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 博客频道 >> 小说天地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终极民主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4698票 时间:2009年12月07日 15:13

 

飞机在小岛上空下降的时候,民国秘书长抓住我的手说,别紧张,先生。

 

我轻轻推开他的手,知道他是从《致命弱点》里看到我有飞行恐惧症,但那是过去时了,而且过去很久了似的,那时我写小说,风华正茂,不但会哭会笑,懂得恐惧,还会受伤甚至担心得性病,可自从写了劳什子的时评,特别是被讥讽为“民主小贩”后,几乎失去了包括恐惧在内的七情六欲,简直快成行尸走肉了。我叹了口气。

 

先生,你不会后悔的。民国秘书长误会了我的叹息,侧过头来盯住我再一次向我保证。民国的全称是“人民的共和国”,这个国家位于台湾东部不远的一个太平洋小岛上。该岛什么时候独立的,从什么地方独立出来的,我毫无印象,大概是因为太小了的缘故吧。

 

不过上个星期,突然从网上冒出来一个自称是这个国家的秘书长的人说是我的读者,坚持要与我见面。他没说请我吃饭,于是我们约在地铁口,站那里聊天,聊到高兴处,他抓住我的手,言真意切的地说,他代表民国总统P先生邀请我访问他们美丽的岛国。

 

虽然有些受宠若惊,但一开始,我还是推脱说我晕浪,我不习惯到太小的岛屿旅游,四面都是汹涌的大海,好像住在一艘大船上。

 

这位国字脸的秘书长说了一段话,我就不能不和他一起走了。他说,先生,你号称是“民主小贩”,那就更不能不到我们国家走一趟了。实话告诉你,我们国家现在实行的是一种堪称“终极民主“的制度……

 

终极民主?我听到这个不伦不类的词就不客气地打断他,并以小贩那教训人的口气说,历史可以终结,但民主制度可不会“终极”,民主制度的最大有点就是它有纠错机制,因而可以不停完善自己,一旦“终结”就不叫民主了。

 

没想到,他也不甘示弱,他说,这道理我们都明白,你忘记了我是你的读者?可问题是,任何东西不断完善到最后总有用一个终结吧?民主制度为什么没有终结?我们现在实行的民主制度不但是前所未有的,比地球上所有的民主制度都高一个层次,问题是到了这个层次,我们突然发现,已经无法继续改善下去,这次请先生去鄙国,也正是想你亲自去看看,给我们提一些意见,我们知道你看过世界上所有的民主制度,而且还都能找出毛病。

 

听了这种带有挑战性的恭维,我尽量保持冷静。过去几年突然从网络上冒出来忽悠我的各色人马可不在少数,但到头来呢?有的是想让我写写他们,有的是想让我捐点钱,有的则是想让我当他们生产的壮阳药的代言人,有点则只是想和我睡一觉……

 

我仔细打量眼前的这位,他可是一个国家的秘书长啊(太多国家,谁记得住是哪一个呢?),再看他,浓眉大眼,仪表堂堂的样子,应该不会忽悠老杨头吧?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他说,一天就行了,就一天,你会看到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终极民主的。

 

 

 

这一天就是今天,我刚刚观摩了台湾和澳洲的县市长和议员选举归来。上了飞机后,他才告诉我选择在今天的原因:今天是民国总统竞选的投票日。

 

我一听就来劲了,虽然自己从来没有投票选过总统,但我对这种事总是趋之若鹜,而且一到现场,往往比当地选民和候选人还投入。

 

飞机在民国国际机场尚未停稳,就有人站起来打开行李箱,等到机舱门打开时,秘书长抓住我的手把我从拥挤的乘客中拖 了下来,我有些疑惑,我可是该国秘书长请来的贵宾啊,怎么和普通老百姓挤在一起?再看那秘书长,很显然并不是假的,因为很多乘客认出了他,有的向他打招呼,有的冲他瞪眼睛,有的冲他微笑。刚下飞机,一位抱孩子的妇女顺手就把孩子递给他,说,秘书长,帮我抱一会。

 

让我惊讶的是,那秘书长顺手接过了孩子,我们一起等了好几分钟,那位母亲才从厕所姗姗来迟,我们这才能够脱身。一进入入境大厅,我就感受到选举最后一日的气氛了,到处是竞选广告,几乎在每一个广告前面,都有三五成群的民众在辩论着。我问身边的秘书长,贵国实行的是总统制?有几个党派?

 

我们是总统制,有两个党。他说着顺手指了一下前面一个绵羊标志的黄色图案,那个黄色标志的是二号党,简称二党,另外一个党的标志是蓝色图案。

 

一号党?

 

一号党?不,另外一个党叫B党。他边说边领我坐进一辆看上去早该淘汰了的丰田车里。

 

我觉得有意思,一个很“二”的党,一个有点傻B的党,那谁是一号党?谁是A党?

 

他把车开小心开出车库时说,在我们这个国家,没有任何政党敢说自己是一号党,或者A党,人民最大,第一的位置永远是留给人民的。

 

我哦了一声,心里有些不以为然,不知道这是不是他口中的终极民主的一部分。

 

不过,我的思绪马上被车窗外的景象吸引了,这个国家真是山清水秀,美轮美奂啊,但更吸引我的不是自然景观,而是宽敞干净的高速公路以及上面跑的昂贵豪华车。路上疾驰而过的竟然有一半以上是欧洲敞篷轿车,在蔚蓝的天空和蔚蓝的大海之间,好像一副一副油画。至于宝马和奔驰,就像我们国家的桑塔纳一样普遍。我还从来没有在一个富裕国家看到过眼前的景象。

 

不过,当我把目光收回车内的时候,我就困惑了。外面路上也有一些小车像秘书长开的这辆一样破旧,但数量极少,而现在给我开车的可是这个富裕国家总统的身边红人,怎么会这样?

 

不愧为总统身边的人,正在开车的秘书长竟然不用看我的面部表情,就猜到我在想什么。他开口道,这个国家公务员换车要得到国民、国会和反对党的同意,相当困难,所以,只能开这种车。对不起先生了,要早知道你肯和我一起来,我应该先借辆邻居的车停放在机场……

 

我心中暗暗吃惊,骤然间产生 了对“终极民主”的好奇。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TAG: 民主 秘书长 丰田 宝马 桑塔纳
顶:433 踩:293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01 (1289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1 (1246次打分)
【已经有1438人表态】
483票
感动
133票
路过
120票
高兴
120票
难过
183票
搞笑
124票
愤怒
149票
无聊
12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