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 博客频道 >> 国际风云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遭到歧视的华人该不该出手?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51票 时间:2017年11月20日 21:12

近日,一段亚裔男乘客在旧金山湾区的地铁中遭遇白人男乘客暴力攻击的视频引起了热议。视频中,一名白人男乘客上车后,就对着坐在窗边的亚裔男乘客进行言语骚扰,说要打到对方趴下。坐在亚裔男子身旁的一名乘客离开座位之后,该白人男子更加变本加厉,说“讨厌中国人”,甚至还出拳朝亚裔男子脸部打去。当亚裔男子站起来准备回击时,一名非裔女子上前分开两人。录下这段视频的网友表示,当时已报警,不过该白人男子在警察到来之前便离开了。

 

这段视频在推特上贴出,虽然也引起美国人的愤怒,并纷纷表示这位亚洲人做得不错。但看在我们这些“亚洲人”眼里,必有一番滋味,或者不是滋味。有人问我,在海外20多年,碰上过这种事没有,说实话,没有,再说实话,真碰上了,我也不知道该咋办。首先,我不清楚这位白人是否神经病,或者是受吸毒、酒精影响,如果是这三者,你唯一能做的就是躲让,甚至保持沉默。尤其是精神不正常的人,你还真惹不起。万一你愤怒之下出手打了他,你打伤他,你可能吃官司(根本不考虑他是否侮辱你);而如果他打伤你,你也只能自认倒霉。

 

而很糟糕的是,西方国家包括美国澳洲这种近似或者半神经病的人还不在少数,对于“半精神病”的人,国家根本没有权力强制收容,这使得社会上精神病人比较多。大家可能记得,有段时间,中国曾经出现“被精神病”的现象,常常是我们这些人讽刺的对象。当然,确实有被一些机构精神病化的人,但就我了解,也确实有精神病机构或者病人家属把“半精神”病人送进精神病院——这种人时好时坏,没有病时和你我一样,犯病了却能作出不可思议的事。这些人被强制收容后,一旦痊愈,往往会指责那些把他强制收容的人。

 

而在美国,他们成功避免了强制收容时好时坏的精神病人,不冤枉一个好人,却同时,也放过了不少“病人“,也使得社会上大量存在这种半神经的人。加上社会开放自由度高,有时让你真分不清什么人是真精神病,或者是精神病犯了,还是充分的个性表现。还有更重要的是,这些疯疯傻傻的人,你还不知道他身上是否携带了致命武器,所以,你即便真愤怒了,即便你能打倒他,也最好避开它,报警是最好的办法。

 

这个视频中的男人,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上面说的情形,另外一种就是社会渣滓。社会渣滓(例如形容白种人废物的“白色垃圾”)的问题是破罐子破摔,挑衅你、激怒你,发泄不满,一个有身份的体面的人,同这些人较劲,甚至打斗,有如同一个浑身沾满屎的人肉搏:打输打赢,你都一身臭。我在海外多年,有两三次受到过黑人和阿拉伯人的挑衅,都不严重,我没有回话,也就过去了。如果真以我的脾气干起来,甚至动刀动枪,最好的结果是,他们死了,我被终身监禁。

 

那么,这种人为什么在西方不但无法杜绝,而且看上去比中国还多呢?这和西方的法律有很大的关系,目前来讲,西方的法律对他们几乎没有任何办法。判刑不够,警察不经过法庭的拘留惩罚性措施几乎被剥夺殆尽,也就是说,警察根本无权处置他们。那么,冲你几句恶言恶语,你会闹上法庭吗?

 

你会闹上法庭的唯一理由是:那个歧视你的人比你付出更大的代价!而在西方,只有一种可能性,就是那个歧视你的人是有身份的人,是名流,甚至是代表公权力的官员、人民代表!如果是他们歧视你,那么,美国的歧视就会被上升到制度层面、法律层面和社会层面,但在美国,这种事几乎没有发生过。所以说,在这个层面,美国的社会歧视,包括对华人的歧视,基本上是不存在的。你几乎无法被美国警察歧视(否则,你可以发财了),你更不可能被美国政府部门歧视(你不但发财,还可以上电视控告),当然,更不说社会名流和政府高官了(你发财上电视还出名)——假如公车上这位白人是一位公司的CEO,或者政府部门工作人员,社会名流,他要就是立即失去工作,要就是被这位亚洲人追讨精神损失几百万,甚至上千万。那么,一定会闹到法庭上。

 

这就是为什么我判断那个白人要就是精神病,要就是社会渣滓。因为稍微有点知识的人,都不可能放过在美国被有身份的白人歧视的官司。而美国的法律就在这方面出了毛病,对一些小的流氓无赖,显得很无力。

 

这当然不仅仅是美国,欧洲也一样。例如,我现在对去欧洲开会几乎有心理阴影,前几年在瑞士被小偷追着偷,去年在英国被偷得只剩下内裤(损失至少三万人民币以上),每次去,都提醒吊胆,防不慎防。更悲催的是,小偷就在你身边晃悠,偷不成,还冲你笑,可那些国家的法律和警察,却对他们毫无办法——那些法律是保护人权,更是保护小偷和无赖的人权的。谁让他们是弱势群体?

