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局长》之三:窃听风暴之爱情故事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2591票 时间:2009年4月01日 20:07

 

 

我一阵发狂,把能够抓起来摔掉、打碎的物件都打得稀巴烂,只弄得自己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可我心里很清楚,我打碎的那些物件里绝对没有窃听器和监视器之类的。我早该想到,这里是他们招待国外回来述职的特工以及前来接受短暂培训的间谍的密招,按照他们必须严格掌握自己的“asset”(资产)的宗旨,没有理由不装满监视器,他们必须掌握自己的海外工作人的喜怒哀乐和性格癖好,这样一边就可以更好的针对他们的性格弱点进行教育和培训,一边又可以针对他们的弱点投其所好,进一步笼络。
   

从我被周局长安排住进来的第一天,我就应该知道,但我却忘记了,或者我认为他们不会这样对待我——而我是谁?充其量一个写小说的。让我怎么也想不到的是,他们不但监听我,而且还监视我,甚至精密到看到我电脑屏幕上的文字内容。当时我写这篇文章时并没有连接互联网,他们一定是通过我身后的监视镜头读到的。
   

让我惊讶的是,他们对我的监听和监视竟然是同步的。要知道一般的窃听和监视并不是同步的,多是依靠精密设备和仪器记录下当时的情景,事后由特工集中起来进行解读和分析。同步进行的监视和监听一般只对那些有间谍嫌疑的人使用,可是,他们竟然这样对待我。
   

我不知道我被监视多久了,如果是从我进来的那一天就开始,那就是说我在这个自以为世界上最安全的“秘密招待所”里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被他们尽收眼底。我心里充满了屈辱和悲哀。
   

这屈辱和悲哀一步一步转变为更大的愤怒和疯狂,我猛地站起来,冲四面看上去毫无二致但却被他们装满了监视镜头的墙壁大喊大叫,我想他们一定在西苑某个黑暗的房间里注视着我,这样一想,我越来越起劲,愤怒的喊叫也变成歇斯底里的污言秽语。
   

但这显然不能让我痛快发泄,想一想,老子过去两个月在这个自以为安全的房间里干的那些勾当——包括到火车站胡同里购买了几张黄色影碟,回来后塞进电脑里边看边自慰的样子,我怒发冲冠、怒火中烧!
   

哈,你们这些卑鄙的小人,躲在黑暗的角落里欣赏老子的隐私?我突然产生了报复心,我一边大声喊,一边翻出我那张每一次都能够让我五分钟之内解决性苦闷的黄碟,插进电脑里,有搜索功能的DVD播放器立即从我上一次高潮的地方播放——
   

看了不到一分钟,我脱掉了自己的裤子,这时的我已经一柱擎天了,我开始自慰。不同的是,我让房间所有的灯都开着,一边High着,一边在电脑转椅上四周转动,以不同的角度尽量让房间的四壁上的监视器都能够看到我的动作,在高潮到来时,我高喊道:你们这些卑鄙的小人,现在知道什么叫卑鄙了吧?看看老子的东西,怎么样?啊,老子射了,你们看清楚……

             


张兆雄赶到的时时候,我已经高潮了两次,精疲力竭中仍然兴奋不已。听到敲门声,我慢慢地穿上裤子。他等了一会,然后是很生气的声音,开门,开门。
   

我走过去打开房门,淫邪地看着这位总是一脸正气的大管家,嘿,哥们,你来晚了一步,错过了故事的高潮。
   

你也太胡闹了,竟然干出这种事!他很生气,却不敢直视我,我惊讶地发现,他显然不是为我电脑上的文章生气,他竟然完全知道我刚才的所作所为,实在让人惊讶,哈哈,要知道,刚才在我冲监视镜头干那活的时候,他应该已经在赶过来的路上了,这么说,那些躲在房间里的监视者显然在第一时间把我的表演汇报给这个大管家,我真想知道他们是如何描述我被监视的自慰的。
   

他们都告诉你了?我满脸坏笑地盯住他问,他仍然不好意思或者不敢和我对视。
   

告诉我?不是,他们已经直接告诉周局长了,你让他们非常难堪,周局长也很生气。他气鼓鼓地说。
   

哈哈,我开心地大笑起来,感觉比刚才连续两次射精还要high,这些人有什么尴尬的?他们不是每天躲在那里偷看老子?这又不是老子第一次在房间里自己high ?噢,现在他们知道尴尬了?他们如果知道有人知道他们在那里偷偷欣赏人家的隐私,他们也不自在,对不对?真他妈的卑鄙无耻!
   

老张想辩解,但他的手提电话响来,他接听电话,满脸凝重,“啪”的一声关上电话后,他说,周局长来电话,他想立即见到你!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顶:247 踩:185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06 (746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38 (675次打分)
【已经有738人表态】
211票
感动
83票
路过
68票
高兴
76票
难过
69票
搞笑
63票
愤怒
89票
无聊
79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博主资料

订阅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