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 博客频道 >> 国际风云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我在美国放了一炮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55票 时间:2017年10月07日 12:33

今天在哥伦比亚大学开会一天,讨论中国的自由主义及其衰落,由于一早出门,加上时差也没有倒过来,我又被安排在下午最后一个发言,快到发言时我已经有些顶不住了。当然,更让我顶不住的是,与会者中的美国专家也都是大牌的,十几位在纽约的中国学者也都是大名鼎鼎的,可我从早上听到晚上,竟然发现和我十年前听到的讨论没有太多区别,他们提到名字的自由主义学者不超过十位,都是耳熟能详的,而甘阳、汪晖的名字被一次又一次提起——整个会议的主调是:中国自由主义式微了,还有一位使用了渐渐消失,自由主义在中国完蛋了!

 

我越听越觉得不对劲,最后轮到我发言的时候,我几乎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但我还是抛弃了我上午准备好的稿子,只想讲一点——而且,我要求用中文发言,因为这样我讲得更清楚,加上大师黎x安友亲自翻译一遍,等于是加倍印象。但由于时间限制,加上在座都是大家,我也不想太过分,所以,也算平和的。后来讨论中,以及晚上同华盛顿来的两位吃饭时,我又补充了一些,大体内容如下:

 

20年前,在华盛顿大西洋理事会作资深研究员的时候,我可以用流利的英文表达自己,不过那时我还是一位民x族x主义者。过去十五年,我在网络上写了一千多万字的中文文章,表达的大多是自由主义的价值理念,不过,沉迷于中文写作的结果是彻底毁掉了我的英文,我现在就忘记了几个自由主义专业词汇如何说了——下面,我用中文发言,我只想说一个观点。

 

这个会议对于来说有点奇怪,奇怪在哪里?奇怪在过去十年,我几乎每个月甚至每个星期都会参加有关中国的国际会议、自由主义学者和网友的聚x会,以及与学者和官员、朋友的饭局聊天,那么,你们知道,讨论到中国问题时,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是哪一个吗?

 

猜不到?是“互联网” !而今天的会议是我十五年来参加的唯一一个有关中国问题的讨论会,却从早上到现在(下午四点),竟然没有一个主讲人提到“互联网”三个字的。在我看来,这三个字太重要了,也应该是今天讨论问题的关键所在。

 

今天各位几乎都一致悲观,认为中国自由主义彻底衰落了,但我从头到尾看到的是大家对一些自由主义学者处境的关心和评判,包括对在座几位来到纽约的自由主义学者的——问题是,这是上一代自由主义学者,他们的研究、传播和启蒙的工作做得非常好,但已经做完了。这些年他们几乎再也没有什么新的东西说出来了,可是,我想说的是,他们的衰落(包括被打x压)可以等同于自由主义理念的衰落,自由主义就要烟消云散了吗?

 

拿我的例子来说,2008年我写传播自由主义价值理念的文章,好家伙,一天平均20万个点击,大家都很崇拜,可是,这些年呢,我写同样的文章,人家就不感兴趣了,水平不太高的网友没有意识到他们接受了很多我们传播的观点,却来指责“你变了”,意思是不能再代给他们惊喜。而一些明白人就直接说,你说的那些我们都知道了。

 

那么,我可以说,我不被重视了,就是我传播的自由主义价值理念式微了?当然不是,事实正好相反!那是因为经过几代自由主义学者、实践者和写作者的言传身教,尤其是通过互联网,自由主义的价值理念已经广泛而深入的传播开去,你随便看一些网友的帖子,那是八x九十年代的学者都不一定有的水平,你再看美国发生枪击案,中国网友翻出了美国宪法和拥枪自由,那可是美国互联网上都不常看到的深入讨论——这样的情况,怎么就说自由主义衰落了?自由主义只不过转移了战场。你们整天研究的那几个自由主义学者的使命结束了,但自由主义以另外的形式正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发展、扩展。如果大家稍微用点时间去观察一下中国网民的言论,就不难发现。所以,我是今天唯一一位乐观而不是悲观的。

 

那么,如何看对自由主义学者被打压呢?这个(省500字)

 

说到八x九十年代这批自由主义学者——对不起,没有不敬之处,他们都是我的启蒙老师,但他们不是没有自身的问题:第一,他们几乎都是土生土长的,从书本到书本。我不多说,只提醒各位注意一下,新左派有很多是从美国留学回中国的,好歹都会说几句洋文,但八x九十年代这批自由主义的代表人物,别说海外留学工作,甚至很多在出名前都没有出过几次国。出国很重要吗?当然重要,没有一个直观的认识,从书本到理论是很容易出问题的。梁启超那样的大家,为什么去一次欧洲回来就一下子成了保守主义者?因为他在接触西方自由主义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西方是什么样子的,理想化,概念化了。


我陪同一些自由主义学者出过国,我看到启蒙我的老师,看到西方都新鲜,甚至对简单的现实都无法理解,我是很震惊的。我和他们的经历正好相反,我是先在西方生活了多年,才再去从书本上了解什么叫自由主义的。果然,有我陪同出过国的狂热的自由主义学者,回去后不久一头扎进儒家,成了某一派儒家的开山鼻祖。我其实和他一起出国的时候,就有这样的感觉,他会变化的。

 

其次,这批自由主义分子基本上都是体制内的,或者与体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包括今天坐在会场的几位,几乎都是体制内出来的,有些还曾经身兼要职。这样的学者,再改头换面,我就不相信身上没有狼x奶的印记。反正,我身上就有。

 

还有一点,这批自由主义学者不太适应互联网,不太跟得上中国的发展,在很多现实问题上,尤其是普通中国人关注的问题上,拿不出能够彰显、代表、弘扬自由主义价值理念的看法。久而久之,就与普通人越走越远,弄得自己成了精英,一旦被权贵打x压,不但得不到普通民众的支持,甚至还被喝倒彩。这就难怪,他们一些人会把自己的遭遇,等于与自由主义在中国的遭遇。

 

恰恰这种看法是值得商榷的。我每天甚至每个小时都在观察互联网,都在同网友互动,抛开公x权力的介入,我可以告诉大家,目前的互联网根本不是什么五x毛和小x粉x红的天下,而是被成千上亿的自发的“自由主义”网友引领了,他们对自由价值理念的认识和追寻,有时让我都自惭形秽。三天不上网,我都觉得有些跟不上了。自由是人的天性,自由主义正以各位不太关注的形式在中国潜移默化。中国的媒体深受自由主义影响,如果放开大学生的思想,他们也会毫不犹豫接受自由的思想。媒体、大学和互联网,是自由主义兴盛的三个领域。

 

至于过去每次参加类似会议,美国学者就反复提起的那些名字,包括你们研究的汪晖、甘阳,早就是上个时代的人了,他们影响不了领导人,更无法影响网民。当然,我一再感觉到,他们不但影响了你们,而且一影响就是几十年,让你们根本无暇去关注能够代表中国学术思想和社会发展大势的互联网。

 

我先讲到这里。谢谢。

 

杨恒均 2017/10/7


推荐——点击文字进入:


美国秋冬衣服鞋帽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顶:6 踩:4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1.27 (15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1.71 (14次打分)
【已经有16人表态】
上一篇 下一篇

博主资料

订阅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