先贤的惯例,只字不提美国遵循了230多年的核心价值观,从“美国第一”到“让美国再次伟大“,从“把权力还给人民”到向整个美国体制宣战,短短十六分钟的演讲,他几乎把民粹主义、民族主义、新国家主义与愤世嫉俗都玩了个遍,这能不让西方胆战心惊?这可是他们一直在指责其他国家反复出现的问题啊,现在突然听到他们的龙头老大喊了出来……

 

最令人惊讶的是,非西方国家,甚至在骨子里一直反西方的国家,包括中国在内的政府和主流社会,虽然有些没有明确表示出来,却也掩盖不住对特朗普的演讲充满了狐疑和害怕。这是怎么回事呢?

 

特朗普要走“中国特色”的美国发展道路?

 

就拿中国来说,特朗普的演讲一结束,就有网友给我发信息:“老师,特朗普的写稿秘书是不是中国派过去的?” “老杨头,特朗普的演讲怎么那么熟悉啊?” ……果然第二天就有网友对特朗普的就职演讲作出了我们每一个人都很熟悉的归纳总结有:1、美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2、打倒资产阶级当权派,建立人民政府;3、空谈误国,实干兴邦;4、经济建设为中心,发展才是硬道5、把权力还给人民——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6、积极稳妥地推进改革开放事业;7、大力弘扬爱国主义精神,维护社会稳定,必要的时候一起唱红歌跳忠字舞,向国旗致敬;9、确立“美国梦”——为实现美国的伟大复兴而奋斗!并在已经强大了一百年的基础上,力争再领导世界一百年,完成“两个一百年”……

 

这总结归纳虽属于网友调侃,却绝不是恶搞,如果你仔细读一遍特朗普的演讲稿,你会惊或者喜出一身冷汗:不干涉他国内政,你也别妨碍我,“美国第一”,让美国再次伟大;把权力交还给人民,冲击现有体制;保持稳定,以及“经济建设为中心”;从新定义“美国梦”并大力弘扬特朗普牌的“爱国主义”等等,这些几乎都可以一一对应到中国的每项政策与主张:中国梦,中国第一,经济建设为中心,不干涉他国内政,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讲得不客气点,特朗普完全在照搬中国的治理模式,准备走中国式的发展道路。加上他只字不提历届美国总统用来折磨北京的“自由民主人权”等美国价值观,虽然结盟,且是有条件的结盟,并且只把国际上打击的目标限定在伊斯兰恐怖主义分子,而不是像历届总统一样,把反恐与反暴政独裁并列为两个最大的打击目标。至少从他演讲的文字上来判断,特朗普确实在向中国模式和管理国家的方式靠拢。

 

中国不高兴!

 

但除了极少数几位好像神志有些不清的极左派人士除外,中国从政府到媒体,从社会到互联网,几乎没有几个人对这种现象表示欣慰,更没有人起来欢呼,相反,很多人都不高兴了,这次是真的不高兴了。

 

这不是很奇怪的现象吗?设想一下,北京某位新上来的领导人,如果在就职发言中稍微偏向了美国和西方,整个西方世界肯定会欢呼雀跃,对不对?现在中国几乎没有经过努力,几乎是不战而屈人之兵,让美国新任总统不但放弃了对中国的意识形态围攻,而且,让他自愿说出了要走“中国特色”的美国道路,相当于北京和平演变了华盛顿,那为什么我们反而高兴不起来呢?注意,我说的“我们”可不只是指一小撮自由派学者与民主人士,也包括体制内外的精英群体,和互联网上大批有点理智的网民。

 

从哪给你们解释呢?网上流传着奥巴马说的一段话:如果13亿中国人都采取美国人的生活方式,那这个地球上的资源就不够用了。不管这句话是不是奥巴马说的,但就我在中美两地的生活体验,我认为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美国人对资源的占用,几乎达到了最大限度,地球上真没有这么多资源供中国人、印度人和余下几十亿人去消耗。那么,现在让我们反过来问一句:如果美国开始采取中国模式,走中国式的发展道路,使用中国的崛起方式,世界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美国第一”的本质是啥?

 

我不便直接回答这个问题,我换个方式吧。大家知道,特朗普喊出的“美国第一”,其实每个国家都在这样喊,而且喊了多少年了。尤其过去20多年的中国,“中国第一”难道不是我们的目标?在中国,如果我们不树立“中国第一”的信心、路径和目标,难道要喊“美国第一”?当然不会。可为什么当特朗普喊出“美国第一”的时候,全世界都开始不安起来?难道美国以前的几十位总统都不把美国放在第一?

