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 博客频道 >> 两岸三地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1543票 时间:2008年1月04日 20:03

我为什么为陈水扁辩护?

 

最近写了一些关于台湾问题的时评,支持我观点的网友虽然占多数,但持反对观点的也不少,这不能不引起我的注意。这次到台湾是受混元禅师邀请参加全球华人祭祖大典,行程很紧。但整个行程中,我一直在找时间和机会解决“陈水扁问题”。

 

毋庸讳言,我对陈水扁是有一些偏袒的,这些网友都看出来了,也是攻击我最多的原因之一。我为什么偏袒他?有时甚至还会为他辩护两句?

 

其中一个原因是我认为他上台前的为人处世还不错,温文尔雅,据理力争,一激动就脸红,而且为了奋斗目标一直坚持不懈。2000年他当选中华民国“总统”,我也是很高兴的,但那个高兴的原因更多的是因为亲眼见证了中国几千年历史上第一次通过选举的方式完成了政党轮替,实现了和平的政权交接。这个传奇故事的主角正好就是陈水扁。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爱屋及乌的心理在作怪。

 

过去8年特别是他被两颗子弹钉在总统宝座上这四年,不利于他的新闻和传闻越来越多,但我总是从大的气候出发为他辩护,例如对岸的打压,台湾的国际空间受限,作为反对党的国民党又“逢扁必反”等等。我想,这大概仍然和我珍视台湾民主有关,毕竟贪腐也好,子弹也好,陈水扁第二任总统也是台湾民众选出来的。

 

说实话,他搞台独,我心里很不舒服,特别是当他说自己不是中国人的时候,我就不仅仅是不舒服,而是很难堪也很难过了。当然,我不是为他难过,而是想到:我靠,几千年集权统治的中国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个民主政体,结果人家说自己压根儿就不是中国人!——这无疑从侧面印证了一些人的论点:中国人是不适合民主的,真正走上民主的人又不是中国人。陈水扁从正反两方面帮他对岸的对手说话:民主不适合中国人!

 

这就让我想为陈水扁辩护时,显得力不从心。对于台湾的民主来说,真是成也陈水扁,败也陈水扁。在大陆,每当我想为台湾民主辩护时,总有人把台湾民主的污点陈水扁拿出来作为致命武器向台湾民主本身发起我根本无法招架的攻击。

 

正如马英九在昨天所说:扁当总统后,掏空台湾民主。

 

陈水扁都做了些什么?

 

这次在台湾虽然只有几天,从台中到台北,又到基隆、桃园,我刻意接近并与处于基层的台湾同胞交流:例如出租车司机和小商店老板,周围碰上的普通工作人员,以及级别较低的公职人员和基层民意代表等。而在所有的接触中,我更有意多和绿营的下层民众和土生土长的台湾人接触。这些人都属于我平时在媒体上很少听见声音的族群。

 

五天下来,大概也接触了近五十人。交谈大多以我开门见山的提问开始,我问他们支持蓝营还是绿营,支持民进党还是支持国民党。这样的提问要是在平时,是很难打开谈话局面的,更不用说深入交谈下去。但过几天就有立法委选举,三月份又有总统大选,结果就发生了我提问题的话音才落,被提问者就滔滔不绝,不但把自己的立场和盘托出,而且还痛陈台湾局势,一说到台湾现状就会激动,一激动就会把话题转到陈水扁身上,转眼间,每个台湾人都成了台湾问题专家,陈水扁就成了众矢之的。

(图片说明:杨恒均和澎湖县西屿乡议员、全体民选村长合影)

说起陈水扁,谈话者主要提到三个方面的问题,这里加上我的分析综合如下。

 

谈话中我碰到最多最大的问题就是族群分裂。不过我感受到族群分裂的方式则出乎预料。我不是从蓝绿营被采访者互相指责、攻击对方中感到了族群的分裂。而是从他们唉声叹气,共同指责陈水扁搞族群分裂,弄得台湾有种被割裂的感觉。

 

可以说,陈水扁在位八年,撕裂族群是成功的。台湾现在的所谓台湾人和外省人的矛盾达到了空前。而从国际关系和战略战术来看,这种撕裂如果继续下去,很可能成为外部势力渗入,最终彻底摧毁台湾现状的最好切入口。

 

