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 博客频道 >> 情感部落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我的固执和遗憾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264票 时间:2017年3月28日 23:33

昨晚同一帮朋友吃饭,谈到最后还是扯到了我的微店,我说到一个比较伤感的事儿。我早在1992年就到香港,1997年到美国随后又开始来往中美澳之间。直到2004年后父母身体不太好,我才开始更多回到中国大陆。那时父母身体不好,加上人老了,免不了都会到处寻找有治疗效果和保养作用的保健品,拦都拦不住。就在我眼皮子底下,他们竟然好几次在广州被保健品推销员“欺骗”,有一位女子和他们交往长达半年之久。据说给父母提供了不少“保健品”。

 

我这里把“欺骗”用引号加上,是因为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不是骗子,因为他们从维生素到包治百病的保健品,什么都有,制造精美,价格不菲。当然,这些品牌现在一个也不存在了,都是一些国内神秘医药、生命科学公司研发的,针对老年人心理,一说一个准。父母前后花了多少钱买走这些东西,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们当时都知道那些国产(可能就是你隔壁某个手工作坊产的)“营养保健品”不靠谱,经常阻拦他们,但知性如我父亲的,也没法挡住。有一篇文章说得好,骗子比我们更了解老人,比我们更知道年老的父母需要什么保健品。我只知道有一次他们买了四千多块钱的瓶瓶罐罐,有液体的有粉状的。

 

这个故事现在讲出来,为什么说让我伤感呢?当然不是那几个钱,而是,我一直在拥有世界各种顶级保健品的美澳行走,专门回国看望父母,却竟然完全不知道有保健品这一回事。在我的印象中,我竟然一次都没有往回带!当然不是因为我不孝,对照一下,因为父母生病而专门辞职回国的,恐怕并不多;也不是因为经济情况,因为美国和澳洲的保健品,包括至今被中国人弄得神秘兮兮,价格奇贵的各种保健品,在美国澳洲一直都是以萝卜白菜价在出售。我没有给父母带任何保健品,是完全没有这个意识,根本不知道应该给父母带一些回来。

 

我的意识都在哪里呢?我的意识全部在自己的理念、政治观点上。现在想起来,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固执。我为七八十岁的父亲带回各种书籍,正如我当时回来给自己定的首要任务是让父母尽快信教,寻求生命终结前的解脱,像有福气的宗教人士一样,避免死亡之前久拖不去的恐惧。我自己虽然那时就在国外吃维生素之类的,但竟然完全没有想到其中有不少保健品对渐渐老去的父母是多么重要。现在回想起来,才知道,被政治占据头脑的我,是多么的不可思议。

 

今天也是在助理以我的名义开了一个微店后,我才慢慢有了这样的意识。直接原因是几个月下来,有不少当初来支持我的读者(中老年为主)买了一些保健品,有些是一直在吃,看到我开店就转到我这里来了,但大多数是第一次从我这里开始,更有意思的是,其中有不少可能是连他们自己也不相信保健品,看到我店里澳洲馆正好有针对他们身体各种症状的保健品,就买来试试。用他们的话说,其实是对我的变相“支持”。

 

虽然我在代购的过程中,已经知道了国外有如此庞大的市场,效果不错,但毕竟这是保健品,不是治疗用的药物,真要立竿见影,恐怕也是不实际的,我自己吃了20年的维生素,你能看出我和别人不一样吗?可是,我也没有想到,其中有些带有较强治疗、预防和保养效果的保健品,竟然真那么有作用,例如维骨力对腿脚疼痛的缓解,痔疮膏的效果,针对痛风的西芹籽前列腺丸乐康膏螺旋藻护肝片蜂胶胶囊等等,买过的用户不久纷纷发来了信息,说效果明显,继续购买,从当初“支持”我的忠实读者变成了忠实顾客。我也因此开始更进一步了解国外保健品市场与效果,除了发现袋鼠精生蚝精黑发还原乳这类神品外,也终于吃上了护肝片

 

但我的伤感也由此而来。因为上面提到的乐康膏痔疮膏骨维力,就是针对父亲身上最大顽疾的。父亲被小小的便秘和痔疮不但折磨了二十多年,甚至有两次弄到病危(实在不理解)。他几乎是买遍了中国药店和民间药方,平均每两个月都会试新的“偏方”,可我在他离世后这么多年,才发现其实这些相当有效果的神奇药膏就在我生活的澳洲药店比比皆是(不用处方)。

 

虽然这些年中国人的寿命同西方居民越来越接近,但两地的生活品质还是有差别的,例如澳洲有较多与肥胖有关的疾病,包括痛风,而我们有的一些折磨中国人的顽疾例如风湿疼、痔疮、脚气、心血管,一些营养成分不良与不协调,在澳洲却并不严重,很少成为顽疾。如果我当初稍微用心一点,就知道,父亲的疾病在澳洲是可以用保健品减轻痛苦的。

 

我不用心,我的心在哪里?100%在政治上,在我的理念上,在精神上。我的专心和集中,加上年轻,让我忽视了其他一些重要的方面,包括身体与生命,尤其是我关爱的父母与亲人。这就是我在饭局上所说的,我们这种人都太固执。其实,我关心的政治与我父母,还有我不懂中文的儿子几乎没有什么关系,就连我自己,也可以轻松到世界各地居住,可我一门心思沉浸在里面十几年,弄得自己像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常常有人看我开微店,就来说,要不我们一起开公司?你们真以为过去几十年我没有开公司的机会?但我的心被全部占据了。

 

也许很多人会认为,我现在帮忙做一个微店,就“在商言商”,旨在推销我微店代购的保健品,也许有这个成分,我做任何事都很认真,不好的我不会做,但这些萝卜白菜价的保健品给我的冲击,更大的是让我想起了父母当时如何病急乱投医。而国内也不知道怎么就一夜之间冒出了那么多保健品公司,遗憾的是,几十年过去了,几乎没有做出一个能够经得起时间和顾客检验的品牌。短短几个月的代购,让我收获了“读者顾客”不少的点赞,甚至让我原本以为的赚点小钱的微店生意,成了继我在提供了十几年精神食品的文字之后,给读者和顾客提供最好物质财富的途径。

 

昨天在饭局上,我想表达的是,专注于一些理念追求和理想固然重要,但也不应该忽视其他的方方面面,没有必要像我当初一样,在父母事情上,留下一些遗憾。

 

杨恒均 2017/2/28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顶:21 踩:15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7 (79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67 (76次打分)
【已经有73人表态】
16票
感动
9票
路过
6票
高兴
6票
难过
7票
搞笑
8票
愤怒
15票
无聊
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博主资料

订阅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