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 博客频道 >> 两岸三地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在香港感受“一国两制”的优越性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3076票 时间:2010年3月14日 20:49

(那就是中联办,顶个球的!)

 

今天下午,同香港一些媒体人与学生聚会时,我直言不讳地说,不知道是香港的媒体退步了,还是大陆的媒体进步了,总之,十几年前在香港的时候,我如饥似渴地从当地媒体获得真相与真知,可如今,却感觉到一些媒体甚至比我在大陆的博客更自律。在我的印象中,这可是我第一次批评香港,因为,香港对于我来说,有如指明了方向的老师……

 

晚上回到位于皇后大道西的宾馆,想起有朋友留言说中联办有烛光聚会,于是问了酒店服务生如何走。那服务生说,走四个街区就到了。我走了四个街区,发现面前都是高楼大厦,于是问一位过路的香港人。那港人指着前方从缝隙中插出来的充满阳刚之气的高楼说,就是那栋,顶个球的!

 

转过弯就来到顶个球的中联办正门,远远就看到黑压压的一片,以为自己来晚了,疾步过去,却发现是全副武装的警察。原来游行示威的队伍还没有到。看看眼前的警察,足足有一百多位吧。心中暗自庆幸,来对了,看这阵势,今晚的热闹不会小哦。

 

1992年,我被派往香港工作,有幸见证历史并为香港回归祖国大陆贡献一份力量。就在大家努力让香港人对北京有认同感的时候,我却不知不觉被香港的自由与法治所折服。那几年,我常常一个人独自尾随长长的游行队伍,或站在角落默默观察示威的港人,思考香港的命运,还有我自己的前途。

 

1997年,就在香港顺利回归祖国大陆的时候,我却再也无法回归到以前的自己,香港让我知道什么是自由法治,促使我要飘洋过海,去继续寻找民主……可不管走得多远,我始终记得,这个地方,香港,我的老师,与人生路上的航标,所以每一次批评香港,我都有一定的心理障碍。

 

就是这个地方,但今天我显然来早了。于是,我就和守株待兔的警察们一起,耐心地站在那里苦等闹事队伍到来。又过了十分钟,更多的警察从马路对面过来,警车来来往往,路上的车辆减速,路边的停车带已经被封起来,只有警车可以进入。不过,一部电视台的车开了过来,根本无视警戒线,大摇大摆地停了下来,几位年轻人从车上跳下来,开始搬摄影器材……好的,新闻自由来了,我这样想着,看到更多拿照相机的记者从各个路口赶过来,我心里感觉到温暖,至少游行者不必单独面对警察。

 

在现场集聚的记者大概有二、三十位之多了……看着眼前木桩似的警察和晃来晃去的记者们,我感觉仿佛回到十几年前激情燃烧的岁月……我充满了期待,原来,我竟然有十几年没有亲临香港游行示威的现场了。不知道时过境迁,是否感觉依旧?

 

这时,站在我旁边的一位围观者身上的对讲机突然响起来,我这才意识到,原来他是便衣啊,随即我退后几步,恢复警觉,以漫不经心的目光打量刚才和我站在一起十位左右的围观者,很快我就发现,其中至少有六到七位都是香港的便衣警察(其实,很快就被证实了,有些亮出了牌子,有些和警察开始交流),原来真正来打酱油的竟然只有我和另外一两位老外……

 

这时大家的视线都转向了路的尽头,大概有六七个人朝这边走来过来,带头的是一位个头不高、很清秀的80——当他们走过来想进入中联办前门时,被警察拦住了,我听到那个女性的声音高喊:请问,我们为什么不能走过去!这是香港吗?

 

原来,这就是今晚游行示威的主力,加上先前已经到达的几位,以及后来又陆续赶过来的,这次游行示威的人数最多时也就十几位……

 

我愣住了,甚至有点失落。一百多位荷枪实弹的警察,七八位便衣,二、三十位新闻记者,孤零零的看客杨恒均,等来的竟然只有这样少的游行示威者?莫非香港也变得如此和谐了,又或者,香港也强大得拥有了用不完的警察?当然,接下来发生的事,证明这寥寥可数的十几位游行示威人士可不是好对付的,他们让一百多位警察与几十位记者折腾了整整几个小时……

 

这当然是香港!游行示威者是吃饱了饭过来的吧,他们有条不紊地拉起了横幅,不慌不忙地点起了蜡烛,宣读宣言,接受采访,高呼口号,井然有序……警察察却不敢掉以轻心,始终如临大敌。据说,在上次的游行示威中,有示威者乘有车离开大厦时突然冲进了中联办,造成了混乱。

 

有个警察开始用扩音器喊话,要求此次游行示威的组织者出来与警察沟通,配合调查,结果那十几位游行示威者同时大喊,我们都是组织者。其中一位说,没看到我们现在正忙?没时间与你们配合调查。警察显然也只是照本宣科,走走程序而已,喊了几次,没有人理他,就识趣地放下话筒——