第二个问题就是经济问题,台湾的经济如何我不十分清楚,但从我接触的台湾人中,绝大部分人都明言陈水扁在位八年,经济每况愈下,其中八成人——又是不分篮绿,都直接把原因归咎于陈水扁不懂经济,只知做秀。超过一半台胞(主要是蓝营和绿营中的相关职业者——例如旅游)又把陈水扁拒绝三通和限制对大陆商贸作为主要原因。

 

台湾的经济如何,这些人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对于他们老说,经济就是他们的生活、工作和生意。他们对台湾的经济如是说,难道作为总统的陈水扁完全不知道?可是大家也注意到,他在经济上毫无新意,动不动就扯到政治、国家安全,或顾左右而言他。

 

陈水扁是律师,口才很好,而且很了解像他一样身处底层的台湾民众的心态,所以只要他一发言,哪怕讲的云山雾海不知所谓的事,也都能煽起情绪。例如,谁都知道两岸三通对台湾经济有好处,但陈水扁两句话就和国家安全联系起来,而且,三句话不离本行,马上让那些能够从三通中得到经济利益的台湾民众感觉到:一旦三通,共军就会乘虚而入。结论不言而喻,你是想让共军来统治你?还是跟我陈水扁一起过当下这种每况愈下的日子?

 

可怜的台湾老百姓,选上这么一个活宝总统,能怪得了谁?一位台湾当地人告诉我,幸亏阿扁要下了,不然的话,再这样折腾下去,大陆不来打台湾,台湾就垮了。另外一位台中的朋友则夸张地说,他很担心,经济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说不定到时落在中国大陆后面,到那时人家想不想统一我们,找个经济包袱都是问题啊。(他的话当然夸张,说明他不了解两岸经济差距还很大,但至少反映了他对台湾经济的担忧)

 

第三,煽动大陆威胁。作为在这方面的研究人員(我想,当今台海两岸公开研究大陆和台湾安全、情报机关的,又经常往来两岸之间的,也就我一人),我当然知道大陆对台湾的威胁何在,以及多严重,然而问题是,陈水扁宣传出来的大陆威胁却完全变了味道,不仅仅是夸大了威胁本身,而且以一种极端戏剧化和非理性的方式呈现给台湾民众,使得一大批对此问题认识不那么清的台湾同胞糊里糊涂中紧张莫名,仿佛大陆的飞弹随时会打过来,而到时外省人都是会里应外合帮助中共“解放”台湾的叛徒,能够救台湾的就只有他这个“台湾之子”了。

 

哎,陈水扁口中(新年贺词)大陆那一千三百多枚对着台湾的飞弹估计是打不到陈水扁身上了,倒被陈水扁动不动就拿来作为打向政敌的飞弹,过去八年,满台湾飞。

 

除了上面三个问题,还有一些,我上面的话已经是很平和了,如果把我听到的原话记录下来,那就太激烈了,妈娘的有,骂奶奶的都有。

 

我的调查当然不全面,更不科学,但除非国民党真还有情报机关,暗中为我安排了谈话对象,否则我谈话的五十位里就有四十多位对陈水扁很不满这个事实足以说明问题。总统当到这个份上,也是该滚蛋了。

 

为了给网友一个形象的认识,我这样比喻陈水扁这些年所作所为:对内持续分化族群,搞“阶级”(确切的词是“种族”)斗争,在经济上,“以阶级斗争为纲”,动不动以国家安全为由,把经济发展放在政争之后;在对外宣传上,夸大强调来自大陆的威胁,为国内选举政治服务,为分裂族群服务。

 

陈水扁为什么要这么做?

 

看到这里大家应该有一个印象了,不错——陈水扁现在在台湾搞的一套,很有点像大陆以前的文化大革命时代。那时,中国宣传上强调外国威胁,帝国主义侵略,对内进行阶级斗争,经济为政治所困,而政治则为极少数人所控制。

 

当然,陈水扁和文革中的毛是有大大的区别的,民主的台湾也不是当时的大陆。所以,目前岛内对陈水扁的口诛笔伐是自由的,而民众也逐渐认识到了陈水扁的本质。目前和陈水扁作对的不仅仅是国民党以及属于蓝营的,连民进党也纷纷和阿扁划清界限。有一位被采访者无奈地说,这样也好,让他们(那些因为族群而投票给陈水扁的人)认识到台湾民主了,制度是不错的,只是如果你们观念还不改,不把手里的选票和自己 的切身利益联系起来,被陈水扁这样的政客利用,牵着鼻子走,那就是自讨苦吃,怨不得别人。

