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 博客频道 >> 思想解放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5185票 时间:2011年2月28日 10:26
 



到达天安门东站后我问一位地铁女服务员,哪一个出口离孔子雕像最近,她显然不知道什么孔子像,转身问她旁边的另外一位80后女孩,她竟然也是第一次听说。我有些迷茫,我可是专门来寻找孔子雕像的啊。她们告诉我身边的这个出口通到历史博物馆。我来到上面,还没有出门就瞥见有9.5米高的雕像,原来离这个出口不到20米,两位女孩都不知道?还是根本不关心这个不起眼的雕像?我来不及细想,迈开大步走过去,没想到,昨晚才落下的北京今年的第三场雪,加上我好多年没有在这样的雪上踏过,被滑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还好,骨头没散架,只是屁股有点疼而已,准备爬起来时,看到地铁出口的一位小伙子快步向我走来,“你没事吧?”他伸出手要来扶我。我说没事没事,自己赶紧爬了起来。看着这位80后离开的背影,我才意识到自己滑倒的真正的原因是我已经不再年轻了……

 

他站着时把他打倒,他躺下后他又站了起来……

 

不过,在他面前,我怎么也不能说老,他都两千多岁了,而且摔倒过无数次。我拍拍屁股,收拾心情,来到孔圣人的雕像前。这里有两位武警巡逻,有一位保安站岗,还有一位公安在不远处抽查行人的包裹,虽然并不是专门守卫孔子像的,但乍一看上去,还是有些怪异。孔子的脸很饱满,有九五之尊的形象,不像一名为五斗米折腰的“丧家犬”。他头上与肩膀上还残留着昨晚的落雪,双眼微微眯着,不知道设计者是何用意,但却引起我的思索:他为什么要眯起眼睛?

 

雕像前是车水马龙的长安街,左前方就是天安门城楼。即便眯起眼睛,在孔子那个高度,也应该能看清城楼上毛泽东的巨幅画像。有意思的是,画像里的毛的脸正好是朝向孔子雕像这边,那脸上挂着十三亿人都熟悉的、几十年没有变化的那种微笑。难道孔子是为此眯起双眼?要知道,就在离他站立不远的广场正中央,画像中的毛泽东的遗体还躺在水晶管材里……

 

在毛泽东还站着的时候,他曾经号召全国几亿人一起砸烂孔家店,把孔子打倒在地,再踏上几亿双脚。对孔子(当时叫孔老二)的批斗贯穿了和我同龄这代人的整个启蒙教育期,那时高喊了最长时间而没有变化的口号只有两句:毛主席万岁,打倒孔老二

 

如今,万岁的人已经死了,而被打倒的孔老二却不声不响地站了起来。滑稽的是,就站在那位把他打倒在地的毛泽东身边不远的地方。而被他们“启蒙”的我,却被一些网友说成是启蒙小贩,就在刚才,还一屁股坐在他们两人之间……屁股上传来的微痛触动了我的大脑深处,我想,认真思考眼前这位站着的和那位躺着的对中华民族影响最大的两个人,你不能站着,也不能躺着,更不能跪着,你得坐着,哪怕是摔了一跤后的坐着……

 

孔子与中国文化

 

一直不愿意加入评价孔子的行列,原因是我对批评孔子与抬高孔子的做法都持保留态度。我对那些把我们几千年的专制独裁、奴性顺从与思想僵化都一股脑地归咎在孔子身上的做法不以为然。孔子是当时中国一位最了不起的思想家、教育家与道德启蒙者,他一生都想帮助统治者治理国家,但到死都没能如愿。生前只好与一帮粉丝东奔西走,弟子们写写记录他走遍中国的博客,他偶尔发发微博体的论语。他的思想(精神财富)对于当时与后来的专制制度的形成与完善没有任何必然的因果关系。而且,中国历史上两位最不靠谱的统治者——秦始皇与毛泽东正好都是最恨孔子的,一个焚书坑儒,一个火烧孔家店。这多少反证一个道理:孔子的思想绝对不是最邪恶专制的精神支柱。

 

