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 博客频道 >> 活动回顾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不好意思,我感冒了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1245票 时间:2011年2月23日 09:00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言(引子)


各位同学,大家好。首先,要声抱歉,我感冒了,我会尽量同大家保持一点距离,虽然我今天可能会散布一些思想的病毒,还会谈谈革命的传染病,但感冒病菌我还是自己留着。昨天李同学打电话,我本来想推迟这次聚会,但他说海报已经贴出去了。我前天才感冒,而我怎么也想不到这次我又感冒了,流感的季节已经过去,我最近也壮得像匹马,而且特别小心,可是啊,说感冒就感冒啊,没有理由,没得商量。你们每次感冒是不是也这样?同革命差不多。每一次感冒都有预兆,但每一次都无法准确预料何时发作,每次发作后的症状都差不多,可每次又总有新感觉。革命也是这样。

 

其次,谢谢香港大学学生会的国事沙龙给我这样一机会同年轻学生坐在一起,上个星期在大陆,我还真被憋坏了,这也不能谈,那也不能说。今天希望能够多谈两句。谈什么呢?自从去年国事沙龙的同学开始联系我,前后总共定下了三个大题目。当时是因为同学们看了我一篇文章《世界开始对中国说“不”》,同学说大家对国际问题很感兴趣,而我又是率先提出“世界开始对中国说不”的作者,所以,邀请我来谈谈中外关系与国际问题;后来因同学们要考试,又到了年底,就没有过来,不久又有同学联系我,说看到了我的新文章“走遍中国”系列,同学说,原来杨老师还关心中国问题,那就讲讲中国问题。我一听,好啊,国际问题香港同学应该有更多的渠道了解,而中国问题却不是靠传媒与书本就可以了解的。于是就决定讲中国问题。但几个星期前,换了李同学最后敲定日子时,又改变了主意,说翻看了我以前写香港的几篇老文章,觉得挺不错,其中包括这次海报上的这几句话,我还有印象,都是我以前博文的标题。李同学说,不如讲香港吧。我说,好啊,那就讲香港。

 

大家看看,有意思吧,从天下到国家,最后到了各位的家——香港,倒正好应和了我最近在大陆出版的一本书的名字——《家国天下》。一方面说明我这人大到天下,小到香港岛以及我们的家,我都能侃,但也同时说明,我这人是浅尝辄止,半罐子水,更谈不上什么专家,所谓专家,就是连一块砖头也能做出比一块砖头还厚的学问。我充其量就是一个“小贩”,香港街头的小贩,推的小车里小商品琳琅满目,啥都有。

 

我为什么又提起了“小贩”这称号呢?你们看看我前后两次到香港大学座谈的海报就知道了,两次你们都把“民主小贩”印在海报上,而且,之前都还不告诉我,估计是担心我不同意放。其实,“民主小贩”是国内个别网友用来嘲讽我的,可我自己觉得挺恰如其分,就笑纳了。喜欢我的网友也都觉得挺亲切,你想啊,中国百年追逐民主的历史上,那些凡是同民主沾点边的,要就是苦大仇深,舍身成仁,最低也会不苟言笑,哪里会让大家想到“小贩”呢?

 

不过,这话今天说起来就有些不地道了,以前说自己是小贩显然是谦虚,可自从世界第四波的民主化的浪潮被一位突尼斯小贩引爆之后,“小贩”的地位得到了承认,我再称自己“小贩”就有些狂妄了。上个星期在一次朋友聚会中,大家说到那突尼斯的民主小贩如何用自焚撼动了整个北非中东穆斯林帝国的根基,说着说着就把目光转向我了,一位朋友不怀好意地说,你这位“民主小贩”上蹿下跳,折腾来折腾去,好像没什么效果,不如——我差一点落荒而逃啊,真担心这些急切盼望民主到来的家伙把我这个小贩给点着烧掉了。

 

