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 博客频道 >> 思想解放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十八大展望:推测与期盼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1715票 时间:2011年7月01日 17:12

在“走遍中国”的活动中,所到之处,都会被网友问到相同的问题:未来会怎么样?民主什么时候到来?记得我在香港大学演讲时做过一篇报道,题目是《未来不是用来推测,而是用来创造的》,大家可以找来看看。但一路上被问得太多了,本来是倾听各地网友意见的“走遍中国”变成了回答问题之旅,让我有些无奈。干脆,我就最近国家的发展稍微谈两句,也算是某种预测,集体作答吧。要声明的是,我没有背景也没有内幕来源,完全是凭直觉的预测,或者可以说是夹杂了我个人期盼的推测。

 

从乡村选举到党内民主:一步一步,向前

 

这次走遍中国集中在村委会选举与村民自治上,具体情况稍后会有另文介绍,总体来说,村民自治(选举)存在很多问题,几位有切身经历的网友甚至提出了激烈的批评,但我们应该认识到,村民自治制度是在30年前人民公社陷入绝境的时候诞生的,现存的很多问题不是执行了村民选举制度造成的,而是制度无法严格执行造成的,加上这种最底层的投票之上没有宪法、法治与人权的理念支撑与约束,又出现了被上面任命的镇长与县长作为“太上皇”,使得村级选举这些年一直停留在投票游戏的层面,这些年,又逐渐被不受“村民选举制度”限制的公权力肆意渗透,弄得不伦不类。

 

当然,我们一些精英也有责任,试问,在座的各位,还有那些关心民主的精英人士,有几个真正去深入关心乡村选举了?现在别说城镇精英不去村子里,就是村子力的精英,也大多背井离乡到了城镇,这让乡村选举如何能够更上一层楼,成为全国民主选举的试验田?

 

要打破村民自治面临的一些困境,肯定不是走回头路。我问那些对村民选举制度持严重怀疑态度的网友,回到30年前由上面任命村长,会有什么结果?答案很简单,即便那些非常不喜欢村民选举制度的网友,也认为那不是一个选择。我认为,提升村民自治的办法是向前看:首先,要严格执行村民选举法,用法治做保障,尤其要健全涉及选举的法律法规;其次,必需加大投入,包括目前看来同低层村民选举完全脱节的“精英”们的人力、智力投入,更要给乡村选举赋予“民主”的意涵,那就是用民主、人权与法治的理念来约束与规范这种选举,而不只是有了“一人一票”就万事大吉,必需完善把村民选举提升到村民民主制度上:民主制度大体说包括两个重要的方面:多数人投票选举少数人来管理自己,同时多数人始终对那些管理自己的少数人拥有有效的控制(监督)权,两者缺一不可。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要从根本上解决村民选举存在的各种弊端,必需从上面(上一级权力机构)而不是下面(村级选举涉及的人、政策等)找根源,只有在村级选举扩大到乡镇与县级领导选举的时候,村级选举中存在的问题才能得到根本性的解决。我个人认为,是时候把县级选举提到议事日程了。

 

当然,北京要提到议事日程上的选举可能并不是镇、县一级的选举,就我看,十八大是一个好机会,什么好机会?实行党内民主的好机会,这也是符合我党的切身利益的。毛泽东、邓小平虽然连续废掉了好几个自己选定的接班人(刘少奇、林彪、胡耀邦、紫阳等),但他们最终还是树立起了接班人(华国锋、邓小平、江湖等),在可见的未来,这种靠打江山的元老挥手一指搞定接班人的办法就难以为继了,如果不识时务,霸王硬上弓,很可能会出大乱子。那么,何不在十八大时,更改游戏规则,实行党内民主,选举产生最高领导人,或者政治局常委?这可是老杨头的“爱党之言“,良药苦口,不听拉倒!

 

当然,老杨头也有“私心”,并不完全是从共产党利益出发,而更多的是从人民和国家的利益出发(难得有一次三者利益竟然可以兼顾哦)。大家不妨幻想一下:党内最高层实行了民主,加上村级民主扩大到镇、县级,上下夹攻,在党内民主选举产生的伟大领袖指导下,实行了民主的民众从“农村包围城市”,到那时,我看不出上海、北京和广州等城市人,有什么理由拒绝民主选举自己的市长,或者对他们的领导人拥有实际有效的控制权。

 

到时,全国从最穷的乡村到最富的政治局都实行了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民主离我们还有多远”这个问题,还需要老杨头来回答吗?