 

对于陈水扁的行为,我还真无法找到合理解释。现在最流行的说法是为了选举,我认为这有些牵强。如果当时他参选总统时所做的,以及那两颗子弹是为了选举,我无话可说,可是陈水扁现在已经不参选了,而且,很多民进党候选人也不愿意和他太密切,对他的助选也有所保留。更重要的是,民进党阵营也逐渐意识到,陈水扁为民进党助选的最好方法,就是闭嘴。毕竟民进党也是从草根中发展起来的,他们没有理由不知道大部分台湾民众对陈水扁的看法。

 

如果说陈水扁不是为了选举而做这一切,那就更难找到有说服力的理由。当然,可以这样说,最初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选举,过去八年里,几乎每一两年就有一次选举,陈水扁大脑里充满了选举的声音,那台选举机器始终在轰轰烈烈地转动着……久而久之,这位陈先生就无法从选举的喧哗中自拔了,——忘记了他早就是总统了,而总统不能再像候选人那样每天神里神经一个又一个地向人民承诺这个答应那个,选上后的总统的工作应该是去完成那些承诺。

 

显然陈水扁不明白这个道理,很多时候看到他在台上慷慨激昂,我都有一种感觉,就是这个家伙还在竞选。可怜的阿扁,他自己已经是总统了,应该做点事了,你看,他硬是浪费了八年。

 

知识结构和眼界限制了陈水扁也应该是一个原因。在当今台湾的政界,陈水扁几乎成为唯一一个没有出国留学,连一两句英语也说不好的人,他是真正的土包子。土包子不要紧,如果会用人的话……,可是你看看他用的人——完全是武大郎开店,一个不如一个。要知道,台湾的民主制度基本上是照搬美国的,这使得从政者必须对美国有必要的学识和必要的经历。大家知道,从李登辉到连战,到宋楚瑜、马英九,清一色的美国博士。他们对推动台湾的民主都起了重要的作用。特别是李登辉先生,作为国民党的主席,他原本可以当一辈子的总统,可是他没有这样做。

 

可怜土鳖陈水扁,也就学会了民主政治中的选举这第一道工序,至于选举后如何让自己深入民心,如何做一些让任期内总统宝座留下值得回味的“政治遗产”(Political Legacy),他一窍不通。

 

还有一个原因值得一提。可能就是他上台后一直不顺利,国民党盯得很紧,使得他家族的贪污腐败无法顺利进行,而出生贫苦的陈水扁,特别是他的家族,是很难乖乖地靠工资过日子的。这样的矛盾使得陈水扁对那些盯住自己的人和政党仇恨异常,用族群对立来折磨他们成为最有力的武器。有一件事很明显,只要你注意分析陈水扁的讲话,观察他的表情,你会发现,当他在咬牙切齿地说中国大陆的威胁时,他并没有什么仇恨,只是装出来的。他说中国大陆的威胁,也是在引出他最仇恨的政敌——他的敌人是台湾的政敌,而不是对岸的对手。

 

有个台中出租车司机告诉我,陈水扁可能是因性压抑而心理变态。他说,总统夫人的身体众所周知,而陈水扁身体健康,长期性压抑,在台湾又不敢出轨,想出国出轨一下,又被对岸打压。性这个玩意虽然不登大雅之堂,但却是决定人类行为举止的重要因素。

 

我还想到其他很多原因,但都无法解释陈水扁到底想干什么和为什么做了这些事。按说,你已经当了两届共8年的总统,也应该想清楚一些事理吧,例如,在一个民主制度刚刚诞生不久,那个制度是经不起玩弄的,是需要当权者维护的。更不应该把民主和族群对立捆绑在一起。而且你八年总得为台湾民众和总统宝座留下一点东西吧。唉,我就是无法解释他的行为。

 

在台中时,和一位温文尔雅的台湾女性一起吃饭时谈起陈水扁,她是土生土长的台湾人,她说第一次投票选了陈水扁,第二次弃权了,但她现在不是失望,而是有点绝望了。她说,她认为陈水扁的脑子大概出了问题,他疯了!

