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 博客频道 >> 情感部落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平安夜寄语:为何偏偏喜欢你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1490票 时间:2010年12月24日 14:12

“小贩”李悔之的背影……

 

前几天,李悔之兄来电,问我是不是出了一本书。他说,网友向他询问哪里可以买到《家国天下》,我还没有说完,他随即告诉我他的决定,他要“践行诺言”——从言说走向行动,要利用网络推广与推销这本书。他说,这本书就是很好的“公民读本”。我很惊讶,也很感动,但更多的是担心。

 

李悔之兄同我有类似的经历,工作了大半辈子,与文字、公众基本无关,某一天,像一位大山里修炼了半生的隐者,跑出大山,跌进了网络,一发而不可收拾——我四年前开始写博客,他两年多前才加入博主的队伍。他一出山,就取代我成了博客中国等网站的最热闹博主。我们从文风、表达与观点都有所不同,但我们两人都心照不宣:我们有相同的理念,与共同的追求。

 

当然,相同的理念与追求至今也就停留在我们的文字上,现在他突然要付诸行动,要来推广我的书,要用自己的影响力卖出“几千甚至几万本《家国天下》”,让我不知如何是好。我不懂得推销书,我只知道如何写书。我认为李兄的特长恐怕也是写文章,而不是帮我卖文章。

 

我还是按照李兄的要求,从一位朋友那里拖了两捆书到他住的广州“城中村”,他穿着西装在村子的牌匾下等我。我请他上车,要把书送到他的住处,他却说,进了村子,绕来绕去,担心我绕不出来,还说,有几条路太窄,不好开。他坚持把书卸下来,自己雇一辆三轮车拖回去。就在我和他各提一包书往三轮车上装的时候,我心里“咯噔”了一下,随后一“热”……

 

悔之兄爬上三轮车,我们挥手道别,我目送他和那个小三轮消失在夜幕下的巷子深处。回到车里,我的心情无法平静,就在刚才两位“著名的”“博主”卸货、装货的时候,我瞥见周围有很多相同的三轮车,载着干货、杂物与萝卜白菜“突突”而过,而我们两人就是这些“小贩”的组成部分,只是我们装卸的是“理想与追求”,与周围多少有点格格不入。

 

悔之兄是生意人,有吃有喝,现在基本把生意交给下一代,平时都懒得搭理,可却为了我的书亲自上阵,当起了“小贩”与推销员。当天晚上,他就在博客贴出了《兑现诺言,为杨恒均作一回“义工”》的博文,第二天从十点开始,直到深夜12点,他都没有停过,忙着记录要求购书的网友的地址与QQ号。我能够想象,那一整天,“小贩”李悔之兄的狼狈样,果然,到了晚上,他贴出了《感动中的尴尬——致购书网友》。且不说悔之兄根本没有网络销售经验,而且,他手里也根本没有那么多书啊。

 

“悔之”这个笔名一看就是带着宗教情怀的,在只有几个小时就是平安夜的此时此刻,我默默举杯,愿与悔之兄共度平安夜,愿与他共享思想与理想的盛宴……

 

有了这样的朋友,你还会有敌人吗?

 

我总是有一些奇特的朋友,我把他们当成自己最宝贵的精神财富,其中大多数是年岁远远比我大的长辈,但我们却从来都是称兄道弟。香港的张成觉兄就是其中最奇特的一位。他今年七十多岁了,但只要我们一到一起,就像一对小哥们,让路人都惊讶得糊里糊涂。

 

成觉兄一九三九年出生于香港,广东东莞人,已出版著作包括《西域恩仇记》、《六十余年家园》、《九七风云》、《香江谈艺录》等八种,一直以来笔耕不止,是香港知名的公共知识分子。但他最“知名”的恐怕还是他的性情,他对文字的准确性的追求与挑剔已经超过“精益求精”这个层级,直逼“吹毛求疵”的境界。我的每一篇博文,他都能找出至少六到七个用词不当与语法上的错误,我们就是这样认识,并成为好朋友的。至今,我依然保存着他对我文字的“挑刺”,准备老了,或者等我有钱雇佣“小秘”时,整理我的博文时对照来修改。

 

可恰恰是成觉兄的这一“挑错”的习惯,让他成了奇特的人,有好几位香港文化界朋友私下告诉我,成觉兄这些年得罪了太多文字界的朋友。他们说,凡是与文字打交道的,有几个不是自负地认为“老子天下第一”?可你遇到张成觉,他总能“鸡蛋里挑骨头”,让你突然尴尬地发现,你自认为是鸡蛋的东西里,却总有类似骨头的东西。

 

就这样,张成觉失去了一些朋友,谢天谢地,就因为这样,我得到了这个最好的朋友。有了这样的朋友,我还需要“敌人”吗?有了这样的朋友,你还会有敌人吗?