至于后来很多人(董仲舒等)对儒家进一步发展,赋予新的内容那是另外一回事。从孔子原装的微博(论语)与他编写的书来判断,他很多道德说教无论在当时的中国,还是世界各大文化体系中,都具有一定的先进性。一些激烈反对孔子的,认为孔子的思想奴化了中国人,没有民主思想,必需彻底清除,作为改造中国文化以适应民主潮流的一部分等等,我认为实在是没有必要。大家只要别带着对自己历史的偏见甚至仇恨的话,再去认真阅读一下和孔子同时代的欧洲那些大思想家柏拉图、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等等,在他们被放大了的思想中,其实也有非常多糟粕的东西,例如当时的大学者几乎都对民主(所谓暴民的民主)没有多少好感,甚至在当时一些主张民主的思想家的著作中,民主就从来不是一个好东西。只不过西方后来的学人在梳理前人的时候不象我们那样,故意把好的东西丢掉,反而把糟粕拿出来炒作。而整个西方几乎没有一个人要把无论在思想与理论上都不比孔子差的同时代西方大学者树立为偶像或者“教主”。

 

和他那个时代的中西方知识分子一样,孔子当然也是有局限性的,但那种认为西方现在在民主政治上的先进就是两千年前的西方古人奠定的基础,而中国至今的困难一定是孔子造成的,牵强附会了。从政治思想与政治制度、哲学等方面来说,孔子留下了很多空白,没法和西方大哲们相提并论,但这是我们整个民族文化与文明的问题,不是孔子的问题。至少他关于教育与道德方面的说教就不比西方教育家与道德家们逊色,而且,用当时尚处于先进地位的方块字表达出来,意犹未尽,更显魅力。黑格价《论语时说,那里面的思想,哪个民族都有。——你可以说黑格尔认为《论语》没什么了不起,也可以同样说,原来哪个民族都有的那些思想,我们孔子早在两千年前就说出过啊。

 

可以这样说,如果道德与思想领域也有“普世价值”的话,孔老师的很多说法是符合“普世价值”的。我们没有必要用西方人曾经达到的水平,以及我们现在站立的高度,去评价孔子的所有思想与做法。更不能把他变成“教主”,把一个两千多年前知识分子的说辞当成“教义”,全盘接受,各取所需地尽情发挥。

 

更不能像有些人一样,把孔子抬出来,就是要树立起所谓中国的价值观,而且准备用这种中国特色的价值观来对付“普世价值”。这样做的人,根本没有搞清楚什么是普世价值。

 

什么是普世价值?

 

当今说“普世价值”的中国人要远远多于西方人,原因很简单,那些所谓的“普世价值”实在太普通,已经成为发达国家普通人的基本生活常识,没有必要整天挂在嘴上了(只有总统候选人说得最多)。可是,在我们这里,竟然有那么多人反对普世价值。我很想问一句,你们到底搞清楚什么是普世价值没有?

 

当今“普世价值”最普通的说法包括自由、民主、法治、宽容、人权。人权放在后面,是因为有时连人权都不提(前面几个就包括了人的最大政治权力)。普世价值虽然现在变得很普通,但即便在西方也从来都不是古已有之的,如果你一定要从古希腊那时的反民主学者的著作里找到“普世价值”的光辉,其实,不要说中国春秋战国时的诸子百家,一部《论语》里就能挑出很多。但,既然西方人说起普世价值的时候,从来不引经据典,我们也没有必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拿现代西方的发展来说,今天所说的“普世价值”也是从二战以后才逐渐成形的。

 

我常常对那些把这几个耳熟能详的“普世价值”说成是西方的,是反动的,不符合中国的那帮人感到好奇,不知道他们嘴巴里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普世价值包含的这几个内容,都是非常简单的,根本不用绕弯子,即便你偷换概念,也不至于得出那么咬牙切齿的结论啊。这几条普世价值,别说普通的人类,即便动物,估计也不会排斥,你说,谁不喜欢自由?谁不想为自己作主?哪一个民族没有主张过“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谁不想自己的子孙后代生活在一个和谐与宽容的社会……

 