 

那女性说这话既不是调侃,也不是夸大其词,她对我说这话时,脸上带着一些无奈,失望和愤怒。

 

陈水扁在《龙的传人》的歌声中走向皇帝、炎帝牌位前拜祭……

 

2008年1月1日发生了一件事。这一天是我们全球祭祖活动的高潮,在桃园林口体育馆举行了五万人的祭祖大典。参加祭祖大典的除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代表外,还有台湾各地和各界的代表,包括县市长、民意代表、工农商学警等代表也都来了。

(图片说明:混元禅师和来自周维真(澳洲)杨恒均(大陆)林祁(日本)王世彦(澳洲)合影)

混元禅师是一位慈祥、忠厚的得道高人。他发起和举办的全球华人祭祖是以维护世界和平,促进中华民族大团结,弘扬中华七千年优秀文化为主调的祭祖,吸引了全世界华人的关注。就在我所在的世界华人祭祖团里,就有来自美国、澳洲、日本、韩国,欧洲和东南亚、中南美洲等各国的华人代表浩浩荡荡上千人。来自各国的华侨作为贵宾坐在体育场中央,体育场周围坐满了来自台湾的各界和各地人士,数量更是达到四万多人。整个体育馆座无虚席,场外还有无法进入的。

 

在混元禅师做了法事,请回三帝后,主持人宣布在场的各个团体上台祭祖,会场开始有秩序地排队,最先上去的是专门从内地赶过来的一些大陆朋友,其次就轮到世界各国的华人代表。当代表团缓缓走上祖宗灵位的时候,整个体育馆里响起了大家都再熟悉不过的歌曲《龙的传人》:遥远的东方有一条江,它的名字就叫长江……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中华,……永永远远是龙的传人……

 

在我们拜完后,会场响起了主持人的声音,欢迎立法院王院长金平先生拜祭黄帝、炎帝、蚩尤三帝,随即我们看到王金平先生健步走上前台,三鞠躬……王先生的讲话是用半文言文写的,说得真诚,增加了会场的和谐和融洽气氛。

 

王院长离开时,会场响起热烈的欢送掌声。接下来,会场继续有一队队举着牌子的祭祖团体轮番上台……体育馆里大屏幕上的《龙的传人》仍然在一遍一遍地播放,有很多华人开始跟着哼唱……在这种四五万人的封闭式建筑物里,听着一首这样的歌曲,看着世界各地赶来的华人代表扶老携幼走到台上对我们祖先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有好几次我被感动得鼻子酸酸的,只好假装喝水掩盖了过去。

 

拜祭已经持续了两个小时,可是人流还是不断,韩国华人代表团,日本徐福会上场,哦——这些可都是百分之百的日本人呀,可他们认为自己是两千年前秦始皇派到东瀛去找丹药而没有返回来的徐福的后代,于是,日本徐福会会长亲自带队来寻根问祖,他们几乎都不会说中国话,竟然穿着和服来到中国,在我们共同的祖先黄帝、炎帝、蚩尤面前深深鞠躬,烧香,兴奋不已……

 

还有好多感人的场面,例如会议主持讲到中华民族有五十六个民族的时候,台湾少数民族登上了舞台,载歌载舞……,还有台湾的文化界、教育界,工商界,台商代表以及连警察署署长也亲自带队赶了过来……

 

大概两个半小时的时候,主持人高声宣布,中华民国陈总统水扁先生前来拜祭列祖列宗!会场立即安静下来,当陈水扁走进来时,体育馆里的掌声明显响亮一些。陈水扁和一群保镖踏着《龙的传人》的歌曲声走到台上,也是上香,三鞠躬……看着陈水扁的连翘了三次的屁股,我心里有一些矛盾,也许,外界指责他搞台独是误会了他,也许他搞台独只是想对抗某些东西,表明不妥协的立场,也许……毕竟,他踏着《龙的传人》的歌曲走过去,并且翘着屁股在我们共同的祖先面前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

 

我正在想问题时,陈水扁发言了,大概开口讲了一个和主体没有多大联系的孝顺问题后,他突然话锋一转,用已经沙哑(估计是上午元旦祝贺词弄的)的 声音开始大谈他是几千年中华历史上第一个民选总统(请大家注意,这话根本不对,第一个民选总统是李登辉,不是他陈水扁,他只是第一次政党和平轮替执政),随后开始讲入联公投,大谈特谈……会场立即安静下来,但我已经感觉到气氛很凝重……

 

