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 博客频道 >> 两岸三地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1687票 时间:2008年12月24日 14:52

民主制度:可以任意批评却没有人愿意舍弃的一种最不坏的制度

 

这次到台湾日程很紧,但五天的时间还是让我碰到不少不同颜色和层次的台湾人。接触到的台湾人给我的印象可以一言以蔽之:愤怒。一旦和他们谈到台湾现状特别是陈水扁问题,不管和你熟还是不熟的都立马按捺不住愤怒。蓝营的自不待言,对陈水扁竭尽侮辱之能事,对马英九还不把陈水扁判刑表达强烈的不满;绿营的则暴跳如雷,高声叫骂马英九无耻,一上台就报复陈水扁,要一下子把台湾人的政党(民进党)赶尽杀绝。一位出租车司机说起马英九甚至激动得把车停下来,回头对我吼道,你信不信,如果我有一支手枪,我立即把马英九干掉——说着,他怒气冲冲地朝总统府的方向做了一个开枪的动作——啪啪!不蓝不绿的也没有几个心平气和的,对台湾现状愤愤不平。

 

一个小小的岛屿,每个人都愤怒起来,这和对岸的大陆真是有一定的相同之处。如果你在大陆提起一些政治制度和党群关系,老百姓也大多是两种反应:愤怒,以及出离愤怒到无法再愤怒。

 

不过台海两地虽然都是愤怒,却也有不同之处。大陆的愤怒中有无奈,大多数人看不到希望,只能听天由命。例如,说起某地官员贪污腐败,老百姓最多叹息一声,几千年都这样,有什么办法。如果从表面上看,台湾民众的反应也是如此,然而,再进一步观察,却大大的不同。

 

在台湾期间,我能够在每一个愤怒的台湾人身上寻求到一种大陆人身上没有的,特别是那些我初次见面的普通台湾人。他们有的对陈水扁执政愤怒,有的对马英九现在执政不满,但他们却都不对这个制度产生厌恶,没有一个普通台湾人会说这个制度造成这些腐败和无能,他们只是认为这个制度不够完善。更重要的是,我接触到的台湾人虽然愤怒,但几乎都尊重民主的游戏规则。

 

这可能就是民主制度的特异之处,每一个人都对这种制度议论纷纷,说三道四,批评和指责为多,但一旦进入这种制度的人,谁也不想退回去,或者选择其他在历史上存在过的任何一种非民主的制度。

 

且不说台湾的民主制度是哪些力量奠基的,到目前为止,我认识到,推动民主制度前进的最主要力量不是国民党,也不是民进党,而是广大的民众,他们对这个制度的不满足,对这个制度漏洞的愤怒,对这个制度的期许,正在一步一步迫使政治精英们修补这个制度的漏洞。

 

差一点让我崩溃的国民党人

 

我上面说了这样一个意思:台湾的普通百姓是推动民主制度前进的主要动力。我并没有说精英如何,实际上,这次到台湾,我见识了精英们的表演,实在给我很深的印象。

 

世界华语作家协会第七届会员代表大会在台北召开,来自五大洲的华语作家代表200多人。由于这个协会是台湾背景,会员中有不少国民党党员,有些是有相当级别和资历的。在一次吃饭中,我和周围的几位国民党党员争论起来,他们认为台湾目前很乱,主要是民进党搞的,要是以前的国民党一直执政,就不会如此之乱了。我听后感到大惑不解,如果国民党一直执政,那不就是专制独裁,哪里还有民主可言?如果是国民党在搞竞选时说出这话,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作为作家协会会员之间讨论问题,他们竟然发此宏论,让人吃惊。

 

让我吃惊,但并没有让我崩溃,差一点让我崩溃的是121日上午国民党副主席吴敦义对来自世界各地华语作家的讲话。此人讲话不乏风趣幽默,“他妈的”等脏话不离口,绘声绘色吸引了作家们的眼球。

 

吴先生在提到台湾现状时,说到台湾有两个乱象,其中最主要的一个是媒体言论自由之乱。吴敦义说台湾的媒体言论实在很自由,比美国都自由,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可以说出来,不用负责任。

 

他说的有一定道理,一个小小的两千三百万人口的台湾岛,打开电视将近一百个频道。每天晚上,很多频道都请“名嘴”在那里议论时事。你说一个巴掌大的小岛,哪有那么多“事实”可议的?于是这些名嘴也就越讲越不靠谱,说三道四的有,无中生有的也有,看上去确实有些群魔乱舞——

 

吴敦义先生说到台湾媒体言论之乱后却话锋一转,用一句话总结了台湾这些乱象之根源:台湾的民主走得太快了!