 

重庆模式与广东模式:中国需要更多模式

 

有人可能会说,“党内民主”只是你的愿望吧,人家不搞,你又能怎样?我不能怎样,但我要强调一点,在没有了绝对权威的情况下,即便是党内的统治,也应该找到合法性,否则,凭什么由你来掌舵?而当枪杆子不再握在某一位打江山人手里的时候,枪杆子就不能随便玩了,合法性只能来自于“民主”,哪怕是小圈子里的民主。这几乎已经成了常识。正如我们组织一个社团,也需要靠选举来维持领导层的合法性一样。当然,这里的民主仍然是多样的,并不是完全是西方的那一套,甚至是地球上并没有出现过的。

 

没有了绝对权威的另外一个表现就是“各自为政”——注意,这里的“各自为政”可不是贬义词。例如,这两年出了一个重庆模式,批评的意见比较多,我也看不惯其中的一些做法,可是,如果从当今中国政治大格局来看,出现“重庆模式”本身并不是坏事,甚至是应该受到鼓励的。

 

自古以来,中国人只有在搞分裂,或者国土(香港、澳门)被人家占领后,才被迫弄出了另外一种模式,绝大多数时间里,都是一个“统一的模式”,在专制集权的皇帝时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要搞一个单一的模式,并不困难,到了毛泽东时代,这种单一的模式发挥到了极致:从偏远的人迹罕至的沙漠地带到繁华的大上海,这种模式甚至连男人们衣服与大姑娘的内裤都统一起来了。

 

毛之后的时代,尤其是21世纪,要想搞单一的模式实在是力不从心了,前段时间听中国的报纸说国外推出了一个“中国模式”,我到世界转了一圈,发现人家只是笑笑,原来是一些西方的不良文人们弄出来忽悠我们的。什么是中国模式?中国各地差别之大,超过了大家的想像,就连同一套法律与政策,在各地也有不同的解读。

 

我这几次走遍中国,只走到河南西部与湖北西部,拿来和北京上海、深圳比一下,我的老天,从生活水平、精神状态与思想意识,这能算一个国家吗?我这里没有说谁落后谁先进的问题,我只是想说,差别太大了。

 

讲个小插曲。我在河南西部走的时候,一位网友看到我翻墙看网页,很是紧张,他说一年前,他只是翻墙浏览了外面的几个网站,一个字没有留下,也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过,结果半夜三更,竟然被县公安局网警敲门,没收了电脑,还准备逮捕他。他托了公安的熟人总算摆平了这事,那网警不无遗憾地说,真是的,好不容易抓到一个政治犯!——上海、北京的网友看看,这是发生在和你们同一个国家的事吗?一个一刻也没有停止进行思想统一的集权国家,都会弄成这样,民主到来了,每个人都能够说话的时候,又如何能够千篇一律?

 

所以我认为,中国的民主化不妨从不同的“模式“入手,各地官员各显神通,各地民众各取所需。如果重庆人对重庆模式没有什么意见,人家喜欢唱红歌逛渣滓洞,喜欢集体行动,喜欢政府连思想都负责管理起来,有何不可?重庆模式不好,以前的模式就都好?相比于重庆领导耐不住寂寞,我更讨厌那些闷声发大财的家伙。

 

当然,就我个人来说,我更喜欢最近这段时间再次活跃起来的广东官员,以及从小平的深圳模式中试图发展起来的广东模式,这是一个顺应潮流、创新管理手段,尝试建立“小政府大社会”的模式。还记得我的那篇《富士康跑不了,但“国家”与“社会”在哪里? 》吗?你看看最近推出的《中共广东省委、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强社会建设的决定》,里面提到了鼓励培育、发展、登记新的社会组织等,让人耳目一新。

 

最近回到广州连续看了一些广东领导的讲话,也很不错,其中有一位省委领导鼓励官员多去读读博客,在说到“不负责任的网民”时,说出“只有有了负责任的政府,才会有负责任的网民”的话,让我吃了一惊,因为这是我去年在海外讨论中国互联网时的发言题目。

 

可见,我们有些地方的官员也能想到一些有意思的事。不要总是责怪“政令不出中南海”,我们希望营造一个各地官员能够领会“以人为本”的大政方针,结合各地实际情况,开拓新的局面,为什么全国都要按照北京海里的几个人制定的模式来生搬硬套呢?重庆与广东领导就不错,要是实行党内民主,他们两人都可以竞选总理甚至更高的职务。有人可能会说,你这样说不公平,有的领导在扎扎实实做工作——扯,你别愚昧了,什么扎扎实实,全中国13亿人谁不扎扎实实,可房价与通胀降下来了,贪污腐败比以前少了?人家忽悠你就算了,别自己忽悠自己,最高领导人不用“扎扎实实”,需要创新,需要改革,他手下才需要去扎扎实实地执行!

