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 博客频道 >> 思想解放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改革开放”的前提是解放思想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97票 时间:2018年12月18日 12:03

1218日迎来了“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这几个月,北京释放出了进一步实行“改革开放”政策的强烈信号,18日上午十点,中央举行庆祝改革开放,算是另一只鞋子落地:早前已经有多位学者预测,不会有类似活动了,因为改革开放的路已经走到尽头;也有人判断:过去几年的北京从言论和行动上都改弦易辙,实际上已经抛弃了改革开放的道路;还有更加直言的:改革已死!

 

鞋子落地,心里的石头并没有落地,目前各界对进一步改革开放几乎都心存疑虑,只不过程度不同而已。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无外乎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中国以邓小平为首的领导人开辟的“改革开放”是以思想解放、放松言论管制和扩多民众自由度为先锋、为主体、为根本的,脱开了这三点的所谓“改革开放”,充其量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政策调整。

 

回顾充满梦想和艰辛的四十年改革历程,是以19785月《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文章为起点,以邓小平“白猫黑猫”理论为凭据,以“不讨论姓资姓社”的市场化改革为深化,破除个人崇拜、务实发展经济、淡化意识形态,在这种放松控制和思想解放之下,政府推出的各项措施都能够得到上下左右的支持,民众的积极性不会被政治上的顽固倒退势力迫害、破坏,改革开放的各项具体措施有了基础和保障……

 

再看看这几年的“改革开放”!各种会议上推出的各项改革措施不可谓不多,涉及的领域不可谓不广,改革的力度不可谓不大,但一方面社会各界反应冷淡,另外一方面,这些措施几乎没有出大会堂的,为什么?因为北京一边在推出各种改革措施的时候,一边却在紧密锣鼓地进行思想控制、打压言论、缩小全社会的自由度。这种情境下,改革措施如何能出中南海?全社会明白人又有几个人能够相信你是真心要改革?

 

必须破除那种控制住思想、管制住言论,仍然可以放开经济发展、技术创新的奇葩想法,人的思想与言论在政治、经济、与社会领域必须是统一的。一个打压思想的地方不可能有科技创新,一个言论受到严丝合缝控制地方,经济不可能真正自由!地球上所有的国家和几千年历史都证明了一这一点,十几亿中国人不是地球上的怪胎!

 

我能够理解在中国这样一个传统文化如此深厚、洗脑历史如此长久的地方推行进一步的改革开放政策,需要权威甚至适当的“集权”,一些不顾中国现实的过激言论可能不是“思想解放”,恰恰会造成思想混乱、阻止思想解放,但当局对这种言论的管制也不应该过激,万马齐喑究可悲!更有甚者,现在是连所有改革者的行为以及支持改革者的言论也一棍子打死了——诺大一个中国,只剩下几个人和几份有名有姓的媒体在那里呱噪,这样的地方能够进一步“改革开放”吗?

 

其次,四十年的改革开放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利益集团,这个集团聚合了权力、财富和知识精英,他们在马克思注意原教旨主义和早期资本主义理论的指导下,劫持了所有的改革成果,一方面推行改革措施,一方面却把改革的硕果独自占有。中国改革的失败就在于有了这样一个强大的利益集团。

 

关于利益集团的阻扰改革,不是始于今日,早在清朝时就出现了,这也是当时清朝的中国为什么输给了日本的主要原因。对照日本“明治维新”的一些文字纪录不难看出,“维新”、改革是在上下齐动,是最高权威(皇帝)与广大知识分子与精英达成共识时才能启动的。这种改革通过提高国家实力来巩固皇帝的地位。如果拿到中国的汉朝、唐朝与宋朝,面临这样的生死抉择,作为群体的知识分子不但会做出正确决定,作为想要一个强大国家的皇帝更是会做出正确的选择。这也就是说,唐朝的皇帝会接受改革,宋朝的也可能会,“明治维新”这种事一定会发生在中国。除非发生兵变,没有人能够阻止皇帝与精英们想干的事,日本“明治维新”就是这样发生的。

 

而清朝的“戊戌变法”以及诸多改革也几乎同时得到了皇上与知识精英的支持,可却失败了,原因就是在他们之间,在国家之上,有一个强大的“利益集团”——满族人。他们惟一的目的就是保住自己的特殊利益,永远对广大的汉人拥有统治权与奴役权。在他们眼里,皇帝只是他们的代言人,是他们维护利益的工具,国家的强大与否更与他们无关。更可怕的是,这个“利益集团”不管做什么,都不用负最后的责任。是这个利益集团最终阻止了改革,因为改革惟一损害的就是这群“利益集团”的利益。

 

经过四十年的改革,中国现在是否已经出现了一个阻止所有对他们不利的改革的强大的利益集团?我认为有,而且比清朝时的满族人要强大得多,这些人包括一言九鼎的领导人,包括地下室藏着成亿现金的将军、省长和科级干部,包括权钱勾结后发财致富的超级富豪,还包括权贵喝汤吃肉后总会丢给他们几块骨头的“知识精英”……这届政府上台后的反腐唱廉,客观上对这样一个“利益集团”是有所触动的,但因为权力的来源没有解决,反腐力度即便超过了人类历史上任何时期,效果却并不明显。

 

过去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不是没有代价的,不是没有牺牲的。改革是以赋予农民“包产到户”努力为自己种田开始的,随机给予了他们出门打工和讨饭的自由,但改革下来,最边缘化的群体就是帮共产党打天下的占中国人口一半的农民!随即的各项改革,又让“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彻底下岗了。知识分子因为有了1989年那场运动,让执政者提高了他们的待遇低同时,逐渐剥夺了他们的思想和言论自由……进一步深化改革,还有哪个群体的利益可以让渡?还有哪个群体应该做出必要的牺牲?有,就是利益集团,就是掌权者和代理他们掌管财富的财富精英,以及为他们鼓噪的知识精英们!任何不涉及到他们利益的改革,都是扯淡!

