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 博客频道 >> 国际风云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一个都不能拉下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28票 时间:2017年10月26日 12:01

前言:通过我的公众号发了几篇介绍澳大利亚的文章,惹得一些网友纷纷询问澳洲到底有什么好。其实,一旦住在哪里了,你就很难说出那里有什么好,再说,很多“好”,难道不应该是我们应该享有的吗?不过,问多了,我就想了一下,这样说吧,澳洲在照顾弱势和社会福利上,努力做到“一个都不拉下”,这些年我介绍过不少例子,下面是几个比较极端的,我摘录如下

 

他们有权到他们想去地方

 

我在澳洲住在一个中等地区,我住的公寓也是中等价位的。这公寓是标准设备,几十户人家,楼下有一个温水游泳池。我每次到澳洲看儿子,都会带他们去游泳。

 

游泳池在一间独立的房子里,这间房子比地面低一点,所以,有五级台阶。这天我去游泳,发现有人在台阶旁边工作,停下来看,才发现这里原来有一个供残疾人上下的电动装置。我很好奇,就打听这个东西的作用以及使用方法。那个维修人员稍微介绍后,就说,他负责每两个星期来维修一次,已经来了六年了(这个楼房房龄是八年)。我有些不解,据我所知,我们这两栋公寓里从来没有住过坐轮椅的不方便人士。我问他这一情况,他说,是的,据他观察,这个机器好像从来没有使用过。但他还是要每两个星期来一次测试是否正常运转,并作必要的维修。


我知道在澳洲负责维修这些设备的工人的工资是相当高的(一小时工作大概超过一百五十元人民币),这里毕竟没有坐轮椅的人,而且,就算有,面前只有五级台阶,也用不上装一个设备,再说,坐轮椅的一定要到游泳池干啥?那位维修人员听后先是开玩笑说,那不行,按照你说的,那我不就失业了。但看到我认真的样子,他就说,这是规定,任何一个公共场所,哪怕只要有一级台阶,必须安装无障碍通道或者设备。他说我住的这栋楼还好一些,有些公寓的公用场所更多,安装的无障碍设备有好多个,仅仅是维修费一年就好多钱。最后他说,我的工作是维护好它们,说不定某一天,从某地来一个坐轮椅的,想参观一下你们的游泳池呢。他们和我们一样,他们有权去他们想去的地方,我们必须得提供这个方便


那个坐轮椅想看一下我们游泳池的人也许永远不会来,但这个很现代化的、用手一按就可以载着轮椅上下的设备会一直在这里默默的等着他(她)。那天我都不知道自己游了几圈,脑子里一直很乱。我知道,澳洲不会拉下一个不方便人士。

 

澳洲的残疾人是幸运的……

 

 朋友是新移民澳洲的大陆人,刚到一澳洲公司上班不久。有一天说起她所在公司雇佣了一个智力有些缺陷的工作人员,我们谈了起来。我知道按照这些国家的一些规定(或者不成文的规定),雇用工作人员达到一定数量时,就会聘用一些“身体不方便”(西方对“残疾人”的叫法)人士,政府会在税收等各方面给雇用这些人员的公司优惠。朋友说,国家对公司有什么优惠她不清楚,但公司雇佣这位智力有缺陷的澳洲人只需出一半工资是事实——

 

只出一半工资?那不是歧视?我打断她问。

 

另外一半由政府福利部门出。朋友告诉我。

 

这倒是我第一次听说,朋友又说,对于公司,损失并不大,反正我们公司也需要一位负责收发信件的专职人员,这位智力有问题的雇员虽然和常人不一样,但生活还可以自理,收发信件,以及交办的事情也基本可以完成。不过,有一次,公司收到一个快递到楼下的箱子,他搬上来了。第二天他说腰有些疼,公司领导很紧张,问长问短,可能还给他父母打了电话。但他最后说没事了,大家也就不再议论。可当天下午,澳洲政府福利署就派了两个公务员到公司来,他们对那位雇员进行了简单的检查,随后交代公司老板:今后超过一定重量的箱子,不能让他搬!朋友学社会福利署官员的口气,听得我心头一颤,因为这口气太霸道,在我的国家,只有警察才会用这种口气,而在这里,竟然是命令一个公司的老板如何善待一位残疾员工!