 

听我慢慢说,美国的外交中一直有利益和理念两个因素,从利益来说,美国第一的意思是当仁不让,能争取的一定争取,获得利益最大化。但从价值理念也就是他自己定的那些“普世价值”来说,“美国第一”有个前提,不能违背普世价值,至少不能做出伤天害理的事。这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西方国家自从确立资本主义以来一直在实行实用主义、利益之上的外交,列强对中国的侵略,本身就是他们把自己国家放在第一的必然结果。二战中要征服欧洲的德国和几乎占领了整个东亚的日本,都是民族主义与国家主义者,换句话说,都是把自己国家放在绝对第一的典型国家。但他们给中国给世界带来了怎样的灾难,不用我赘述了吧?

 

正是从二战的教训中,以美国为主的西方国家(包括当时的国民政府)痛定思痛,界定了主权和人权,美国带头废除了殖民地,给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套上了普世价值理念的紧箍咒。从此以后,每个国家还是会把自己的国家放在第一的位置上,但却不能为了第一而侵略他国、侵犯人权,也不能为了国家利益最大化而损害他国利益,甚至不允许统治者奴役自己本国的国民。

 

举个极端的例子:美苏率先发展出核子武器,而且美国一度遥遥领先,如果他们为了追求两国利益最大化,完全可以禁止全世界所有国家拥有核子武器,谁发展我就用核武荡平他……如果真这样做,美苏甚至美国一家就可能永远是这个地球上绝无仅有的霸权,轮得到今天中国的崛起吗?

 

上面的例子是话糙理不糙,等而下之的例子举不胜举。美国死了几千名士兵侵占伊拉克后,却不得不在自己确立的贸易公平公正的原则下,同中国等没有对伊拉克解放贡献过一粒子弹的国家平等地进行石油开采的竞争。试想一下,要是没有美国自己设立的这些基于价值理念的公平规则,轮得到中国去战后的伊拉克摘取石油的桃子?

 

战后以美国为首的主权国家,没有不把自己放在“第一”的,但也同样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却给“第一”套上了价值理念的紧箍咒。例如航海自由,就不能用“国家第一”的概念来破坏,不能说你的海军强大,就禁止别人从你门前通过。如果是那样的话,中国将永远走不出内海,因为我们的海军几乎是从无到有,逐渐强大起来的。可早在我们还是“无”的时候,拥有航空母舰的列强已经把海洋都划分得差不多了。我们要感谢各种国际法、国际公约,以及中国认可的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社会的维护决心,让“第一”都知道头上的天花板,而不至于肆无忌惮。

 

过去多年来,一些忘记原则和国际法,想尝试“第一”滋味的国家,几乎都被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打回原形。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伊拉克的萨达姆一不高兴,竟然侵略富有的邻国科威特,兼并后就不走了。如果没有美国,科威特就永远没有了。以美国为首的军队让萨达姆撤出了科威特。而美国并没有就此占领科威特,也没有在灭掉萨达姆后把伊拉克变成自己的殖民地。

 

但就在此时此刻,世界老大的新任总统却在就职典礼上恶狠狠地祭出了“美国第一”。这当然不是说以前的美国总统都不把美国放在第一,而是把其他国家放在第一,而是隐含着他上来后,将要把美国放在所有东西包括价值理念和法律、规则的上面,要实行国家主义的第一!这才是让世界感到不安的。如果特朗普上去后言必行的话,我们很可能看到一个高举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的美国,他不一定可以践踏自己国民的人权,但绝对可以践踏他自己确立的国际规则,和欺负那些比他弱的小国。

 

世界警察累了?

 

有人说,我们不是也高举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的大旗吗?唉,我们那是在国内玩玩,根本没有实力在国际上玩,而且领导群体中不乏明智之人,一直知道如何收放。如果真像一些网友主张的那样“中国第一”,那么为了南海我们早就同越南、菲律宾开战,为了北方领土,和俄国也在交恶,而为了钓鱼岛开始了远远长于十四年的抗日,还很可能因为韩国侵占了我们几个传统的粽子节之类的,也忍不住出兵跨过鸭绿江越过三八线了……这些都没有发生,除了我上面说到的理由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世界老大——兼任“世界警察”的美国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的!

 

但现在世界老大顶不住,或者是累了,首先要退出他辛辛苦苦营造了这么多年的国际秩序,他自己要成为天下第一了。你能不紧张,不害怕吗?有些人可能会说,这是机会啊,有什么可怕的?嗯,这机会你不觉得来得早了点?唯一一艘从人家那里买来翻新的航空母舰刚刚穿过了一次自己的内海台湾海峡,就弄得好像赢得了第三次世界大战似的,这点出息劲真能应对无序的世界?