 

台湾与香港“政治特区”:“一国多制”又何妨?

 

说到不同的模式,我得提醒大家千万不要忘记台湾模式——虽然还没有统一,毕竟是中国的一部分,如果你觉得拿台湾不太靠谱,那么,香港模式如何?大家知道,如果不出意外,世界上最自由也相当法治的香港地区再过几年就要实行普选了,要先13亿人而民主起来。我觉得这是天大的喜事。尤其需要记住的是:这可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的一人一票的选举啊,大姑娘当新娘,头一次。

 

我当然希望这不是最后一次,很多看上去无解的难题,只要改变一下思维方式,往往就不难解决。香港的自由与民主对我们有什么启发?我们国家有一些自治区,例如西藏自治区,有人说,不能给他们自治,给了自治,他们就要独立,你这个思维要不得,你怎么没有想到,恰恰是给了它名不副实的“自治”,他才老是想搞事?香港有高度自治了,有几个人要独立?你不相信的话,试着取消“一国两制”,我保准六百万香港人中有五百万人闹“港独”。换个思维吧。

 

西藏可以自治,广东也可以自理;重庆可以继续唱红歌,如果重庆人民不反对,还可以折腾出新的红卫兵代替公检法去执行扫黄打黑的任务;和台湾一衣带水的福建更是没话说……台湾到时一看,神州大地上的民众都能够自主发展,和谐一片,只有台湾还勒紧裤腰带养活军队保卫自治,不划算啊,干脆,把劳民伤财的军队与外交权丢给北京,主动要求统一……只要我们领导人换一个思路,这样的未来不是梦啊。

 

有人一听说自治就想到了“国家”,简直如丧考妣,请问,在这种各地实行不同模式的情况下,“中国”作为一个国家,地位下降了?“国格”被削弱了没有?一个六百万人不到的香港,在全世界各地对提升黄皮肤中国人形象所做出的贡献,又岂是你北京、上海、和广州可以相提并论的?最近有朋友从新疆发来消息,说那里新上任的领导换了新思路,对新疆的治理见成效了。为啥不早点换思路,一定要付出代价后?下一个代价,还付得起吗?

 

鉴于以上所讲的,我对未来几年的推测,或者说是对未来几年的期盼,就是在专制搞不定全部,民主也无法普及的情况下,实行更多更有效的地方自治,发挥各地特色,必要的时候可以考虑“一国多制”,在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这种“各自为政”、“一国多制”之后,也许能够找到适合我们的“一国良制”。民主就是选择,从这个意义上说,民众选择自己的领导人是民主,民众可以在不同的地区与模式中做出选择,也是民主。现在常说的用脚投票,大家都到国外了,为何不在国内建立一些政治特区,让大家用脚来投票?当然,同时也可以设立几个特区,包括继续实行奴隶制的政治特区。不能排除,一些人还是更愿意当奴隶的。

 

还是那句话,换个思路吧,路就在脚下。

 

我寄托最大期望的不是上层高官,而是你

 

说到这里,一定会有网友一如既往地跳出来揭发我:你就一高级五毛,一直想着北京政权,为共产党着想。而且,你说到民主的时候,也是期盼自上而下,希望出一个好皇帝……

 

老杨头冤枉啊。不错,我认为民主这东西要上下齐力才行,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上层和各界精英的给力非常重要,甚至是必不可少,可这并不是说我整天寄希望在他们身上,摇尾乞怜。完全不是滴,如果真是那样,我不如到海外做个小生意,和大陆权贵勾结一下——且不说做生意,我就专门搞一个帮他们子女移民、转移资产的公司,也不错啊,更何况,我还有潜力去打通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移民局哦——然后,我等着这些当权者与权贵大发慈悲,把民主权力还给民众?当然不是这样,看看我这些年所作所为就知道了,我一直在最底层努力做工作。我最大的期盼还是更多的像我一样的普通人能够觉醒,并以各种方式追求自己的民主权利。

 