就这么简单?就这么简单。二战后直到现在西方人嘴巴里说的“普世价值”已经越来越简单,简单到你无法提出反对意见。我这里给大家举一个例子,美国人拥抱的“普世价值”在历史上可并不都是这么简单的,例如他们从建国起就鼓吹自由——宗教自由,可你能告诉我这个自由的含义吗?一百多年后,中国华工“猪仔”运到美国时,不信仰他们基督教的被歧视得一塌糊涂,而记载称有中国人带着自己的信仰物(菩萨之类的雕塑),则被白人当成邪教之物予以没收、烧毁。从这一方面来说,我甚至可以说,西方之所以大多数信仰宗教,并且一国人大多信同一种宗教(例如天主教),正是宗教“不自由”的结果。哪里像我们中国,一个小乡村,信菩萨、信土地爷、信猫儿狗儿的都有,没有绝对的信仰自由,能有这么多信仰?中国的神仙可是比世界所有宗教里的神仙加起来还多啊!如果中国的皇帝不许你信仰各种东西,只需信仰他们发明的某种宗教,那时,中国人倒是都有信仰了,但,那是宗教自由的结果吗?

 

这个例子有些极端,但至少可以告诉我们,现在说的“普世价值”,不但不是西方古已有之的,甚至二战以前,他们自己都没有完全拥抱。现在的普世价值里的宗教自由,绝对不是信仰基督教的自由,也不是信仰佛教的自由,而是信仰各种宗教的自由,以及更重要的:你还拥有不信仰任何宗教的自由。所以,在美国的公立学校,他们所谓国教“基督教”组织,也不能主办集体的祈祷等活动,美国钱币上还留下了违反“普世价值”的东西(In God……),那上面留下了上帝的印记。——可见,现在的普世价值里的自由,已经和西方人以前甚至二战前的“自由”有了不同的价值与道德标准。正因如此,才更加“普世”。

 

这种例子还有非常多,而我们一些反对普世价值的人,却常常还陷在早期资本主义确立的一些带偏见的价值观与文化观里。他们认为西方的自由,就是资本家的自由,就是支持民主的人的自由,却不知到,尤其是在西方,在民主制度已经确立的国家,所谓自由,更多的是反对民主的那些人的自由。支持民主的人能够上街游行,反对民主的人照样可以去,在美国,甚至一些极端的纳粹组织都有上街游行的自由。美国的共产党组织不但可以游行,每年还在纽约举行大会(虽然人数少得可怜),招兵买马,这难道不是信仰共产主义者的自由?

 

更有意思的是,悬置道德判断与具体的某种文化理念不说,过去半个世纪发展起来的普世价值,还加上了必不可少的“宽容“(有的人也使用“包容”,多元),这一宽容,让普世价值的界限就更加宽广了。也可以说,普世价值本身包含了对那些不相信甚至反对普世价值的人或者组织的“宽容”,有了他们,就是多元的一部分,各位,你现在知道,为什么西方人几乎从来没有为“普世价值”而战,争吵得面红耳赤吧?没有必要啊,普通人接受这些价值理念,至于一些不普通的人不愿意接受,大家宽容你了,但在民主的制度下,你不可能以一己之利或者一党之私来强奸民意、倒行逆施。这就是简简单单的普世价值的威力所在。

 

普世价值与文化、道德

 

说到这里,大家也应该发现,当今普世价值里根本不包含我们常常说的那种意义上的文化因素,而且也排除了道德这些人类赖以生存的基础(一般人都不会认为普世价值里包含了不要随地吐痰与尊老爱幼的品德)。以前可不是这样的,美国立国的时候,几乎所有的民主大佬都认为共和国最重要到任务之一就是要教育美国人,用什么教育?当然是西方的文化精粹与西方价值观里的道德标准。仅仅从这点来说,当时的“普世价值”根本不能普及,所以,美国人自己也知道,没有相同文化的黑人不应该立即拥有民主等“普世”的投票权。

 