 

当然,老是围绕战争也许不太地道,而且核武器时代,真正的世界大战也不一定打得起来,还是让我们回到最关心的话题,经济发展与国家崛起吧。讨论这个问题前,我们先回答一个问题,过去四十年,地球上哪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最快?国际地位飙升最快?国家综合国力提升最快?毫无疑问,非中国莫属。

 

再问一句:为什么?当然理由很多,每个人会给出不同的,例如中国人太勤劳啊,没日没夜的干啊;例如共党的领导很重要啊,让你除了发财想不起其他的事儿啊;还有人可能会说,中国发展快只是因为以前发展慢,这样一下子补回来了……当然,每个人说的都有他的道理,可是,有一个共同的原因估计谁都不能否认,改革开放后,融入国际社会,国际秩序与规则,客观上对中国的发展和崛起有利。

 

我不认为有人可以否定这个原因,尤其当中国的经济是外向型,是同西方国家做生意,从引进技术和资金开始到投资海外,无一不是同西方打交道。大家可以设想一下,如果美国主导的国际社会真对中国特别严厉和恶劣,你还能在全球200多个国家中保持第一吗?1989年过后那几年,中国经济如何?如果不是小平南巡,重新出发,走上市场经济之路,并获得了西方的认同,加入WTO,你现在和北朝鲜强不了多少。

 

当然,美国肯定不是有意对中国好,更不会青睐有加,但美国人确立了这样的国际秩序和规则,中国善于融入并熟练掌握,这是内因和外因相结合的成功典范。在这个情况下,美国新任总统想从世界收缩,不再提那些美国先贤们提出、发展并一直想强加给世界的“普世价值”理念,中国准备好取而代之了吗?如果没有,我们将会面临一个怎样的世界?一个怎么的特朗普?和一个什么样的美国呢?

 

这里只是拐弯抹角地分析了一下特朗普的“美国第一”,而如果我们仔细分析他的各种转变有可能对世界对中国造成的影响,我们是有理由感到不高兴、忧虑甚至害怕的。要不然,我就再分析一个更让你吃惊的事儿?这是一个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故事,我说过一些,但没有全部披露出来。

 

以夷制夷:利用“普世价值”对付美国

 

2009年,我写了一系列的中国外交“羊皮书”,结合我自己的专业,但主要是从我的观察出发,站在中国立场写了中美关系,暗含告诫当局应该如何做。结果中国没有人注意,美国倒是被惊动了。美国驻北京大使馆政治处的一位中国通在一次活动上找到我,表示很感兴趣。我们聊起来,我最得意的洋洋洒洒的文章他并不不感兴趣,对我写的中美关系的文章倒背如流,尤其提到一篇《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的短文。我都觉得有些奇怪,但更奇怪的是我后来知道,美国某个部门竟然把这文章翻译成英文后在美国国务院系统传阅,我正好有朋友在美国国务院工作,几年后他才告诉我这事。

 

当然,他们重视这几篇我顺手写就短文的程度不用等到几年后才知道,奥巴马稍后第一次访问中国时,美国大使馆官员给我打电话,说可以安排在上海见到奥巴马,最好是回到你的母校复旦大学,你作为美方邀请的客人坐在第一排听他的一个演讲(奥巴马被安排在复旦发表主题为互联网自由的演讲)。

 

我后来找理由推脱了这个难得的“殊荣”,其中原因大家都能猜到(见我的博文:《我为何写博文——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但有一个原因我不好意思说,他们重视我的原因正好是我认为自己写作中最不重要的那部分内容。如果他们是因为我写了那么多推广“美式”价值理念的文章而请我,我也许还会去,因为“当之无愧”嘛。可他们是因为我胡乱写了几篇介绍中国外交的文章,他们甚至以为我透露了中国外交的“秘密”。可那文章是站在中国的立场和角度,是告诫北京如何对付美国的啊。

 

那篇文章的主要内容只有两句话:如果美国抛弃二战后他自己确立的普世价值,那将是中国和全世界的灾难(正如八年后特朗普要做的);如果要想在国际上限制美国胡作非为,制约他足足可以摧毁中国几十次的强大的军事力量,争取中国在国际上的最大利益,唯一有效的武器就是“普世价值”!

