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 博客频道 >> 时事评论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今天这四条有关交通执法的新闻,让我陷入深深的沉思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172票 时间:2018年6月15日 11:17

打开新闻网站,正好看到以下四条新闻,几乎都在头版接近头条的位置。第一条是《女教师护学生被撞身亡,受伤学生问:绿灯为什么还要撞我们的老师》,讲的是河南信阳小学老师李芳紧急关头用身体保护三年级学生,被撞身亡。第二条是《女子挡住送考车队 多次鸣笛喊话不为所动 女子:我只想正常开车》,报道一新手司机在身后为高考考生鸣笛开道的警车多次鸣笛后依然不让道,最后被罚款两百。第三条是《交警提醒:独自开车将被罚款100元 这几种情况下才能独自一人开车》,介绍了中国公路有的地方出一条叫做多乘员车道的特殊车道,在这条车道上明确标有“工作日7:30-9:00 17:00-19:00 多乘员专用”,它主要是用于缓解交通压力,更大提升公路的使用率。如果在规定的时间内,一人开车行走此道,是要被罚款扣分的……

 

三条新闻都和交通规则有关,但也很平常,不平常的想法是我在翻看了这三条新闻的评论后产生的。这里与大家分享一下。“绿灯为什么还要撞我们老师”听上去让人心碎,而评论中几乎都是对老师的高度赞扬,值得欣慰。可令人遗憾的是,同其他驾车闯红灯、超速造成伤亡的新闻评论相比,这条新闻下的评论明显缺失了一项大量的点评,那就是对“驾车”人的谴责!

 

大家可能还记得领导干部和富家公子驾车肇事后的全民声讨吧?但这条新闻的评论下却非常少对肇事人的谴责和痛骂,对于常常从新闻评论中寻找对社会民意蛛丝马迹的我来说,是少有的。不过,翻看到下面我恍然大悟:原来“驾车”闯红灯的是一个运西瓜的三轮车。一看那三轮车的样子就知道,“驾驶员”既不是官员,更不是富二代,连精英都算不上,相比这位被撞死的老师,肇事者更低层,生活可能更不如意……

 

我冒出的想法是不是有点过分?在我同微信好友联系并询问了他们的意见后,我的观点被证实:大家虽然痛恨穿红灯撞死人,但如果闯红灯的是生活所迫,或者撞死的是比他们更有身份的,容易激动的网友往往会比较冷静,不会过激评论。当然一位好友告诉我,如果撞死的是富人或者官员,评论就完全是另外一种样子了……

 

因为这条新闻,我特意留意了另外三条新闻的留言,在《女子不让鸣笛警车》的新闻后,竟然同情女子的留言要多于对她的批评。我用“竟然”是因为我长期生活在西方,就在今天我在西班牙开车,就遇到了两次鸣笛警车,按照法律和规则,我像所有的驾驶者一样,立即闪避让道。不是我愿不愿意,而是阻挡鸣笛警车,情节严重的,是要法办的!可是,这位中国女子竟然以“我只想正常开车”为由拒绝让道,竟然得到了不少网友的赞许。匪夷所思!警笛的使用有严格规定,包括护送考生,都是在规定范围内,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让警车,是违规甚至犯罪,一向希望中国法治起来的网友,为什么会在这件事上犯糊涂?

 

下面,让我们看看第三条新闻的评论,在《独自开车受罚》的新闻中被点赞最多的评论竟然是这样一条:“坐多了超载罚,坐少了还罚!我想问问制定这条规定的人是让驴踢了还是脑子进大便了!”,而且类似这条的评论都被点赞,几乎没有看到一条对中国交通与时俱进的规定表示赞赏的评论!

 

我对中国从善如流前途看好的重要依据就来自交通规则。读过我博文的人都知道,我曾经反复给大家讲这样一个故事:我去外交部参加工作不到两年就自愿请调到刚刚建省的海南省委工作——那时,整个海南还没有一个交通灯(有人后来告诉我说,建省前就有一个了)。而我的年龄和认识,也就同海南(以及整个中国)如何引进国外先进的红绿灯与交通规则中一同成长……



                    (老杨头在上个世纪百事年代末的海南)

 

这样说吧,没有出国前,我以为我们在开天辟地创造新世纪,出国后,我才发现,我们所有新的玩意都是人家玩过的,而我们是否能够“赶英超美”甚至“后来居上”,完全取决于我们是否能够把人家先进的东西搬进来!

 

就拿红绿灯来说吧,我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底就领了中国的摩托和小轿车驾驶执照,那时,海南岛的交通规则对我们几乎毫无约束(反正大家除了“红灯停绿灯走”之外也不知道其他),即便对普通人,也就是“50元钱”的问题——违反交通规则,在驾驶证里夹10到50元人民币,红灯也就变成绿灯了。而海南当时流传的说法是:三年交警,住进别墅……

 

结果,1997年我去华盛顿工作,竟然要重新学习开车,重新认识交通规则,我发现,原来笔试的那些交通规则,不是为了刁难你考试通不过到,竟然一个都不能违犯!——从此以后,我再回到中国,俨然成了交通问题专家。那时我认识的所有警察和交警,竟然没有一个比我更了解交通规则的,大家都很好奇,不知道什么原因。原因其实很简单:中国在接下来的三十年发展中,几乎每一年都至少落实一条西方已经实行了半个世纪以上的交通规则!我因为已经按照那个交通规则开了十几年的车,所以,我能准确说出来中国下一步交通规则会如何发展。这也就是为什么有关部门推出“黄灯停”的规则后,我一秒钟之内就知道这是瞎扯淡,因为全世界都不是这样的。中国如果在这些事情上搞特色,会死人的!