当那位讲故事的朋友突然叹息了一声,说了这样一句话:没想到,在澳洲的残疾人这么幸运……

 

比间谍还神秘的人——

 

虽然我是写间谍小说的,但下面讲的这个故事的主人翁,其神秘程度,比西方的间谍特务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以前就知道有这么一批在隐蔽战线工作的人,听说不但他们的亲戚朋友,甚至连自己的配偶都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干什么工作,他们的工资却很优厚,纳税人的钱养活着他们,政府是他们的后台,民众不太了解他们,但放心,了不了解,都一定会支持他们的秘密工作。

 

这批人更神秘的地方还表现在,迄今为止,连无孔不入、没事找事甚至造谣生事的西方媒体中的狗仔队都没有揭露过这批人的真实身份,以及他们工作的具体细节。真让人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要知道,西方媒体可从来不会放过揭露他们政府的隐秘机构与神秘人士,以及总统的私人生活。但对这批神秘人士,为啥放过一马?

 

这到底是一批什么样的人?他们到底从事的是什么样的工作?最近,一位澳洲的作家在演讲中又提到这么一群神秘的“地下工作者”对她写作的启发与鼓励,也再次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回国之前,我给一位澳洲朋友打电话,问他是否可以找熟人介绍我去探索一下这个神秘的政府组织,我想了解一下这批政府工作人员的情况。这位澳洲人听到我对那批人的描述后,马上警觉起来,他问,你要写出来吗?

 

我犹豫了一下说,我不会写出来的。我加了一句,我只是好奇,因为,我很难相信,在非常注重隐私的国家,竟然有这样一种职业人,干的是这种工作……

 

那位澳洲朋友听后停了一下说,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不愿意打听就是为了尊重和保护他们,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确实有这样一群人……

 

写到这里,你一定以为我在装神弄鬼、故作神秘吧,其实,我一边写一边在思考,是不是应该告诉你他们是干什么的?最后我想,还是告诉你吧,因为,每一次想起这样一群工作在隐蔽战线的人,我都挺感动的,有一次连眼睛都湿润了——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你我一样生下来就四肢发达、健康完整,加上另外一些人因为后天的疾病与不幸的事故造成的,于是,在这同一个世界里就有了很多肢体残缺的“不方便人士”,有的坐轮椅,有的身体根本无法动弹,有的只能完成简单的动作……可是,他们中大部分人却和我们一样拥有健康的大脑,拥有对生活的热情与欲望。

 

 这些人也会在政府与社会的帮助下找到人生的另一半(大多也是“不方便人士”),也会结婚组成家庭,也会享受天伦之乐——然而,有一些身体极度残障的人士,却不知道如何去做爱,或者根本没有能力去完成他们想要享受的性爱行为。换句话说,如果没有人帮助,他们这一辈子也可能无法享受我们每一个人都习以为常的性爱生活……

 

 现在你知道我说的最神秘的地下工作者、无名英雄干的是什么工作了吧?是的,他们(她们)就是被政府福利部门培训后秘密分派到向政府提出要求的残障人士家庭,指引这些“不方便人士”如何做爱,在必要的时候,还会亲自扶着他们、抱着他们,协助他们完成……

 

 这就是我今天讲的第三个故事——比西方国家里间谍更神秘的一群人的故事。也许你会抱怨写惊险间谍小说的杨恒均怎么会用这个故事来糊弄你呢,但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可是下了很大决心才写出来的。对于我这个喜欢揭秘的间谍小说作家,上面这种“国家机密”不是用来揭露,而是需要去捍卫的……

 

后记:三个真实的故事讲完了,但你的思绪一定停不下来。澳大利亚属于世界上人口不多却地大物博的国家,社会福利能够照顾到弱势个体,做到一个都不拉下。很多国家包括美国都不一定能够做到,但由于有了澳大利亚、丹麦、加拿大等福利国家的榜样,让我们至少有了努力的希望和方向


老杨头向各位推荐如下信得过的海外产品(点击文字进入):


美国秋冬衣服鞋帽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顶:2 踩:1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1.11 (9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33 (9次打分)
【已经有7人表态】
上一篇 下一篇

博主资料

订阅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