 

这时,前面突然出现骚动,原来,有聚会者要冲进中联办,警察立即采取合围之势……接下来半个小时,激烈的冲撞开始了,有一位女性冲进警察的警戒线,向中联办甩旗帜和传单,警察一边用扩音器不停地警告游行示威者要和平进行,要冷静冷静再冷静,一边开始以绝对的多数警力控制住激动的示威者…… 扩音器里的声音不停传出来,一会威胁一会恳请:你们要和平游行,我们警方已经很配合你们,请你们遵守和平的规则……同时,一位负责拍摄现场的警员紧张地拍摄着骚动……

 

说实话,我事先并不知道今晚游行示威者的议题是什么(抗议什么),我也不想知道,更不便告诉你(别忘了一国两制啊),我只是利用来散步的机会观摩眼前的场景,看能不能从中寻回一些昔日的记忆。在我的记忆中,好像从来没有这么接近游行的现场过,很多时候,我就站在记者中,或者被警察围在中间。有好几次,我挡住了跑来跑去的警察们的道,他们不但不推开我,呵斥我离开,竟然绕过我,一位警员不小心碰到我时还说了句对不起,这实在让我觉得莫名其妙,甚至一头雾水。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不管我多么靠近,甚至一不小心进入到游行示威的这群人中,也不管我站在哪里,对谁照相,警察竟然只当我是透明的,后来,我干脆得寸进尺,就站在警察里围观激烈冲突,混在便衣中时,西装革履的我,仿佛北京派来的高级总管……

 

激烈冲突是由游行示威队伍中激动者引起的,他们想冲过去。警察一方面用扩音器高喊不许破坏护栏再撞我们就逮捕,一边用四、五个警察对付一个游行示威者。可是,当几个警察拦住一位女示威者时,她的同伴冲过来,高喊,警察要打人?结果,所有的镜头对着那四、五名围住女示威者的警察。我看到那些男警察立即有些手足无措,这时两个女警察冲过来,可那个女示威者这时站住不动,她不动,所有的警察也不敢动,更不敢去动她……

 

就在大家注意力集中在这边的时候,一位男示威者猛然突破防线,结果被反应迅速的四五个警察按住,抬了出去。我跟着他们出去时,差一点挡了他们的路。抬出来后,那男示威者站起来,我想给他们照相时,竟然发现照相机没电了(真的没电了,不是因为一国两制不便给你看图片啊)。

 

那被抬出来的示威者站起来,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若无其事地对着围住自己的四五名警察显出鄙视的表情,你们想干嘛?那边又有游行者高喊:你们是为人民服务的,不是为人民币服务的。警察们就是不说话——后来我注意到,除了几位领导外,一百多位警察绝对不与任何一位游行者搭话,不管那游行者如何讽刺、嘲笑他们,他们只是用身体做围栏,挡住这些游行示威者。

 

突然,刚才的那位男青年又有行动,试图突围五名警察的包围,结果发生了一些碰撞。这时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流血了!这一声仿佛有魔力的呼唤,整个人群潮水般地向我们这边冲过来。特别是那二十几个媒体人,立即围住这位受伤者啪啪拍照摄像,生怕错过了血迹,有人拍了好几张照片后才发现没有拍到流血,于是问受伤者,血在哪里啊?那受伤者摸了摸鼻子,发现没有血,于是在身上到处找起来……

 

我差一点笑出来,因为我一直跟着他,就我贴在他们身边的观察,可能有轻微碰撞,但不至于流血,可是,这一声流血了以及逐血而来的记者们,却让警察们大为紧张。一直在旁边观察,身后总是跟着一个女警秘书的指挥官慌忙跑过来,问,我们有救护人员,要不要处理?结果被那位受伤者的同伴呵斥了一通(你们打人,弄伤了他,你们还想干什么?),警察头头只好没趣地走开了。

 

这时,受伤者坐在地上,对围住自己的十几位记者开始讲述受伤经过,随后是游行者们的中英文发言,严厉谴责警方暴力”……

 

过了不到十分钟,救护车的呜呜声由远及近,原来,警察竟然叫来了救护车。车上跳下两个香港救护人员朝这边走来。他们检查了那位受伤者后,两个医务人员撤走了。经过我旁边的警察时,那个老救护员嘀咕道:根本找不到伤,我没办法啦。那位受伤者拒绝到医院做进一步检查,站起来,拍拍屁股,加入到游行示威队伍,大概伤已经好了……

 

事情发展到这里,实事求是地说,很有些滑稽了,而如果你在现场的话,你会感受到我说的是什么。因为我发现游行者和警察之间的互动更像是夸张的漫画,或者周星驰的电影镜头。警察虽然以十比一的优势占了绝对优势,可他们的行动却处处受制。虽然一位领导不停地用扩音器威胁那些示威者,要逮捕他们,如果再冲撞,就使用胡椒水,以及和示威者辩论你们这是和平游行吗,可从头到尾,示威者根本不理睬他。

