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男盗女娼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3021票 时间:2009年11月01日 12:53
第二十五章 男盗女娼
   阔别了五年,再次回到父母生前居住的那套小公寓时我强忍着眼泪不让自己哭出来。姐姐见到死而复活的我不禁悲喜交加,她告诉我父母去世前的一些情况。原来,周局长一直在对我父母“保密”,就在五年前我出车祸“身亡”转入地下时,周局长告诉我,他已经对我父母解释清楚了,然而实际上周局长当时狠心地告诉我父母我因车祸身亡,只是安慰他们说,我死得其所。后来父亲去世后周局长告诉我,父亲因为知道我在隐名埋姓做无名英雄,所以去世时心情很平静,结果这也是周局长为了让我心里好受些而撒的谎。实际情况是,把我当做他们全部希望和生活支柱的父母在获知我执行任务中牺牲后,表面坚强,内心却从此陷入了痛苦的深渊。两年后母亲得了老年痴呆症,发病时间多于正常时间,每次发病她都坚持声称我还活着,只是出差了,所以她经常对陷入思念和绝望的父亲安慰道:“老不死的,你儿子会回来的!”父亲没有母亲那么幸运,他一直都活在清醒的痛苦和绝望之中,终于在2007年,奥运会举办的前年去世了。不过姐姐告诉我,父亲去世时确实很平静,她说,失去了儿子和老伴的父亲在死前变得异常坚强,他不但不再害怕死亡,还经常小声嘀咕:他们都去了,我还在这里干什么?他对姐姐说:你弟弟虽然可以干大事,可是生活自理能力很差,你妈妈虽然去了,可是她已经痴呆了,我担心她就是匆匆跑过去也认不出儿子,还是我快点过去好。
姐姐说,父亲在死时不但平静,无所畏惧,而且脸上还突然充满了向往。
这是让我唯一宽慰,也让我感激的。我决定要在这套位于珠江岸边的小公寓住下来,直到父母的气味从这间小公寓里消失,直到我沉重的心情轻松起来,我可以重新上路。于是我当面拒绝了周局长让我回到北京工作的邀请,并质问周局长,为什么一直在我父母的事情上欺骗我?
周局长当时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息着解释:“小杨,你的整个行动的成功甚至几位同学的生命都在于你的保密,我能够把这个担子压在你父母的肩膀上吗?他们是没有受过任何训练的快八十岁的老人,如何可以长期为你伪装死亡保密?从你这边说,如果告诉你实际情况,你一定无法忍受让你父母在晚年遭受‘丧子’之痛而去联系他们,结果就会暴露你的行踪,最后甚至影响整个行动计划。小杨,从事我们这一行的,为了保密,为了国家安全,有时必须得忍受亲人不理解,甚至让亲人痛苦的事,我们是干大事的!”
我不愿意再听下去,转身就走了。对于我,干什么大事都无法取代我对父母的爱,是他们在艰难的环境下忍辱负重,辛辛苦苦地养育我成长,省吃俭用地供我读书。是他们用自己的爱教会了我如何去爱,从来到这世界开始我一直拥有世界上所有父母能给予子女的最宝贵财产:爱!现在父母离开了,他们留给我最宝贵的遗产也是这份爱。我想,无论是干大事还是做一名普通人,我都一定要把这份爱传下去。
我决定在广州定居下来,然后去结婚,生一个孩子,把我父母给予我的这份爱给予我的孩子,我到《南方周末》刊登一条求职广告,再到《青年一代》刊登一则征婚启事,这两件事情都做好后,我松了口气,就到好久没有去过的环市东路花园酒店那一带散散步。在经过酒店前的行人天桥时,我突然看到小江西李建国,他今天穿了件皱巴巴的西装,手里捧着一大束红玫瑰,很有型地站在天桥正中间。他转身也看到了我,吃惊地把嘴巴张得大大的。 
“你在这里干吗?”
“我在这里散步,你又在这里干吗?”我反问他。
他腼腆地笑笑,朝自己胸前的那束花瞄了一眼,说:“我在约会!”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TAG: 男盗女娼
顶:240 踩:163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29 (893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42 (874次打分)
【已经有851人表态】
182票
感动
96票
路过
101票
高兴
85票
难过
107票
搞笑
92票
愤怒
90票
无聊
98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博主资料

订阅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