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 博客频道 >> 走遍中国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为什么说自由主义在中国方兴未艾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147票 时间:2017年10月11日 09:04

 

今天在哥伦比亚大学开会一天,讨论中国的自由主义及其衰落,整个会议的主调是:中国自由主义式微了,还有一位使用了渐渐消失,自由主义在中国完蛋了!我几乎安排在最后一个发言,发言时我的网络牛脾气(专门唱反调)又起来了,算是当着前辈的面放了一炮。我的发言大体如下(增加进了晚饭时同几位华盛顿朋友进一步讨论时的部分发言):

 

20年前,在华盛顿大西洋理事会作资深研究员的时候,我可以用流利的英文表达自己,不过那时我还是一位民族主义者。过去十五年,我在网络上写了一千多万字的中文文章,表达的大多是自由主义的价值理念,不过,沉迷于中文写作的结果是彻底毁掉了我的英文,我现在就忘记了几个自由主义专业词汇如何说了——下面,我用中文发言,我的时间绰绰有余,我只想表达一个观点。

 

谈中国问题,怎么可以不聊互联网?

 

这个会议对于来说有点奇怪,奇怪在哪里?奇怪在过去十年,我几乎每个月甚至每个星期都会参加有关中国的国际会议、自由主义学者和网友的聚x会,以及与学者和官员、朋友的饭局聊天,那么,你们知道,讨论到中国问题时,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是哪一个吗?

 

猜不到?是“互联网” !而今天的会议是我十五年来参加的唯一一个有关中国问题的讨论会,却从早上到现在(下午四点),竟然没有一个主讲人提到“互联网”三个字的。在我看来,这三个字太重要了,也应该是今天讨论问题的关键所在。

 

今天各位几乎都一致悲观,认为中国自由主义彻底衰落了,但我从头到尾看到的是大家对一些自由主义学者处境的关心和评判,包括对在座几位来到纽约的自由主义学者的——问题是,这是上一代自由主义学者,他们的研究、传播和启蒙的工作做得非常好,但已经做完了。这些年他们几乎再也没有什么新的东西说出来了,可是,我想说的是,他们的衰落(包括被打压)可以等同于自由主义理念的衰落,自由主义就要烟消云散了吗?

 

我的成功,在于我不再那么重要!

 

拿我的例子来说,2008年我写传播自由主义价值理念的文章,好家伙,一天平均20万个点击,大家都很崇拜,可是,这些年呢,我写同样的文章,人家就不感兴趣了,水平不太高的网友没有意识到他们接受了很多我们传播的观点,他们青出于蓝了,却来指责“你变了”,意思是我不能再带给他们新的思想和惊喜。而一些明白人就直接说,你说的那些我们都知道了。——你当然都应该知道了,自由主义的理念哪里用得上一千多万字阐述?充其量几十万字就够了,我是把复杂问题简单化,给你们从小学讲起的。

 

现在,我很高兴我不被重视了,我可以去代购可以去环球旅行了,但这可不意味着我传播的自由主义价值理念式微了。当然不是,事实正好相反!那是因为经过几代自由主义学者、实践者和写作者的言传身教,尤其是通过互联网,自由主义的价值理念已经广泛而深入的传播开去,你随便看一些网友的帖子,那是八x九十年代的学者都不一定有的水平,你再看美国发生枪击案,中国网友翻出了美国宪法和拥枪自由,那可是美国互联网上都不常看到的深入讨论——这样的情况,怎么就说自由主义衰落了?自由主义只不过转移了战场,从你们几位学者的书斋中到了普通人的饭桌上——你们整天呼吁的自由,被大家很好的理解为不被贪官污吏欺负的自由,吃公平饭的自由,不被强拆的自由等等。你们整天研究的那几个自由主义学者的使命结束了,但自由主义以另外的形式正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广泛传播、深入人心。这些,如果大家稍微用点时间去观察一下中国网民的言论,就不难发现。所以,今天我要和各位唱唱反调,我也是今天唯一一位乐观而不是悲观的。中国——至少中国人,是在进步、发展,大步向前。

 

那么,如何看对自由主义学者被打压呢?这个(省500字,大意思:你如果没有那么牛B,谁会打压呢?不屑一顾才是啊,但考虑到国情,这里省掉一段)

 

中国自由主义学者存在一些问题啊

 

说到八x九十年代这批自由主义学者——对不起,没有不敬之处,他们都是我的启蒙老师,但除了遭受前所未有的打压之外,他们不是没有自身的问题:第一,他们几乎都是土生土长的,从书本到书本。我不多说,只提醒各位注意一下,新左派有很多是从美国留学回中国的,好歹都会说几句洋文,但八x九十年代这批自由主义的代表人物,别说海外留学工作,甚至很多在出名前都没有出过几次国。出国很重要吗?当然重要,没有一个直观的认识,从书本到理论是很容易出问题的。你夸夸其谈没有问题,人家一问具体的问题,你哑巴了,或者前言不搭后语。这个我特别有感受,从国外回来后,我深受国内自由主义大家的影响,但一旦坐到一起说到国外的一些实际问题,我惊讶地发现,他们和那些崇拜他们的,或者那些老攻击他们的,几乎一样的误解很深甚至错误百出。这也是后来我同他们保持了适当距离,宁肯搞羊群,同普通的读者在一起的主要原因。

 