和早期西方人(例如英法与美国)动不动就搞殖民、搞文化歧视、搞种族主义不同,当今的普世价值不是穿西装的,也不只是吃麦当劳的。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日本,被美国占领了,被美国人用普世价值洗脑了,但却没有被美国人殖民,于是,接受了普世价值的日本,他们文化几乎完好无损,一些习惯或者毛病,例如温文尔雅过头的礼貌、变态得连我都顶不住的AV,有哪一个不散发着日本文化与道德的原汁原味?甚至很多文化产品(例如日本动漫)已经开始渗透与蔓延到西方国家。这些文化,剔除了军国主义的糟粕,带上了“普世价值”的光环,畅通无阻,威力无穷,一点也不比所谓西方文化差多少。

 

回到孔子。孔子的整个思想与说教更多的集中在教育、道德与人际关系上。孔子的思想相当一部分代表了中国文化,当我们用现在的普世价值来审视这些文化的时候,会发现这些文化与普世价值根本不存在冲突,甚至完全是两个不同层面的东西。难道一个人一旦孝顺父母,就不会选举了?美国人选举时可能不看候选人是否是个孝子,但中国人完全可以选一个孝敬父母的当总统啊,孝敬父母的总统就会破坏民主制度?再说,当今我们所有的道德品质与行为规范几乎都是历史上某个人物主张过的,可他们都有这样或者那样的局限性,活在今天的我们最幸运之处就在于可以在简单的普世价值观支配下,吸取精华,去其糟粕。

 

西方目前推崇的这个几乎成了空壳的“普世价值”,需要的内核正是各个不同的民族与国家自己的文化、风俗、习俗与道德标准,如果没有了自己的道德标准,给你一个民主制度,给你一个好的法治,你又能如何?难道我们选举领导人的标准应该是会吃西餐而不是使用筷子的?

 

同样的道理,哪怕你有悠久的历史与丰富的文化资源,还有孔子这种道德教育家留下的精神富矿,可你始终没有一个符合普世价值的“自由、民主、法治”的框架与环境,结果会如何呢?结果很简单,孔子宣扬了几千年的道德为什么始终无法深入中国人之心,更不能在这块土地上开花结果?

 

原因:没有普世价值提供的那几个框架,再好的文化与道德教育,常常沦为统治者用来驯服、愚弄老百姓的精神鸦片与奴役工具,而糟蹋这些普通人珍惜的宝贵的文化瑰宝与精神财富的恰恰正是绝对权力不受限制的历朝历代的独裁统治者。那些要复兴中华文化,抬出孔子的人不妨回顾一下:要想真正贯彻孔子的思想,最好的办法难道不是接受普世价值,建立一个制度框架,让大家在框架里,制定出符合中国文化与道德标准的法律法规,选出符合中国文化与道德的精神楷模、圣人,与总统?

 

可怜的孔子,始终没有明白这个道理,他想通过各国统治者来推广自己的教育思想与道德理念,却弄得自己如丧家之犬,他应该明白,那些美好的思想与道德,只有在制度的保障下,才能最终开花结果啊。现代的人如果还闹不明白,请把目光从孔子雕像稍微移过去一点——

 

让躺着的站起来,中国人才能站起来!

 

厘清了文化与普世价值的关系,反对与支持孔子的人就不应该再那么固执了。这一点我们真应该向西方学习,他们的“孔子”比我们多得多,但没有一个人会蠢到把柏拉图、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等树为两千年后的现代人的偶像,更不会提出什么国教。这些“孔子”的思想,也大多在专家学者与学子们的研究中出现,尤其在他们的一些思想已经成为当今普通人的常识时,你有必要一定用“三人行必有我师”来告诉孩子们要谦虚向他人学习?难道“两人行”就没有我师?孔子宣扬的很多道德其实在西方小学二年级的课堂上就被灌输过,而现在热传的《弟子规》,和我在西方读小学的儿子所受的教育基本上差不多,根本没有多少冲突之处。当然,我们可以理解,在当今“礼崩乐坏”的今天,那些扮演了道德楷模的人信用崩溃,国人们不再相信任何活着的人的情况下,我们顺势抬出两千年前的孔子。可这怎么能够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我们应该从根子上解决问题。根子其实就在离孔子不远的地方,那位躺在水晶棺里的毛泽东(这里我自动省掉十三亿字,就不对毛主席做任何评价了)。我只想说,迄今为止,他不但是阻碍我们接受简单的普世价值的最大嶂碍,而且,也是对包括孔子思想在内的中国文化破坏最严重的一位。可悲的是,他当初打倒孔子,彻底摧毁中国文化,要给每一位中国人换一个新大脑的目的正是要推行当时的“普世价值”——当时的“普世价值”包括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的价值观,以及以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为首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价值观。