 

很多人以为我又想用这篇文章宣扬“普世价值”,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是要中国利用“普世价值”来对付美国,从而大国崛起。实际上,这并不是我的建议,而是中国一直在做的,只是他们没有明言而已。我们知道,一方面美国利用普世价值对中国“指手画脚,让北京很郁闷,经常吵架,北京在国内强调的是中国特色的治理与发展模式;可在另一方面,在国际场合,在与美国打交道中,中国一直在使用“普世价值”的原则反对霸权、争取最大利益,甚至有时占尽便宜,把美国逼到了墙角。

 

举例来说,中国方面以国情特殊,禁止外国媒体在中国出版发行,一方面却利用了美国所谓人人平等、言论自由的价值理念,几乎把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环球时报等等英文版都搬到了美国。美国纽约最有名几个标志性建筑物外面的报纸箱里,十个有九个是中国的党报英文版,我上次在那里还专门照了相。

 

你以为美国人不知道中国把宣传搞到了他们的眼皮子下?当然知道,而且还刁难过这些办报人,我的一位媒体朋友就被永远拒签了,表面理由是雇佣打黑工的中国人,其实是怀疑他在美国宣传共党政策。可是拒签一两个容易,总体来说,美国就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中国在美国的报纸越来越多,终于连时代广场上都有宣传中国模式和中国崛起的大屏幕了。

 

这一切正是中国利用了美国人打死都不丢弃的“普世价值”才能做到的:你不是说平等公正吗?那我就可以到你那里办媒体,你不是说言论自由吗?那我就要去讽刺美国政治,歌颂中国模式。你能拿我怎么办?我可是享受美式人权的啊——除非你先自废武功,抛弃“普世价值”,否则,美国拿你真没辙。当然,如果他自废武功了,抛弃了“普世价值”,用亚洲或者中国的方式对付外来的媒体,中国也就没有必要去搞宣传了,美国和中国一样了嘛。再说,他都没有“普世价值”了,自然没法和平演变你,你也就不怕了嘛……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方面,但至少美国人从2009年就注意到了中国熟练掌握普世价值”,在国际上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利用美国的价值观制约美国。我隐藏在文章下面的东西是相当丰富的,这点美国人算是看明白了。我心里是有些惶恐的,因为我无意中泄漏了中国用来对付美国的最行之有效的致命武器。当然,泄漏了也没有问题,美国人处于无法作出决定的尴尬处境。

 

特朗普不想立牌坊,想当恶人了!

 

不过这是以前了!现在出了一个特朗普,情况突然转变了。怎么转变了?很简单,以前我美国高举“普世价值”,没有把你打趴下,也没有成功和平演变你,却反而被你利用普世价值里的“政治正确”快把我玩残了。我却因为普世价值的牌坊无法放下,当不了婊子,也不能做恶人。现在好了,美国出了个特朗普,他要为人民谋福利,他是人民的大救星!前提是,他不再提普世价值,不再理会那些包含在普世价值中的民主、自由、平等、人权、公正公平,不再单方面允许你言论自由,更不许你利用联合国那些乱七八糟的小国家搞什么一人一票的投票决定,让美国的意志根本无法在联合国决议中体现……哦,这样的美国是什么国家?这样的特朗普是什么人?答案很简答:流氓啊!

 

现在特朗普至少就在言语上摆出了这样的架势:我是流氓,你咬我?我是流氓我怕谁?多少年来,美国为了保住普世价值这个牌坊,不但不敢当婊子,而且还在国际上承担了天价的维稳经费,解除了地球上最邪恶最可怕两个国家的军事力量,牺牲了不少士兵抗击全世界各地的不遵守规矩者,可美国却不停遭到一些国家的批评甚至辱骂,自己国家稍微出点问题,就怪到美国头上,自己国家动荡了,是美国策划的,自己经济发展不好,是美国剥夺的。二战后欧洲和亚洲发生游行最多的都是针对美国,可你们也不想一下,要不是美国驻军压着德国和日本,欧洲有谁是德国的对手?亚洲哪个国家经得起日本蹂躏?

 

别怪我用这种近似文学的语言来描述严肃的问题。实际上,如果特朗普真像一些人预测的,要从国际上全面撤退,留下门前雪各自打扫,那么,未来混乱的世界可想而知:为了保卫欧洲,德国可以开动武器制造业,立即会让德国制造的武器像奔驰宝马和奥迪一样跑遍全球,让俄国和中国的武器在国际上一钱不值;日本和韩国为了对抗东北亚的危险,立即宣布发展核武器,并对任何不友好的国家实行高科技产品禁运,和技术封锁,中国长安街上超过70%的日本车立马买不到配件——我就不说制造一个大轮船需要多少外国进口的先进小部件了!终止全球化,西方制度相同规则相近的所有国家自成一体,排挤不同制度与欠发达国家,要知道,西方从诞生到发展最快阶段,从来没有依靠过不同制度的国家,更没有中国市场帮助过他们……

 