 

这话一出,不但是我,还有我周围好几位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作家都悚然动容——这可能是我们第一次听到一个民主政体的政党领导人把一个国家的乱象归咎于“民主太快”而不是“民主发展得太慢”。这句话之后,我就更仔细听这位吴副主席发言了,这位仁兄也很快把焦点转移到大陆问题上,继续谈笑风生。完全忘记了台下坐了一位来自大陆的杨恒均。

 

他提到自己今年526日第一次登陆中国大陆见到胡主席,好不快乐,好不自豪,好不神往。只是当他发现胡主席是在中南海的瀛台厅宴请国民党一行时,感叹道,瀛台可是(秦)亡国之地呀!这位亡了一次国的国民党副主席在评价中国大陆时简直是畅所欲言,无所顾忌,他在评价中国大陆的民主改革时说,我支持中国大陆在民主化方面慢一点,否则会乱的。

 

他还声情并茂地编了一个小故事给我们一百多位作家听:某一天深夜,马英九的电话突然响起来,拿起来一听,是对岸中南海打过来的,胡哥脆弱的声音传过来:英九兄,你能不能把大陆一起管起来?——听电话的马英九立即头大,连连说,不要、不要,你们那个乱摊子……

 

中国国民党吴副主席敦义先生讲到这里开心地大笑起来,哈哈,一个台湾都搞得这么乱,我们哪里管得了大陆……

 

他笑得无辜,却差一点让我崩溃!

 (好在现任国民党主席吴伯雄是一位敦厚的老者)

国民党的“八年抗扁”与浴火重生

 

无论国民党当初在中国大陆如何无能和腐败,有一个历史功绩却无法抹杀,那就是领导了浴血奋战的“八年抗战”。也恰恰是这光荣的八年抗战,让国民党的对手坐大,最终导致他们败走台湾。

 

国民党在台湾的几十年统治也是以一个八年而告一段落的,那就是2000年政党轮替时陈水扁上台到2008年马英九再次代表国民党夺回政权,这八年对于国民党可谓不堪回首。

 

可是如果我们仔细分析一下国民党是如何失去过去八年的执政的,会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是国民党贪污腐败?是国民党没有民进党有人气?是国民党的人才太少?都不是,而是国民党在带领台湾走进民主政治时代后,却没有能够转换观念,他们忘记了民主其实就是遵循一套游戏规则。

 

2000年大选时,国民党明显地违反了民主政治里的游戏规则,从同一个阵营跳出两个人气很高的候选人,结果他们两人的选票加起来远远超过陈水扁,两个人却一个也没选上。看看当今的美国,奥巴马和希拉里在党内初选时斗得你死我活,但一旦尘埃落定,马上“团结一致”, 以致现在奥巴马的国务卿竟然是昔日的“死对头”希拉里,这其实是成熟的民主政体下政党们熟练掌握的游戏规则,违背这一规则,就很难有执政的机会了。2000年的国民党破坏了这一游戏规则,失掉了政权,没有什么很深的学问,没有必要去分析来分析去。

 

而在2004年的大选时,国民党终于学会了尊重民主制度的游戏规则,万众一心,团结抗“扁”。实际上,从20002004年的四年执政中,陈水扁是得到台湾民众的支持的,陈水扁也因为想连任,而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和两岸关系上,在这种情况下,国民党要想打败陈水扁确实有一些困难。而且,从2000年到2004年,国民党依然沉浸在失去政权的惊慌和不安中,显然没有想出个什么所以然来,更不用说深入反思了。

 

但是,国民党毕竟是百年老店,人才济济,财大气粗,而且也在痛定思痛后开始学会尊重民主制度的游戏规则。所以,在2004年推出了阵容强大的竞选团队。然而,这一次,台湾的民主政治同样出现了问题——民主政治的游戏规则再次遭到了破坏——破坏这一规则的就是那两颗子弹。

 

毫无疑问,这两颗子弹挽救了陈水扁,让国民党继续在野长达四年之久。如果说第一次民主选举的游戏规则被国民党自己破坏了,那么第二次则是两颗子弹破坏了这个游戏规则。所以,在2000年选举结束后,支持国民党的愤怒的群众包围了国民党党部,在2004年选举结果出来后,同样支持国民党的愤怒的群众却包围了总统府。

 

民主没有什么神秘的,民主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只不过如其字面意思一样,是人民当家作主而已,一旦确立了这个民主的核心价值观,剩下的就是人类长期以来摸索出的一些民主的游戏规则。这些游戏规则有些看上去很可笑,甚至被有些集权国家的统治者说成是劳民伤财,说成是“虚伪的民主”等等,但没有这些游戏规则,或者破坏这些游戏规则,民主也就成了理想,成了镜中花、水中月。

 

一个新兴民主国家或者政体的逐渐完善,也就是这些民主的“游戏规则”的不断更新,或者修修补补。成熟的民主国家也有问题,但一发现问题,没有人会去质疑民主的核心价值观,更没有人想要推翻这个制度,而是去修补这些游戏规则,去完善这个制度。

 