 

结果大家也看到了,价值观没有建立起来,或者建立了一种错误的价值观,却同时把中国的文化与传统中残留的一些道德标准也破坏殆尽。毛泽东在这方面的失误或者说失败,给当今那些走向两条岔路的人提供了错误的“经验”:一派认为中国的失败,是因为从五四以来到毛泽东时代,抛弃了中国传统文化,接受了西方的先进理念,于是,现在要复兴传统文化——这本来没有错,可他们竟然要用传统文化来对付先进的价值理念,就错得离谱了;另外一派则认为从五四到毛主席,传统文化破坏得还不够彻底,只有彻底清除中国文化,最好连筷子也不用了,我们就能够自然而然地接受普世价值了……这些人对普世价值的认识,恰恰停留在早期西方殖民主义者的那个阶段,他们应该到现在多元的西方社会去好好住一段时间。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多个方面给了我们积极的经验,大家不妨看一下,这三十年来,从上面提到的几个普世价值层面(自由、民主、法治、人权、宽容),我们多多少少有了一些进步,在诸如经济自由与经济权力上,进步更是非常巨大,而同时,我们在传统文化上也拨乱反正,从而出现了很多复兴儒教的知识分子。这都是进步,不能否认。可要想更进一步,让中华民族真正崛起,摆脱几千年的恶性循环,我们既不能从普世价值退缩,更不应该妄自菲薄,抛弃自己的传统文化,而是要在普世价值下,重新认识、发扬我们的文化,抱持“宽容”(的普世价值精神)拥抱世界各国与各地先进的理念,正如我们吸收先进的科学技术与科学方法一样。

 

我们要走出这一步,第一步就是认真对待站在那里的孔子,以及躺在那里的毛泽东。谁都知道,当初用水晶棺把毛的遗体保存在十几亿人的圣地天安门广场上并不是毛本人的意思,虽然寄托了当时中国人的感情,但时过境迁,不能再把他与北朝鲜的金日成摆在一起,划归统一类人类了。再说,让他入土为安,让大家更安。他应该腾出那块风水宝地,让位给中华民族历史上的各位先贤,包括孔子、老子、孟子、墨子、荀子等等,还有在天文地理与文学艺术上延续了中华文明的人,还有从孙中山到那些同毛泽东一起打江山的诸位领袖如朱德、彭德怀、刘少奇等等,当然还有邓小平,这位中共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

 

改成中国先贤祠的毛主席纪念堂,毛泽东也可以同其他人一样站起来,不用躺在那里了。而孔子等也没有必要站在广场外围,眯眼对着喧闹的长安街,一副看不明白的样子。这一步应该走出去,这绝对不只具有象征意义的一步,它预示着中国人珍惜自己的历史与先人,愿意以博大宽容的心胸拥抱普世价值。

 

孔子站起来了,毛泽东也应该站起来,只有这样,中国人才能够真正站起来。

 

没有结论的结语

 

这就是我摔疼的屁股给我带来的一点想法,但我知道也许只不过是想法而已。屁股上隐约传来的疼痛,让我再次感觉到自己已经不年轻了,时不我待。可一些简单的事情,就有那么一帮人,宁肯让中国人一代一代的等下去,老下去……

 

还要等多久呢?我猛然想起——也许,我今天已经得到过答案,或者得到过启示?莫非希望就在他们的身上?那两个根本不知道孔子雕像在哪里的80后女孩?还有那位热心的80后男孩……

 

杨恒均 2011228 北京

走遍中国”系列之二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顶:703 踩:251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1.07 (1085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1.15 (1155次打分)
【已经有1991人表态】
1038票
感动
110票
路过
209票
高兴
82票
难过
77票
搞笑
268票
愤怒
116票
无聊
91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博主资料

订阅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