 

好了,现在告诉你为什么我对网友在《单独驾车会被罚款》下面的留言表示震惊,因为,这几乎是最新甚至是最后一个引进来的先进的交通规则!目前交通压力大的国家几乎都在实行,而中国只是这两年才正规引进。可是,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一直希望中国引进国外先进经验的网友,一上来就对这条规则怒对呢?这样的情绪真的有利于国家和你们自己吗?制定规则的人显然脑袋没有进水,而是你们脑袋充满了偏见和仇恨——只要是当局的规定,肯定有问题!

 

当然,最近这些年主要生活在中国的我,也不用装天真,其实是能够理解这些网友的情绪,正如这位网友对“超载”的(大卡车)评价,心中的怨气昭然若揭。在这样的情绪下,任何涉及到“罚款”的东西,都是他们吐槽、嘲讽和仇恨的对象。他们一方面希望中国法治起来,大家(尤其是权贵)能够一起遵守法律和规则,一方面却对各种逐步完善起来的规则和法律心生不满甚至恐惧,怀疑这只是权贵对普通人的限制,是他们敛财的手段。这种矛盾的情绪,在网络上尤其明显:只要是弱势犯错甚至犯法的,都情有可原;只要是公权力卷入的,不是怀疑(也不让怀疑),而是先来一个有罪推论;法律越来越完善,他们却感觉到,这完善起来的法律只是用来限制他们,是用来保护权贵的……

 

好了,不多说,下面介绍今天看到的第四条新闻,《网曝“湖南衡阳交警疑碰瓷执法”,当局介入调查》,说的是一个辅警在执法过程中,身体并没有接触被查车辆,却倒地不起,被后面的车辆行车仪录了下来,引发执法者“碰瓷”和胁迫司机的嫌疑。这条新闻引起的波动大家能够想到,“碰瓷”是我们能够想到的最讨厌的事儿之一,但你想到没有,如果碰瓷的是公权力,是警察呢?可以这样说,他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1992年我随北京一个团去南美交流,在阿根廷同警察局与保安司令的会谈中,一位充当翻译的华人告诉我这样一件事,他说,阿根庭的以前治安很差,大家都不怕警察,现在不同了,黑帮和想做坏事的人都对警察很害怕。我问咋回事,他私下告诉了我几件措施,其中一件事让我蒙圈了。



(1992年在南美同某国警察局与保安司令会谈)

 

他说,我们这里有些警察都拥有两支手枪,一支是公家发的警用手枪,一支是他们在黑市偷偷购买的。遇到特别难缠的“坏人”,他们可以直接开枪击毙,然后偷偷把他们自己身上从黑市买的那把手枪放在“坏人”手里、身边或者口袋里……按照阿根廷法律,击毙身上没有致命武器的人,即便对方是歹徒,都是要被调查的,可如果对方有不明来历的致命武器(手枪)在手或者在身上,击毙他们就完全不是问题,更不用说被调查了……

 

当时我还年轻,而且特别想增强警察的权力,所以,我愣住了,并没有回过神来。直到多年后,我才从新闻中看到,这种“增强”警察权力的做法,在南美被毒贩、贪腐警察用来排除异己,实施根本无法追查的谋杀犯罪!

 

这也许是警察“碰瓷”的极端例子,但却是相比“三轮车闯红灯撞人”、“普通驾驶员不让鸣警警车”和“单独驾驶被罚款”要让普通人害怕和恐惧得多的事!——如果“法治建设”不能首先把权力关进笼子里,无法阻止“执法犯法”,没有能够让普通人认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那么,担心、不遵守甚至破坏“法治”的人,很可能是最希望建设成法治社会的人。而当最希望建设法治社会的普通人也依据他们的习惯不热心甚至反对法治建设的时候,那社会只能陷入恶性循环。这是今天一早我从这四条新闻中体会到的。虽然是老生常谈,但却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人的未来。

 

杨恒均 2018/6/15巴塞罗那




好了,希望大家能够用心看我的文章,虽然我已经“华丽转身”为代购小贩,但家国天下之心不变,让我们一起努力,让所住之地变得越来越好。


欢迎光临我的代购小贩,谢谢你向亲戚朋友推荐,也欢迎加客服二维码,询问如何成为分销商: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顶:21 踩:5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1.53 (47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1.32 (50次打分)
【已经有49人表态】
24票
感动
6票
路过
5票
高兴
1票
难过
3票
搞笑
3票
愤怒
4票
无聊
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博主资料

订阅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