 

第三,四十年前早期的改革是因为贫穷落后、老百姓没有饭吃,体制难以维系了,才不得不从毛泽东那里拨乱反正,进行改革开放。但后期的改革却成了维系现有体制的“改革”,与改变现有体制以符合民众要求的变革背道而驰。

 

与世界各国有历史记载的“改革”相比,中国历史上的改革几乎都是纯粹站在执政者(皇帝)立场上,对统治者如何控制民众、如何管理士农工商、如何剥削农民土地、如何征税充实国库的政策调整,几乎没有一次改革涉及到执政理念与执政者管理方式方法的,更无从民众利益出发的改革。以巩固专制集权为主的改革措施,往往会取得成功,从民众利益出发的改革大多无疾而终,最终都被革命代替。中国统治者只信革命,不相信改革。正因为如此,这使得统治者的改革从一开始就三心二意,稍微触动自己和利益集团的利益就打退堂鼓,更没有什么“顶层设计” 。

 

从中国历史与周边国家的改革看中国今天的深化改革,有理由感到忧虑与悲观,但并不是说没有希望与出路。改革既要顺应历史潮流,也要有“顶层设计”,还要有一把手亲抓的决心与坚强的领导核心。改革者必须以人民利益、民族前途与国家安全为最高目标,避免仅仅从执政者利益出发,更不能为利益集团服务。

 

这一点恰恰是中国历史上所有的改革者都没有做到,也不想做到的。如果进入21世纪的今天,执政者还抱着历史上那些改革者的思想与思路,不是为了民族与民众的利益去大胆地改变、改革体制,而是竭力去维护现有体制,那还不如不做,否则,改革即便不失败,也会带来混乱,最终会加速革命的到来。

 

第四,极左思潮与民粹主义复活并结合,反美反普世价值得到北京支持是阻碍中国近一步深化改革开放的绊脚石。

 

简单回顾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并不是偶然同中美建交45年重合,而是必然的!1979年,朴素的邓小平说出那句:“回头看看这几十年来,凡是和美国搞好关系的国家,都富起来了。”这句话奠定了过去40年的中美关系基调,也同时开创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奇迹。中国经济的发展多少得益于中美关系的健康发展,有一大堆经济数据在那里,没有必要政治化。但该政治化的是,这个地球上,没有一个国家一边反美,还一边声称要现代化改革而取得成功的。同美国搞好关系,原因不止于小平说的:跟着美国混的都富了。

   

过去40年,反美的国家一个一个在经济上弄得濒临破产,在政治上折腾得天怒人怨。稍微分析一下那些反美英雄,几乎都是带着私利,置民族国家大利于不顾。

  

每当反美浪潮掀起的时候,你几乎立马就可以对应到国内某个改革正处于关键期,有些人的奶酪要被动一下了。大家其实也感觉到了,过去几年改革措施一台又一台推出,不见主流媒体宣传推动,却整天见到美国亡我之心如何不死,仿佛美国已经兵临城下,仿佛我们不是生活在急需继续改革、向包括美国在内的先进国家学习的中国,而是生活在水深火热的美国,令人不解。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都敏锐地观察到,一股一股莫名其妙的反美之风刮过,使得过去几年的各项改革措施几乎都是雷声大雨点小了,甚至有些不了了之。

 

中国要想再来一个40年改革开放的辉煌时期,必须得从改善并进一步提升中美关系开始!

 

 

虽然改革开放的道路是曲折的,但对大目标大方向的共识始终存在。即便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风雨如晦,存在从改革开放倒退的严重趋势,领导人在这个关键时刻南巡,发出了谁不继续改革开放谁就下台的吼叫……设想一下,如果当初继续开倒车,会是什么情况?说实话,最高兴的很可能是大陆媒体经常抨击的“反华势力”,因为按照他们的说法,当初不继续改革开放,就是走上了死路,也只能是死路一条!

 

环顾世界诸国,远亲近邻,凡是不对外开放,不对内放开的,几乎都成了孤家寡人,最后要就是活回到几百年的时代,要就是在紧张和对峙中走向无可挽救的崩溃!当然,改革开放也不是没有问题,在前进的道路上有时还会遇到严重的挫折和困难,但如何面对困难,怎么解决问题,是民众、知识分子和执政当局都应该思考,一起直面的,用打压自由和言论的办法,只能开历史倒车。任何试图退回到过去的办法都是死胡同,改革遇到的问题只有用进一步改革来化解,开放遭遇的困难,只能用进一步开放来解决。

 

纪念改革开放,不是要在进一步改革开放前加上无数的思想包袱和特色枷锁,而是要像40年前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做到的那样,解放思想,放下包袱,卸下枷锁,轻装上阵……只有解放思想,以民众福祉为中心而不是以一人一党和几百个家族利益为主导,顶层设计,排除利益集团的干扰,才能延续过去四十年的改革开放。

 

杨恒均 2018/12/18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顶:13 踩:4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39 (28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46 (24次打分)
【已经有28人表态】
15票
感动
1票
路过
1票
高兴
1票
难过
1票
搞笑
5票
愤怒
3票
无聊
1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博主资料

订阅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