说到这里,就不能不说到自由主义的始祖梁启超那样的大家,回顾一下,他为什么去了一次欧洲回来就一下子成了保守主义者?因为他在接触西方自由主义、甚至写出了那么多介绍自由主义美文之时,他其实根本不知道西方是什么样子的,把西方理想化,概念化了。一旦发现西方也发动战争,欺负人,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和我们有些自由主义分子一到国外,发现没有人崇拜了,干这不顺干那不灵,最后开始自暴自弃甚至改弦易辙差不多。

 

早年我曾经写过一篇随笔,分析国内一些年轻的自由主义写作这,包括一名好像叫摩罗的,他的一本书我才看到三分之一脸就红了,好家伙,这完全把西方自由主义当成了另一个共产主义的乌托邦在盲目崇拜啊——果不其然,不久他就彻底转向了。

 

我陪同一些自由主义学者出过国,我看到启蒙我的老师,看到西方都新鲜,甚至对简单的现实都无法理解,我是很震惊的。我和他们的经历正好相反,我是先在西方生活了多年,才再去从书本上了解什么叫自由主义的。果然,有我陪同出过国的狂热的自由主义学者,回去后不久一头扎进儒家,成了某一派儒家的开山鼻祖。我其实和他一起出国的时候,就有这样的感觉,他会变的,因为他迟早会发现,他在国内那种环境下,作为寻找替代和出路而寻找的所谓西方自由主义,完全不是他想象的那么回事。

 

自由主义就是一边卖壮阳药,一边吃国宴而自由之初心一丝都不改

 

其次,这批自由主义分子基本上都是体制内的,或者与体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包括今天坐在会场的几位,几乎都是体制内出来的,有些还曾经身兼要职。这样的学者,再改头换面,我就不相信身上没有狼奶的印记。更何况,以中国的现状,就算是完全体制外的,还无法自由,你依赖如此之深,甚至“吃饭全靠那口锅”,如何真正能拥有自由主义的思想?真正要想在自由主义的领域翱翔,离开体制吧,学学我,可以去卖锅卖壮阳药——但有趣的恰恰在这里,当今国内真正和体制切割得很彻底的就是我,可我却总被认为是体制内的,为什么?因为,他们对与体制的联系简单的看成了是否依赖体制,他们无法想象,为啥一个人可以一边卖锅和壮阳药,一边可以参加国宴同老大们看戏——这才是自由的真谛。而那些以为同体制来往,吃几顿饭,有了一些关系就不可能独立和自由的,要就是对自由主义一窍不通,要就是从一开始就等在那里等人丢给他们骨头!看看中国早期的自由主义分子,和西方早期以及现在的自由主义人士,几乎都是先在经济上自给自足,虽然我这卖壮阳药的职业不足为外人道,但我算是沾了一点边吧?!

 

自由主义践行者应该在各种领域都有自己的声音和立场

 

还有一点,这批自由主义学者不太适应互联网,不太跟得上中国的发展,在很多现实问题上,尤其是普通中国人关注的问题上,拿不出能够彰显、代表、弘扬自由主义价值理念的看法。例如张老师讲的在外交、军事和诸多事物上,自由主义学者基本上是没有自己的声音的,要知道,国家没有消失之前,自由主义者还得有在这些问题上的可行之道,你不能整天喊叫自由自由吧。

 

当然,如果作为纯学者,立志要在人类的道路上为众人指引方向,那倒不必过于拘泥于所有方面,只在一个领域就可以了,可问题是,自由主义的理论经过几百年的开发,基本上没有未开垦之地了。而中国的学者,又如此广泛的介入到社会实践中,既然这样,你当然要在外交、国防和钓鱼岛、南海上都拿出自己的主张——自由主义的主张。否则,时间一久,就与普通人越走越远,弄得自己成了精英,一旦被权贵打压,不但得不到普通民众的支持,甚至还被喝倒彩。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很多自由主义学者会自然而然地把自己的遭遇,等于与自由主义在中国的遭遇。从打压和进一步发展上看,不是没有道理,但若从一种价值理念对国家和民族的影响上来看,这种看法是值得商榷的。

 

不以一己之利弊判断大势与大局

 

我每天甚至每个小时都在观察互联网,都在同网友互动,抛开公权力的介入,我可以告诉大家,目前的互联网根本不是什么五毛和小粉红的天下,而是被成千上亿的自发的“自由主义”网友引领了,他们对自由价值理念的认识和追寻,有时让我都自惭形秽。三天不上网,我都觉得有些跟不上了。自由是人的天性,自由主义正以各位不太关注的形式在中国潜移默化。大家都知道,中国的媒体深受自由主义影响;如果放开大学生的思想,他们也会毫不犹豫接受自由的思想。媒体、大学和互联网,你们观察一下这三个领域,就知道我在说什么了。

 

至于过去每次参加类似会议,美国学者就反复提起的那些名字,包括你们研究的同自由主义针锋相对的汪晖、甘阳,早就是上个时代的人了,他们影响不了领导人,更无法影响网民。当然,我一再感觉到,他们不但影响了你们,而且一影响就是几十年,让你们根本无暇去关注能够代表中国学术思想和社会发展大势的互联网,以及那上面迟早要改变他们,以及他们国家的网民们。

 

至于我的中国自由主义学者朋友们,别那么悲观,不就是没有了发表平台,被迫来到美丽的纽约嘛,同130万被赶下台、被双规、被抓起来的中小党政干部、20万名中高级干部相比,我们够幸运的啊。

 

哈哈,我先讲到这里。谢谢。

 

杨恒均 2017/10/7 纽约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顶:7 踩:5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93 (3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15 (48次打分)
【已经有57人表态】
4票
感动
4票
路过
4票
高兴
4票
难过
2票
搞笑
2票
愤怒
1票
无聊
3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博主资料

订阅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