他一口气讲了十几分钟,主题都是入联公投,和我们的祭祖不但毫无关系,还背道而驰。但我已经心都凉了,这个王八蛋不是来拜祖的,他是来教训我们,是来闹场的。我和坐在一起来自日本和澳洲的华人作家说,我受不了,这个人忘记了他在对谁讲话,他简直是人渣。

 

五万人——其中包括来自世界各个国家的华人代表,在民族大团结的气氛中拜祖,他一来,却开始滔滔不绝地讲他的政治理念,而他的政治理念也就是分裂中华民族,制造中华民族族群之间的冲突!我想,再支持他的人也应该明白,这不但是对我,也是对在场全体一千多人华人的侮辱。我告诉坐在我旁边的华侨,我说,我想抗议,我想站起来高喊着离场,但她制止了我。这时,我们听到从体育馆周围(台湾同胞就座的区域)传出了几声喊叫:陈水扁下台!陈水扁下台……

 

可他还在大谈特谈民族分裂,说实话,如果台独是你陈水扁的政治理想,你大可以去实行,可是今天你选择了错误的地点和错误的时间,今天对于全世界华人都很重要。这是一次展示中华民族团结、和谐的时刻。

 

我越想越气,为了抑制情绪,害怕当场爆发——如果真爆发可能会给邀请我们的人造成一些难堪。因为坐在贵宾席里的都是邀请的,如果出现抗议,总统会很难堪。邀请人则会更加难堪——担心失控,我给远在中国大陆广州的北风发了一条信息,告诉他我很气愤,因为陈水扁竟然到我们祭祖大会来闹场了。就在陈水扁离开后二十分钟的样子,北风发来信息,说他已经在互联网上看到的,大家的反映和我差不多……

 

陈水扁离开体育场时,诺大的体育场里几乎没有传出几声掌声!

 

陈水扁真的疯了……

 

后来我才知道,对陈水扁讲话极端不满的不是我一个人,也不是我身边的几个人,后来我接触到的华人华侨,几乎都异口同声地表示生气,有些表示非常气愤。说这个台湾“总统”真是脑袋有毛病。

 

如果昨天我还不能确定,经过了2008年的第一天,我才真正地认识到,陈水扁真的疯了。他现在要反对的不是一个中国,而是压根儿从骨子里反对中华民族。陈水扁离开后不久,他的副手台湾副总统吕秀莲也踩着《龙的传人》的乐曲声进场上台拜祭。但当她讲话后离开体育场,出到外面时,她当即提出了抗议,对体育场里播放的《龙的传人》这首歌曲提出了抗议。知道这首歌曲的人应该知道,这首歌曲是关于中华民族的,可见,她和陈水扁一样,他们反对的是中华民族,而不是所谓对岸的一个中国、两个中国的问题……

 

说真的,这件事给我的震惊是很大的。研究台独是一回事,可是亲眼看到一位中华民国的“总统”用如此低劣的讲话破坏了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次中华民族的祭祖活动,我和所有的参加的华人一样,深感痛心,并非常痛恨。

 

这件事让我反思,以前我研究台独,研究陈水扁的方法就是把所有的资料都找出来。看起来不亲眼看一下,亲身经历一下,是很难有一个全面的认识。例如,陈水扁在搞台独的时候,总是打出对抗对岸武力威胁的幌子,又或者把民主自由的旗帜举得高高的。于是乎,就博得像我这样的一部分人士的同情。可是事实上呢?他真地是为了对抗对岸的集权?他真是在维护和保护民主制度?或者用民主制度保护生活在其中的台湾人民?

 

那么,他如何解释,在一次如此和平、和谐的中华民族祭祖大会上,在上到80多岁,下到几岁的华人集中到一起,在《龙的传人》歌曲中拜祭祖先的时候,他打出了自己的入联公投,大谈特谈分裂中华民族,而决口不提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华人珍惜的祭祖主题?

 

我想,大多数参加祭祖的华人和我都有类似的感觉,那就是陈水扁真的疯了!

 

否则,他不会把我这个也许是至今唯一敢公开为他说两句话的大陆人差一点气疯。

 

杨恒均 2008-1-3 台中

杨恒均启蒙与教育智库正式启动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TAG: 陈水扁
顶:108 踩:89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25 (473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83 (425次打分)
【已经有448人表态】
83票
感动
52票
路过
60票
高兴
42票
难过
41票
搞笑
59票
愤怒
53票
无聊
58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博主资料

订阅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