可见,大家心情都很急切,未来怎么样,民主什么时候到来,是我们大家都想知道的。上一次在港大发言是去年三月份,在新闻与传播学院访问时,我想知道,在座的有没有上次听过我演讲的?在上次一系列座谈中,我提了“70年大限”的说法,那篇博文的题目叫“未来不是用来推测,而是用来创造的”,在这篇文章中,我提出了在当今资讯发达、信息畅通、公民社会日益成熟的地球村,一个权力不是来自人民的政权,其合法性会越来越受到挑战,一般撑不过70年。这个理论在互联网上发酵,很多朋友写信表达支持,展开讨论,我觉得,与其说大家认同我的看法,不如说他们希望我的看法是对的。

 

让我们回顾一下那次演讲后,中国发生了什么,我能记得发生的最大一件事就是温家宝总理连续七八次谈论政治体制改革,甚至说出了“不改革就是死路一条”,他说得比我狠,但话糙理不糙,就是这一个意思,不改革,很危险的。而改革的最重要内容就是民主改革,就是要解决习近平副主席提出的“权为民所赋”的问题。

 

 三个月前,我又在北京理工大学做了一目是《民主离我们还有多》,在天子脚下,我弯抹角地总结了我中国民主的一些看法,再次提出了民主————哪怕是不健全的民主,是代文明国家合法性的唯一来源。得在那次演讲结束后,有一位同学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你的理会不会不适合像中国与中东这些国家?些国家的文明源,文化自成一体,政治与社会也各具特色,至今也是地球上离民主最遥远的地方。

 

各位,我当时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因为我心里很清楚,中国离民主并不遥远,我们的文化与文明与现代文明也不抵触,中国曾经建立了亚洲历史上的第一个共和国,百年来,追求民主的人前赴后继,民主常常和我们擦肩而过,新加坡的法治、香港的自由与台湾的普选,不都是和中华文化分不开?民主到来是迟早的事。可中东呢?可这位同学问的不光是中国,还有中东啊,埃及、伊朗、也门、利比亚、沙特阿拉伯呢?虽然对这些地区没有很好的了解,可从我对这个地区文化,尤其是伊斯兰教的理解,我心底地认为他们与民主相差有段距离,至少比我们要远很多。

 

这是三个月前同学的提问,我回答不出,这不能怪我,就我所知,美国佬也对中东地区的民主化进程不抱多大希望,所以他在那里个地区扶持与支持的都是威权或者集权统治者,唯一的例外就是伊拉克,搞了民主,但至今还没有搞定。当然,今天同学们估计不会再问我这个问题了,因为答案已经有了。说到这里,我给同学们一条建议:弄不懂现实的时候,去读书、学习理论;而当书上找不到答案的,去仔细观察现实。

 

虽然最后给我的定的题目是“香港,你真的五十年不变吗”,但我想,我还是从天下、国家谈起,最后才谈香港,好不好?不然,对不起这次机会,再说,没有国家,香港无从谈起,不了解世界大趋势,香港又没有必要谈。如果脱离了世界与大陆,孤立地谈香港,你很可能谈三天三夜,也理不出头绪,搞不好还会陷入绝望。

 

感冒了,声音可能不清楚,请大家谅解。不过他们说要想活得长命一点,健康的肌体必须得有感冒来排毒。这又让我想起了革命,你们说,中国历史源远流长,中华民族就是灭不掉,会不会也和我们历史上有太多的革命有关?没想到,一场感冒让我悟出了革命的真谛,不说了,下面从四个方面开始今天的主题。第一节由天下大事开始,好一朵美丽的“敏感词”;第二节,谈谈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第三节谈谈辛亥革命:制度建设与民主启蒙;最后谈一下香港的“变与不变”。

 

下面开始(以下省掉7000字)

 

杨恒均 2011222  香港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顶:142 踩:88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03 (316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3 (282次打分)
【已经有417人表态】
71票
感动
47票
路过
94票
高兴
32票
难过
38票
搞笑
39票
愤怒
45票
无聊
51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博主资料

订阅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