当然,他们不怕中国,中国也不怕他们。但你们想到没有,一旦美国耍起流氓,世界上大大小小的流氓谁是他的对手?当初美国入侵伊拉克,结果没找到核子武器,在全世界面前丢人了,美国政府很尴尬,引起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同声谴责和冷嘲热讽。其实,美国就是灭掉萨达姆又咋了?当时大军压境,没有其他国家能够介入,美国弄两个假的核子武器在电视上晃一晃,找几个伊拉克军人,逼他们到电视机镜头前悔罪道歉,对流氓来讲,这也不难吧?流氓不都是在这样做吗?所以,抛弃普世价值的美国,真的是天下无耻自然也是天下无敌的。如果这样的情况真出现,我很想知道,这是不是中国一帮攻击美国推崇普世价值的人愿意看到的?

 

特朗普说,我就是要阻止中国发展,你咬我啊?!

 

中国不愿意看到,世界上其他国家也不愿意看到。美国对战后对国际秩序确实贡献巨大,联合国等经费美国出的最多,世界各地有问题了,美国一马当先派遣维和部队,我们以前一毛不拔,对维和部队冷嘲热讽,现在不也开始派遣维和部队了?这说明我们领导人是看得清大局的。就在过去两年,最高领导人接二连三强调不会和美国争头,承认美国的老大地位,最近就在特朗普声称要闭关自守时,中国领导人在达沃斯号召继续全球化,反对贸易保护主义,这都充分说明了中国面临的问题和中国的立场。

 

中国是冷战结束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维系的国际秩序的最大受益者,在全球化中中国取得了地球上没有第二个国家可以达到的高度,在国际交往中,中国以自由平等和民主的态度律己律人,赢得了原本被列强瓜分的一些之地,且日益壮大……可这一切都有可能因为特朗普的上台而发生逆转。

 

美国出现了特朗普,西方很多人把目光集中在以前那些自由主义政府死守普世价值的“政治正确”,在移民、限制资本和打击恐怖主义上不够力,但其实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因素,那就是中国利用对自己有利的国际环境迅速崛起,强烈地刺激了包括特朗普在内的一大批唯利是图的商人、争强好斗的鹰派政客和在北京铜墙铁壁的互联网长城上败下阵来的意识形态斗士,从这个意义上说,特朗普的上台,有很多的中国因素在里面。而特朗普上台主要对付的并不是他说的伊斯兰恐怖分子,也不是可怜的翻山越岭来到美国洗盘子捡垃圾的墨西哥穷人,而是眼看就阻挡不住崛起崛起再崛起的中国——

 

美国第一,意味着他将从新拉开自己同世界第二的中国在经济和军事上的差距;不提公正、公平、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预示着他将以各种手段和方式同中国争斗,或者压制中国崛起;把权力还给人民,关注弱势群体与制造业,最大的阻力是享受巨大贸易顺差的中国;重新定义“美国梦”,诋毁体制,表明他有意要让自己成为美国历史上继里根之后的另一位伟大的总统,而精于计算的商人特朗普和戏子里根都非常清楚,可以用竞选时的民粹主义获得选票,可以用经济发展保持连任,但要想成为伟大的总统,唯一的办法就是摧毁世界上另外一个超级大国,尤其是这个超级大国还同美国有不一样的政治制度与意识形态……

 

而特朗普要做到这一点,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自己变成他想摧毁的那个人,正如我曾经建议北京的“以夷制夷”策略(用美国的价值观制约美国)一样,特朗普开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开始模仿中国,走中国特色的美国之路,照搬中国模式,全盘中化……一直以来,中国不停指责美国政府试图利用普世价值和平演变中国,阻碍中国发展,美国不停解释,连总统都上场了,那态度无论多诚恳,上下中国人就是不信。

 

现在好了。现在终于出现了一个特朗普,他不要普世价值了,也不和平演变你了,如果你再去问他,你要阻止中国发展吗?他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是啊,我就是要阻止你发展,不阻止你发展,我怎么保持永远第一?我不会和平演变你,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怎么样?你咬我啊?!

 

我问你,碰上比你还流氓的流氓,你怕不怕呀?怕了吧,好吧,洗洗睡,盖好被子,蒙头睡觉觉吧。我唯一能安慰你的是,相信民主制度,相信自由、公正、公平、人权等普世价值理念的力量会阻止特朗普耍流氓的,面对流氓,只有这些才能救中国……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顶:22 踩:9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03 (73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67 (76次打分)
【已经有69人表态】
9票
感动
7票
路过
12票
高兴
6票
难过
9票
搞笑
10票
愤怒
9票
无聊
7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