 

为何偏偏喜欢你……

 

在有一次与同学们的交流中,我坦诚了一件事,也是很久以来困扰我的一些朋友们的事儿。那就是,常常在我的朋友圈子里,出现互相敌视、吵架甚至大打出手的人。换句话说,我总是能够和在江湖上互相敌视的双方都成为好朋友。这种现象已经明显到让少数朋友开始怀疑我的“人品”,他们私下问过我,你没有观点,没有立场吗?嫉恶如仇的你的爱憎为何一点也不分明?你怎么常常和两个水火不容的人都是好朋友?更糟糕的是,一些朋友怒气冲冲地找到我,要求我在他与另外一个朋友中做出选择,“你和他搞在一起,就是与我过不去!”

 

可我喜欢你,也喜欢他啊。这就是我,这就是老杨头,这就是过了大半生的小贩练出的独特性格,我喜欢的是你的优点,我交的是你这个朋友,我不会因为你和我观点不一样就否定你的人品,我也不会因为你人品上的缺陷就否定你的文字。“三人行,必有我师”,孔子并没有说那三个人一定要是德高望重的人啊。

 

我也曾经在网络上被一些重量级的人物痛批过,但迄今为止几乎都是连一次面都没有见过的。他们从我的文字与传说中推算出我的人品,然后勇敢地出手了。我也曾经感到委屈过,甚至想还击,但谢天谢地,我没有犯下错误。当我看了一两篇他们的文字后,我觉得写的不错,我想,这样的人批评我,恐怕我确实有不对的地方吧,于是我把准备用来还击“敌人”的时间与精力用来反省与修正自己。于是,我有了更多的朋友。

 

一位深深了解我的朋友下过这样的结论,一个连杨恒均都无法容下的人,迟早要完蛋的。这当然是玩笑话,不过在他下过这个结论后,他就找到了一个新的观察北京的视角,他想找到到北京当局不容忍我的蛛丝马迹。他说,到那时,就要改朝换代啦。^_^

 

许医农老师的推荐

 

早就知道许老,也知道她的事迹,但我不认识她,甚至一度误会她是一位男士。她像许多老一辈一样,让我敬佩与喜欢。直到从钱钢老师与高战兄转来的一封信里,我才知道,读过《家国天下》的许老向很多我尊重的老师与兄长推荐了我的新书,那封信写道:

 

朋友们:岁末时分两本引起我特殊关注的书除了前天已向诸位力荐的柳红的《八0年代…》,便是世界知识出版社推出的杨恒均的博文汇集《家国天下》。我与作者素不相识,无交往、无联系,但在我的电脑“个人专栏”中选存着他名下05年迄今的数十篇博文。121日突然收到出版社遵作者嘱寄来的赠书。作为职业编辑人,一书在手,首先就被它 寓意深刻而精美的封装设计所吸引:色彩斑斓的三峡上端“家国天下”四个烫金红书题字赫然在目,封底有五位我熟悉的学者点穴式短评,为本书作序的是:知名公共知识分子鄢烈山。如本书前勒口“著者简介”:作者今年才45岁,以他的天赋才华、学历、经历,在时下中国要当官、要发财、要著书立说暴得大名有如探囊取物。可他偏不!五年来就坚持写他的博克短文。本书就是他的第一部“博文选辑”。别小觑这些不起眼的博客短文!它如行云流水、润物无声地沁人心田,让你哭,让你笑,让你警醒,让你拍案!而对杨恒均君博文最到位的评价无过于陈行之先生那篇论“杨恒均的意义”的文章《为历史留下声音》,特附发与诸位共享!!医农

 

 

鄢烈山脸上的表情……

 

从我刚刚知道杂文这个东西不久,就读过烈山兄的文章。二十年过去了,他为我的新书《家国天下》作序(见《欢迎“民主小贩”来到出版界》),那篇序写得如此之好,让很多读过的人想买我的书,但也留下了“隐患”,那篇序言把为之作序的文章比了下去,郁闷中……^_^,当然,我和烈山兄没法比,我不会自不量力。但我们两哥们也不是没有共同之处……

 