我不是一民粹主义者,但我相信民众的力量,尤其在民主这种事上,我坚信一个不言而喻的道理:如果民众自己不明白什么是民主以及主动要求民主权力,靠别人恩赐的民主,或者被民主,肯定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虽然我并不否认,历史上的民主几乎都是当权者与各界精英们建立起来并一直主导的,但没有民众的推动,这事也不可能发生。精英们喜欢并主导民主,但如果没有大众的推波助澜,他们肯定更喜欢专制与独裁。

 

最后回答一个网友反复问到我的问题:你对那些当权者与权贵们寄托希望,会不会“Too simple too na?ve ”(太傻太天真)?我给你讲一个真实的小故事吧,四年前,我曾经和一个同仁组织的旅游团到国外旅游,这个旅行团有体制内的编辑老总、著名作家与时评家、大小商人等等,大家思想理念也比较接近,即便是体制内的,也大多保持中立,或者看到了问题,不方便多说,唯独有一位体制内的老总级的人物,是现存体制的铁杆粉丝。他虽然只是副厅级,可比我见过的国家级、部长级领导人更钟情于这个体制,小权在握,如鱼得水。整个旅途中,有好几次,他和我们争起来,弄得都有些不欢而散了。

 

那是四年前的事了。现在,这个故事有了一个新的结尾:那次旅游的所有的人都过得不错,唯独有一位,也就是那位体制内的总编辑,目前被检察院扣留审查,估计不久就会因为贪污腐败与渎职罪被判刑。——想起来是不是有些冤枉? 怎么会是他?

 

很简单,他Too simpletoo na?ve ”,从他舌战群儒中,我就发现,他和我见过的其他一些所谓维护现存体制的体制内人物不同,那些人维护体制是不得已而为之,或者是口是心非,为了赶快赚点钱、寻找后路,而这位主管一份相当不错的报纸的社长兼总编,却傻到真正相信这个体制,从而相信自己在体制内做什么事,都会没有事,他比我们强大。他蔑视西方的民主,蔑视民主监督,他甚至不会把自己的子女送到西方去受苦受难……他不是口是心非的人,他是真的相信这个体制,甚至认为我们中有些人是不得志而批评这个体制。

 

这个故事如果还不能让你开窍的话,你不妨去牢房访谈一下所有被抓起来的贪官污吏,他们都是太相信这个制度了才出了事,也是这个体制的牺牲品。这个体制抓捕的体制内人士要远远多于所谓体制外的异议人士。这些被抓的体制内人都忘记了专制制度的基本特征:它在普遍压制民众的同时,为了维系自己的血腥运作与平息日积月累的民怨,往往会更加残忍地折磨为它效劳与卖命的奴才们,用他们的血来润滑这部专制的大机器。

 

懂得这个道理,我们就不难明白,为什么俄国到现在还有那么多人怀念斯大林,而普通的中国草根中还有相当一部分在想念毛主席,因为他们两人为了维系那个不人道的体制,虐待自己人的残忍程度远远超过他们对待普通百姓。你看看斯大林都杀了什么人?将军与高级干部、高级知识分子。你再看看文革的受害者,明显的受害者大多是统治集团或者为他们效劳的人。所以,那个体制内真正聪明的人,都是在骨子里信奉民主、自由、法治是人类的大趋势的官员们,虽然也贪污腐败,甚至更加严重,但他们很少会把自己弄进监狱,而且,还会把子女纷纷送到国外,寻求后路。

 

回顾历史,放眼世界,这样的道理应该不难明白:一个不好的制度,生活其中的人都会付出代价,只是迟早与多少的事,而最终要付出更加惨重代价的,往往是统治者自己。这个道理都明白了,我就不想再啰嗦了,否则就泄露天机啦。大家一齐给力,不妨就从各地的“模式”取代所谓的“中国模式”、从乡村选举到党内民主做起吧。

 

走遍中国”系列之六 (上海网友根据老杨头两次谈话整理,有增补)

 

杨恒均 2011717 广州

《黑眼睛看世界——一个民主小贩眼里的世界》全国各大书店有售

网络销售请点击这里:老杨头的货摊

《家国天下》最新签名珍藏版:当当网

《家国天下——民主离我们还有多远》民主小小贩的货摊:淘宝剩下来的“绝版”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顶:200 踩:8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89 (371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31 (428次打分)
【已经有636人表态】
288票
感动
52票
路过
73票
高兴
33票
难过
42票
搞笑
58票
愤怒
44票
无聊
4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博主资料

订阅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