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 博客频道 >> 情感部落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1040票 时间:2009年6月04日 15:13

从小生活在公社的医院,印象最深的是“大出血”,那是指产妇在分娩的过程中出现大量出血的现象。由于当时的医疗条件差,加上公社的医院根本没有储存血浆的技术,又没有多少人愿意献血,结果“大出血”就成了死亡的同义词。

 

即便到了现在,中国人对于义务献血,还是敬而远之的。我听说血库经常不够,更不用说满了。唯一例外的就是去年四川汶川大地震后,全国人民有钱的捐钱,有血的献血——谁没有血呢?我第一次听到新闻报道各地血库爆满的消息,甚至听到血站呼吁大家停止献血。真让人感动!

 

我还是在二十多年前在北京的时候曾经去献过血,然而,却没有成功。当时单位组织我们去北京医院献血,不是老弱病残的,都要去。我自然一马当先。先是抽血化验,然后就等着献血。我坐在那里看到同事一个一个雄赳赳走进去,抬着手臂(好像胜利的标志)自豪地走出来,却始终没有轮到我。我问抽血的护士,她进去拿出我的化验单,扫了一眼,说,你不用抽血了。我问为什么,她说,你“奥抗阳性”,你的血带菌,不合格……

 

满腔热血没有献成不说,接下来的好几个月我郁闷得一塌糊涂,因为医生说这种“奥抗阳性”是血液里带的一种病菌,没有办法治疗,注意一点就可以了,好在只要不发病,你还是和一名正常人无异……

 

可我哪里还能够把自己当一名正常人?那潜伏在我血液里的“病菌”在我内心深处给我打上非正常人的烙印。后来单位又组织献血的时候,我就不能报名去了。我身强体壮,又爱面子,自然不愿意对同事和领导说自己是“带菌”者,于是每次有献血活动,我就悄悄退下,忍不住的尴尬。

 

由于当初听医生说过“奥抗阳性”不能治疗,于是也不去看医生,久而久之,竟然也淡忘了。直到几年后要出国工作而去做体检,我才想起了自己有“奥抗阳性”,于是问医生,我的“奥抗阳性”怎么样了?医生扫了我的化验单一眼,说,看不出你有什么“奥抗阳性”,如果你一定想知道,可以自己交钱检查。说罢就不理我了,我很纳闷,但出国体检通过就行了,难道我会去花钱检查出自己是“带菌者”而让出国的事泡汤?

 

到了国外后很久,我又记起了这个“奥抗阳性”,于是决定进行一次全面血液检查。结果出来后,我焦急地询问我的医生,他皱了皱眉头,又看了一遍,说,你根本没有什么“奥抗阳性”。我大吃一惊,说,我好了?他说,看不出你曾经有过,很正常,可能是当初北京医院的化验员搞错了,你没有“奥抗阳性” ……

 

我却无法放下背了这么多年的包袱,仍然纳闷,至今没有搞清楚“奥抗阳性”是个什么东西,只是感觉到这“奥抗阳性”可以潜伏在我血液里如此之深,时隐时现。

 

不过,就因为当时北京医院的验血报告,我后来竟然一直对献血有本能的抵触,深怕又搞出什么事。去年四川大地震也许是我唯一的一次机会去打破自己的禁忌,可我当时又在海外,等到我回到国内,中国的血库早爆满了。

 

现在医学发达,对救命血液的需求也越来越大,加上储存血液有一个严格的保质期限,大家也应该感觉到了,地震后血库饱满至今才短短一年多,全国的血库又需要鲜血液来补充了,大家可以从到处可见的宣传献血的广告和流动献血车推测出来。

 

我总会情不自禁地在这些广告牌前驻足凝视一会,如果引起了我的思绪,我还会顺手拍下一张照片以作纪念。其中就有这张我在北京街头到处都看到的鼓励献血的宣传画——

 

那一行“每一滴血,都是热的”让我感触特别深,让我想起了四十年前的家乡医院,也让我想起了二十年前我在北京的时候……

 

现代科学已经证明,隔一段时间抽取适当的血液不会影响我们的身体。而当今很多人,在生命的某个阶段,却需要他人的鲜血来挽救生命。

 

可平时愿意义务献血的人却总是那么一小部分,大家显然都不愿意面对这样一个现实:无论你现在多么健康,或者你认为自己多么健康,在你一生中,你受伤、病倒需要鲜血的机会是很大的。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现在献出身体中一些微不足道的血液,并不都是献给他人,而很可能是献给我们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或者可以说,也是献给我们自己的!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另外一张照片,是离我住的不远的(广州)中山三路上的“英雄广场”,那里经常都开来一台献血车。我每次散步经过那里,都会驻足凝视一会,可是,我很少看到有人献血,看到的是一群穿白大褂的血站工作人员百无聊赖地坐在那里……

 

我哪里有权力说别人?甚至不好意思去鼓励别人献血。我的血液不是已经被证明是健康的?可我后来也没有去献血。我给自己找理由,我不再年轻了,我的血不再纯洁了,又或者,我担心在国内一化验,又查出什么病菌潜藏在我的血液深处。又或者那穿白大褂的血站工作人员验血后对我说,杨先生,你可以走了,我们不需要你的血了。

 

为什么?我问,我的“奥抗阳性”不是消失了?我不是带菌者了啊……

 

那白大褂皱了皱眉头,打断我说,我们发现你血液里潜藏着一种比较“反动”的病菌,我们不需要这样的热血,会传染的……

 

这当然是开玩笑,估计是被“奥抗阳性”折磨了十几年后的变态想法,可是,由于我自己确实没有义务献血过,我一直很是惭愧。正因为如此,我愈益理解了,为什么在一个停着义务献血车的广场旁边,竖立了一块纪念碑似的牌子:英雄广场!

 

我们这些健康的人,或者我们这些自以为健康的人,有很多理由对那些偶尔出现的义务献血者挑三拣四,甚至讽刺他们是为了那微薄的抽血后的营养补助费,我们觉得他们很异类、不合群、比较怪异、与众不同等等,但我们却应该认识到,他们的血,往往可以挽救我们或者我们亲人的生命……忍不住感叹一句:

 

英雄广场,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杨恒均 2009年6月 北京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顶:75 踩:79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07 (283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2 (286次打分)
【已经有317人表态】
67票
感动
34票
路过
37票
高兴
32票
难过
31票
搞笑
30票
愤怒
43票
无聊
4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博主资料

订阅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