 

而这些示威者虽然总体上是和平的,特别是在警察的摄像镜头下,都会保持节制,绝无袭警嫌疑,但总有情绪激动者要作势冲撞栏杆或者突破防线,每当这个时候,一个示威者就可以牵动五六个甚至十几个警员,我眼睁睁看着一百多个警察竟然被这十几个示威者控制住了。我有好几次忍不住想笑。

 

我当然没有像在西方看到滑稽的游行示威时那样真地笑出来,因为这毕竟是在中国,在这块土地上,这样的事是不应该笑出来的,因为它总是伴随着流血与悲剧。可是,我眼前的游行示威怎么看都更像喜剧啊,越看越觉得游行者和警察们都是在演戏,演给记者们以及我这个大陆来的打酱油的围观者看。

 

是的,他们确实都在演戏,按照舞台的游戏规则夸张却认真地表演。他们看似激动,却都保持着理性分寸,特别是警察,在人数足足超过十倍的情况下,却几乎从头到尾,没有看到使用任何多余的武力。正因为警察的节制,使得一个女孩子就可以用作势冲闯的动作而牵制住五、六个甚至十几个警察,看到那些警察小心地接触游行示威者,我反而更被警察所表现出的法治精神所感动……

 

且不说这次游行示威是什么议题(其实和香港人利益并不是很直接,和大陆有关),也不评论这些游行示威者几乎都是常常出现在电视镜头上的被有些市民称为游行示威专业户的港人(还有一位外国人),平心静气地评估一下,今天晚上的游行示威可能要花费上百万纳税人的钱。如果从经济效率与维稳方面来说,肯定有很多人要摇头的。而这种游行示威在香港是很普遍的。

 

可是,正是这个咋看上去好像闹剧的场景却彰显了香港的独特之处。我知道香港拥有世界上最好的自由法治,但我没想到,自己竟然在一个最具火爆的不和谐的场景下如此深刻地感悟到什么是自由,什么是法治。自由就是你拥有去游行示威的自由,去高呼口号的自由,甚至想冲进某个国家机关的自由,而法治,就是你依法行使自己的权利,警察也依法行使他的职责,他的职责让他不得不保护你的权利,使得他不得仗势欺人,动不动就抓人、打人、动粗……

 

这也就是我认为一场严肃的示威游行有些滑稽的根本原因,因为在一个拥有自由法治的地方,这种游行示威只是家常便饭,是彰显自由和法治的方法,只要大家还有点理智,记住法治自由两个词,根本不会酿成悲剧。对于那些专业的游行示威者,去象征权力的地方游行示威甚至像上班和聚餐一样,轻松去,折腾完后大家一起吃夜宵总结经验教训,下次碰上什么事件或者周年纪念,再去。而警察明知道这一切,并且拥有横扫一切人间害人虫的武力,却不得不像个小媳妇一样处处受制于拥有游行自由的游行者以及严格限制他们自己的法律。

 

也许有人说了,这种破坏稳定,浪费公币的行为,为什么不禁止?说这话的人一定不知道香港和大陆最大的差别在哪里,更不会理解为什么温家宝总理说中国实现现代化至少还得一百年的时间。香港回归后,中港两地的收入差距急剧缩小,从工资收入和房价、物价上对比,香港的生活水平甚至开始接近大陆某些地区,可是,香港仍然是一个很香的地方,中港两地仍然被武装警察和海关层层阻隔,好像两个国家似的,赴港单程证仍然要在黑市上卖一百多万元一个,有条件的人千方百计把老婆送到香港生孩子,更不用说,在国际上,持香港证件和大陆证件的旅行者被人家区别对待……

 

这一切就部分因为自由法治在作怪。也许有人不以为然,会和我争论,说自由和法治不错,但也不能这样胡闹和滥用啊——我要提醒他们注意,当自由法治被强势政权掌握解释权,不靠宪法和法律界定,而去依据稳定大众利益来随心所欲的时候,当民众甚至是极少数不允许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胡闹的时候,自由其实等于奴役,法治也变成了人治,这个民族也就走上了通向奴役之路!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虽然对眼前见到的这个游行示威不十分欣赏,好几次想笑,但在内心深处,却再一次深切体会到香港的自由法治的可贵,并被再次深深地打动了。冷风一吹,我不但没有笑出来,倒是差一点湿润了眼睛……

 

也许,香港确实有很大的退步,特别是对大陆越来越依赖的港人们开始自觉和自律起来。但只要这个地方还有这种滑稽的游行示威和静坐,香港依然可以以其自由与法治而傲视大陆……

22

33

44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TAG: 香港 一国两制
顶:311 踩:157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08 (846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21 (746次打分)
【已经有1018人表态】
419票
感动
101票
路过
96票
高兴
85票
难过
71票
搞笑
75票
愤怒
89票
无聊
82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