我每次到南方报社大厦办事,都能够开着车进入报社大院,很多报社的人搞不明白,问我是否是使用了“特殊证件”,为什么每次开不同的车,只对保安说一句话,就能够横冲直入?这不太符合规矩啊。我的秘密是,你只要说是“找鄢烈山的”,保安就会让你进来,因为这是大知识分子与天之骄子媒体人集中的地方,能够和保安这种守门人成为朋友的人,也只有鄢烈山兄这种人了。

 

正好,我也是这种人,无论我住在哪里,从保安到停车场管理员,他们都会成为我的朋友,你不相信?你可以到我楼下,假装搬一个重东西,你告诉管理员是给我送的,那管理员立即会非常热情,哪怕违反规定,也会帮你送给我。

 

这些年,在我最失落的时候,让我感觉最温暖的,往往是我身边这些人,他们是我的朋友。在番禺丽江花园住了一年不到,我已经到过四位清洁工家里走访,收集了第一手他们的生存状态材料,听过十二位保安和清洁工详细讲述他们的家庭故事,我知道周围清扫工与保安工资多少,住在哪里,病了如何应付过去,孩子们怎么上学……我会花费很多时间和他们一起聊天,常常一起伤心,一起笑。我几乎没有为他们花过一分钱,但他们都是我的朋友,为我做过很多事。他们常常让我警觉,让我在高谈阔论民主自由的大道理的时候,总是想着他们,让自己脚踏实地。说实话,没有他们,我追求民主自由的热情要大打折扣。

 

有朋友看到这些为我们服务的底层人士对我的友好态度,羡慕地说,如果房子塌了,有地震了,这些人第一个冲上去救的肯定是你。我笑笑说,我第一个冲上去救的,也是他们。

 

他们是我的朋友,也是烈山兄的朋友,我和烈山兄流的血,和那些保安、清洁工与民工的是一样的,这让我对他从一开始就没有了距离感,哪怕他是大名鼎鼎的杂文家。

 

但有那么一瞬间,就在前几天的一个饭局上,至少在我的想象中,我们之间横过一道阴影。那是我第一次送给他一本由他作序的《家国天下》,当我把书翻到第27页,给他看书中的一张照片的时候,我盯住他的眼睛,想看到异样的目光……我松了一口气,他眼神只是飘忽了十分之一秒的时间,就恢复了坦然,他说,这没有什么,XXX就当过兵,普京以前还是克格勃呢……

                           

但愿如此,谢谢你们的理解。(注:书中那张照片是我穿着警服的档案照。)

 

今天是平安夜,离新的一年不到一个星期啦……

 

自从贴出《提问杨恒均,即将有大事发生》这篇文章后,我收到了那么多来自全国各地要求我“走遍天下”时前往他们那里一游的信件,他们留下了地址、电话,还有热情洋溢的祝福与承诺,在这里,我先说一句道歉,没有办法一一亲自回信。但我已经请志愿团队整理好地址与联系方式,在未来的某一天,我盼望能够与你同行。

 

这些天,还收到了几百封对我博文的评论,以及网络上认识我的经历与感受,那些信件时而让我开怀大笑,时而让我沉思不语,我被一次又一次感动,一次又一次鞭策。我曾经答应要把它们一一贴出,作为素不相识的网友为我的新书《家国天下》所作的序,可是由于太多溢美之词,让我受宠若惊的同时,也让我心生警觉。这里我首先要感谢大家的表扬与鼓励。但也想同时向诸位保证,我不会沉湎于表扬与吹捧之中,对于我来说,任何表扬的文字,不会让我变得骄傲与自大,反而会让我在这些表扬面前变得更加谦卑与自责,我不会辜负你对我的信任与期望。

 

鉴于《家国家下》书还没有上架,就有那么多朋友义务宣传,还有不少的朋友订购了多本,要去送朋友,“传销”理念,反洗脑。本人郑重声明,我个人从《家国天下》得到的所有版税等收入,将全部用于继续推广民主与自由的事业(不用 于个人与家庭开支),请大家监督。

 

再次谢谢大家的鼓励与支持,并祝每一位朋友节日快乐,万事如意,心想事成,耶——^_^

 

杨恒均 2010-12-24

  (同中山大学珠海分校的童鞋们聊读书)

 (与同北京理工大学的老湿、童靴们谈家、国、天下)

(同你聊聊民主)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TAG: 平安夜 偏偏喜欢你
顶:96 踩:106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04 (455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8 (382次打分)
【已经有451人表态】
110票
感动
44票
路过
55票
高兴
42票
难过
37票
搞笑
47票
愤怒
50票
无聊
6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博主资料

订阅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