 

现在的欧洲很多国家,至少在偷盗游客方面,同八十年代的中国一模一样。八十年代在广州工作时,我从事外事接待,常常碰上一个30人左右的外国旅行团,离开时28个人被偷!我自己的几位外国朋友分别随不同国家的旅行团到广州,竟然全团被偷——不是一次性被偷,而是不同时间分别被偷。而那时我去的欧洲、美国,更不用说澳洲,几乎是夜不闭户,根本没有这种偷盗行为。可是,现在却相反了,中国的偷盗大大减少,欧洲的旅游偷盗却回到中国八十年代!

 

这一切都和他们过分倾向于保护“弱势群体”人权有关。过去多少年,常常有传出一些白人或者黑人欺负亚洲人(中国人为主),最后都不了了之,其实都和这些人垃圾身份(或者精神病)有关。法律对他们的宽容,让你根本使不上力。我在海外这么多年,几乎都在等待被稍微有点权力和身份的白人歧视那么一两次,让我发点小财,但都未能如愿。

 

有人说,遭受到歧视尤其是侮辱,就该回击。但就拿这个视频中的情景来说,你准备怎么回击?语言回击毫无意义,你不能说,我也不喜欢你美国人,不喜欢你白人吧?他打你,你唯一可以回击的是打回去。这些也是我的读者留言鼓噪的。但如果真打击回去,一场打斗下来,到了警察局,几乎都是各打五十大板。更不用说,你有备而来,很可能伤他比较重——这种情况下,即便他不是精神病,你付出的可能也比他大得多。

 

这就是为什么这位亚洲人的反应得到大多美国人留言的支持。实际上,被这些人挑战的并不都是亚洲人,美国白人也常常受到这种垃圾人的骚扰,只不过和我们毫无关系,美国人也见惯不惊,连视频都懒得放了。当然,如果视频中不是一位白人歧视一位亚洲人,如果是两位亚洲人,就根本不会有人看了。

 

虽然说这位亚洲人反应得到赞赏,但我们华人心里肯定不舒服。我这里想说的是,这种被无赖欺负了,可能只能自认倒霉,而如果是被有组织的族群社团欺负了,尤其是被国家政权歧视了,则必须得组织起来,以宪法保护自己,如果宪法还显得无力,那就可以诉诸你可以使用的手段了,包括打回去,甚至使用武器。这其实也是早期华人黑社会特别盛行的原因之一。那时,一旦有族群欺负华人,你唯一能够报仇的依靠就是华人黑社会。很多时候,黑社会确实会出手报复,或者讨个说法。说实话,目前来说,这样的事情基本上不存在了。

 

国内很多读者不了解制度、法律和社会层面的歧视,与一些个体歧视之区别,一看到某个澳洲白人歧视留学生或者视频中的现象,就认定了华人在海外受到歧视、欺负。其实,如果语言这种东西也算成歧视,我在美国唐人街一天听到的对其他族群不敬(甚至极度厌恶)的词儿,是我这辈子都没有在其他族群中听到过的(针对华人的)。我们华人必须时刻追求政治、制度和社会文化层面上的平等,至于一些个体对我们华人个人或者族群的歧视,也要重视,分别对待,抓住机会,不能放过。但这些毕竟是个别现象,看看推特上美国人对这段视频的留言,就可以看出来,美国社会是多么的成熟。

 

华人在纽约政治和社会上,地位不比任何族群低。白人黑人所能享受到的权利,我们华人移民一样也不少。例如,我最近正在折腾的给我中国大陆读者买地建房。只要你是个人,都能在纽约随便买房。这就是平等。而恰恰是一些过得不怎样的白人,发现华人比他们更有钱,更努力工作,心里就不服气了,从而生出了不满,往往以“歧视”来表达。这种歧视,只能显得他们的低级。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个视频中的这位亚洲人,值得点赞。

关于什么是制度法律层面的歧视,什么是个体歧视,一定要闹清楚,我们有些人,长期生活在制度固化了的歧视环境中,麻木不仁,却对他人遭受的个体歧视异常敏感,有点不可思议。我举个例子:纽约人可以看不起外地人,包括看不起亚洲来的中国人,这是他们个人的权力,甚至是他们言论自由的范围;但如果外地人或者中国移民到纽约后子女不能上学,无法买房,不能买车,找工作要暂住证,住在纽约却得不到纽约身份证,那就是制度和社会歧视了。现在,你们明白了?我说的是纽约,不是上海和北京哦。

 

杨恒均 2017/11/17


感谢各位关顾我的微店,老杨头给你提供货真价实的海外产品,希望对你和你的家人朋友有帮助。老杨头欢迎各位光顾我的微店,更希望各位推荐给亲朋好友,今天向各位推荐如下信得过的海外产品(点击文字进入):


美国秋冬衣服鞋帽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顶:3 踩:4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1 (15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93 (15次打分)
【已经有14人表态】
5票
感动
2票
路过
1票
高兴
1票
难过
1票
搞笑
2票
愤怒
1票
无聊
1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博主资料

订阅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