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 博客频道 >> 小说天地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终极民主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5410票 时间:2009年12月07日 15:13

 

 

我们没有多少时间,离吃中饭还有两个小时。秘书长看看手表后对我说,不如我们直接到选举主会场,那里的选举已经进入白热化。中午12点后开始投票,下午五点统计结果就能够出来,谁胜谁负在此一举。

 

我点点头,心里充满了期待和好奇。一个什么样的民主国家能够真正管住公务员的公务用车呢?就拿民主的榜样美国来说,国家秘书长之类的职务用车也是动辄几十万美金的,可眼前这个人均收入显然比美国还要高的岛国竟然让国家秘书长开着这样一辆破车?会不会是忽悠我这个民主小贩的作秀?

 

在离主会场还有一两公里的地方,小车就被熙熙攘攘的人群弄得寸步难行了。我们只好下车步行。一下车我就见到了熟悉的场景,锣鼓喧天的游行队伍,扯着嗓子高喊的党派宣传队,还有支持两党群众的针锋相对的火爆场面,真是应有尽有,比美国和台湾的选举场面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在我东张西望的时候,一双飞过来臭鞋子从我耳边擦身而过,正好打在秘书长的额头上。那秘书长显然早有接鞋的经验,临危不惧,举手投足间就把鞋子抓在了手里。

 

谁的鞋子?谁的鞋子?秘书长举着鞋子高喊,一位男子应身而出。我一看这架势,可能要打架,灵活地退后一步。那男子由于赤着一只脚,一蹦一跳地过来了。单脚跳到秘书长面前时,他把脚翘了起来,让我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高举鞋子的秘书长很自然地弯下腰,把手中的鞋子一下子就套在青年人的赤脚上,看那熟练程度,好像是在鞋店工作的售货员。

 

那青年人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坚持自己系好鞋带,起身后拍拍秘书长的肩膀说,其实,我不是向你扔鞋,可老子找不到那个狗P总统,所以,你别怪我,你是为他挡了一鞋。我告诉你,你们这次想赢得大选,没门!

 

我注意到,在听到年轻人说到P总统赢不了的时候,秘书长脸上扫过一丝阴霾。

 

我和秘书长继续在人群中穿梭,他告诉我,他所在执政党B党的总统是P总统,这次竞选的对手是“二党”的“小三”党魁,二党这次投入很多人力物力竞选,用手机信息和twitter 发动了年轻人,攻势很猛。

 

你们可能会输?我担心地问。

 

不会,不能再输了!秘书长斩钉截铁地说,随即放低声音,小声对我说,我们也不是吃素的。这次我们做了全面动员,志在必得!一定要赢!

 

说过这话之后,我注意到一丝阴影短暂地再次飘过秘书长的脸,我隐约听到他喃喃自语似地说,再不赢,我就受不了啦……

 

 

我很快就感觉到竞选是多么的激烈,一个有如天安门广场大小的场子里人山人海,壁垒分明,左边是挥舞着黄色旗帜的二党,右边蓝色的海洋则是秘书长所在的B党阵营。前面的一个大台子上是B党的造势团队,后面那个临时搭起来的看上去更大的台子则铺着黄色地毯。我们到达时,B党的舞台正由一帮穿超短裙的超女在热舞劲歌,跳到兴起的时候,超短裙掀起来,里面正是我喜欢的丁字裤;二党的舞台上正上演一曲舞台剧,我看了一会才发现,是在野党选民自编自导用来讽刺执政党党魁兼总统P先生的。

 

如果B党的舞台不是超女的热歌劲舞,二党的舞台剧还真挺吸引人的,可惜,全场上的男人的目光和我的一样,都被超女吸引了,一动不动,深怕下一次超短裙路出丁字裤的时候错过了,而全场的女人们的目光又不约而同地追随着身边男人们的目光。

 

就在秘书长得意洋洋的时候,我们听到从身后二党的舞台上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那哭喊之声透过扩音器异常凄厉,全场的几十万个头颅几乎刷的一下子都转了一百八十度。

 

原来,在二党的造势舞台上,几位中年妇女齐刷刷地跪在舞台上,捶胸嚎哭,就在大家被那惨象弄得鼻子发酸的时候,其中一位有点姿色的妇女高喊道:我们妇道人家请大家投二党的“小三”总统一票,请大家答应我们,否则,我们就不起来……

 

说实话,我对眼前的景象并不陌生,而且,有点厌恶。台湾民主刚刚开始的那阵子,经常会有候选人和支持者嚎啕大哭,动不动就下跪,相比较美国和澳洲成熟的平和的民主,我认为还有发展的空间。我把这个想法毫不犹豫地告诉了显然被台上那几个下跪妇女弄得惶恐不安的秘书长。

 

秘书长怔了一下,我以为他没有听清楚,正想重复,他开口道,先生,我们的民主发展比较快,一开始的时候也是像贵国台湾岛的民主,哭喊声一片,选举场面像丧礼一样。看到那种场面,民众就好奇,你们不就是竞选当我们的“公仆”吗,用得着要死要活的?聪明一点的民众就开动脑筋了,不对啊,谁会为了当人家的“公仆”而如此不要面子?不对,一定有问题。

 

秘书长停了一下,继续说,后来在国民的共同努力下,发现世界各国在民主的初级阶段,都出现这样的情况,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说是竞选公仆,但还是有巨大的利益和权力欲望在驱使他们。不行,必须实行更加严厉的监督,要把统治者装进笼子里,不能让当选者携带民意而为所欲为,先生,从那时起,我们就开始走向更高层级的民主改革,最终发展到今天的终极民主……

 

我什么话也没有说,说实话,我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他又猜出我在想什么,说,先生,别怀疑,你听懂我说什么了。你只是没有看懂眼前的场景,等一下你就知道我在说什么了。

 

我当然还是不懂。不过,我现在根本没有机会说话,甚至连大脑都一片空白,因为汽水瓶、帽子、内裤和鞋子从我们头顶上呼啸而过,原来,B党支持者不满二党用这种下跪方式求票,开始丢鞋子。二党当然也不示弱,互相丢,丢到后来没有什么可以丢了,我甚至看到假牙和月经带都在我头上盘旋而过……

 

真对不起,先生,我们B党已经连续执政八年了,今年必须赢,否则,P总统受不了啦,所以,你看到的选举场面是过去二十年最激烈的,不过,你是民主小贩,见多识广……

 

我支支吾吾地说,我只是小贩而已,这么大的场面,我还真没有见过,终极民主我说不上,怎么看上去像世界末日?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顶:467 踩:334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13 (1518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12 (1490次打分)
【已经有1602人表态】
524票
感动
159票
路过
144票
高兴
129票
难过
210票
搞笑
150票
愤怒
153票
无聊
13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博主资料

订阅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