亚洲的新兴民主国家存在更多问题,但同样的道理,迄今为止没有一个民主国家或政体出现了乱象后,有人会去质疑是民主的核心价值观出了问题,没有一个政党甚至民众会认为民主出了问题所以我们就不要民主,或者干脆回到非民主的政治体制里去,回到过去一人独大或一党独大的时代。正相反,每当民主国家出现问题的时候,从政治家到民众,都会不约而同的认为:我们一定是在偏离了我们推崇的民主价值观,我们的民主还不够完善,游戏规则还需要修补,总之一句话:我们的民主还需要更快一点发展。

 

所以,当我听到国民党副主席吴敦义喊出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时候,我的吃惊非同一般,再看看我接触到的一些国民党人,我突然想起了蒋经国,怀念起蒋经国,认为他不但是台湾现代化的推手,也是台湾民主政治的奠基人。

 

台湾的乱象不是民主发展太快造成的

 

这次有机会近距离观察一些国民党人,特别是在民主政体确立以后过得不是那么如鱼得水的国民党人,我有一种强烈的疑惑,那就是,当初如果是这些人掌控了国民党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利益集团”,台湾会走上民主之路吗?他们至今还在喊叫“台湾的民主太快”,那么台湾的民主要多慢才符合他们的利益,或者符合他们认为的台湾的利益?这个速度又是由谁来“掌控”?在他们举目四望之中,世界上哪一个国家的民主速度是正好的?

 

当台湾国民党一些人士怀念两蒋时候媒体的“不乱”,甚至有些国民党人士和我谈起上海的媒体控制得比较有分寸的时候,我实在是无法和他们讨论下去了。到了吴敦义说出台湾民主发展太更快而造成了一些乱象的时候,我在想,台湾的民主发展可以再慢一点吗?如何慢?现在国民党的马英九上台了,是否要求他暂停发展民主,来一个“马儿你慢些走”?或者干脆回到国民党一党独大的时代?

 

【这就是涉及到我一直在思考的一个问题:独裁或者集权国家有可能主动完善民主的游戏规则,提高国人的民主素质,从而在时机成熟时,把民主制度恩赐给民众?又或者,民众的民主素质只能在民主制度下逐渐提高?民主制度只能在这个制度的框架打起来后、或者至少在民主核心价值观确立之后才能够逐渐完善?这也是我决定将利用稍后到美国过新年的机会而探索的两个问题】

 

从我对台湾得来的观察,我发现无论是民进党和国民党,他们在这个民主政体中,已经没有选择,只能被推着向前,而推动他们向前的正式民主素质日益提高的民众,包括媒体和舆论监督。这恰恰是国民党副主席吴敦义所说的乱象之一(媒体的混乱)。从历史上民主国家发展的经验来看,台湾民主进程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基本上都在其他国家出现过。而解决办法只有两种,别无其他选择。一种是回到一党独大的时代,甚至回到有些国民党人怀念的蒋介石时代;另外一种就是加快民主建设的步伐,完善民主的游戏规则,完善法治以及加强民众的监督,提高民主的质量。

 

具体怎么做?涉及到台湾的例子,我认为,马英九上台后能够对民主做出的最大贡献就是把台湾民主从四年一次的投票选择一个统治者发展(完善)到民众恒久的参与和监督。民主不应该只是四年一次的选举,更不是定期的“选主”,还必须完善民众对政府和当权者的持续有效的监督和制衡。

 

这次台湾之旅住在剑潭青年活动中心,旁边一幢大楼就是“经国纪念堂”,让人感慨万千。蒋经国统治台湾时期,开放报禁党禁,一步一步推进了台湾的民主建设,给整个世界提供了一种民主的发展新模式。

 

现在被大家挂在嘴上的一句口头禅是这样说的“自由是有多少的问题,民主是有没有的问题”,在这种观念下,我们都不会怀疑,自由可以一点一点争取,而民主则是一蹴而就的。实际上,如果我们回顾过去50年世界各国的民主发展道路,特别是苏联东欧的民主化,也发现这样一个问题:民主不是执政党一步一步推进的,而是陡然间实现的(不管是用和平演变还是暴力的方式)。

 

可是我认为台湾的例子却给了整个世界另外一个思路,那就是在执政党(独裁的一党下),民主其实可以一步一步走,一步一步实行的。对于社会稳定与和谐,这种方式也许会更好一些,但对于那些忤逆利益集团的大政治家如蒋经国先生,其艰难和阻力有多大,从我这次见到的一些国民党人那里,可以窥测一二。

 

忍不住对经国先生的无限敬意。

 

杨恒均 2008-12-7 

杨恒均启蒙与教育智库正式启动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顶:99 踩:135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57 (459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3 (484次打分)
【已经有510人表态】
105票
感动
55票
路过
48票
高兴
51票
难过
62票
搞笑
69票
愤怒
61票
无聊
59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博主资料

订阅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