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 博客频道 >> 活动回顾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对话杨恒均:你为什么不反击那些攻击你的人?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2252票 时间:2011年9月08日 11:03

以下内容来自2011/9/7 腾讯新闻微访谈系列第48期“杨恒均与《黑眼睛看世界》,内容分段是受微博140字为限。地址连接:腾讯微访谈

 

微博友:我看你博客有五年了,还记得第一看到你文章的感觉:如获至宝、如沐春风,可以说我从你这里知道了什么是民主、自由,你是我的启蒙老师,可是这些年下来,你一直在那里絮絮叨叨讲类似的故事与相同的道理,我感觉没有味道了。你能不能讲一些新的、更深刻的东西?

 

老杨头:真难为你,竟然一看就是五年,如果悟性高一些的,看一两年,甚至几个月就不用再读我的文章了。我几年如一日地写差不多一样的东西,一来是受我自身水平限制,我只会写这些;二来也是因为我认为这是最适合我写的,也是对我的读者最重要的东西,所以,我只写这些。

你刚说我的文章对五年前的你是很有用的。现在渐渐发现“没有味道了”,我想我应该恭喜你,因为你走得很快,也走得很远。但你要明白一件事,你也许已经是高中生,或者是大学生,甚至是博士后了,可你不会回到小学去对你的小学老师说:你为什么至今还在讲这些浅显的东西?

 

微博友:你这样一直写到底有多大的作用?又有多少人在看?你能够影响多少人?按照你这样的速度,什么时候能够把民主从纸上写到现实社会?你为什么不去做一些实实在在争取民主的工作?

 

老杨头:我不知道你说的实实在在的争取民主的工作是指什么,“民主”两个字的字面意思是“人民当家作主”,如果大多数甚至绝大多数人民不但不想当家作主,甚至根本不关心民主的话,你想做什么实实在在的工作去争取民主?你为谁争取民主?我个人觉得,最实实在在的工作就是让更多人觉醒,让他们认为自己需要民主。

没有一场民主的启蒙运动,靠一些人去为大多数人争取民主,民主到来了,恐怕又是一次“为民作主”。互联网为当今的中国提供了一场快捷的“文艺复兴”与“启蒙运动”的平台。当然,一个写作者的作用是很有限的,影响不了多少人。

不过,去年有一个网友和我有这样一段对话,他质问我,你一年可以影响多少位青年?我根据自己收到的回信与博客的留言,稍微想了一下说,大概可以影响一千人吧。他笑了,又问,一年才一千人,给你十年,才影响了一万人。我打断他说,十年不够,但你给我一千年,给我一万年,你算一下,我能影响多少人啊?

他听后大笑地说,哈哈,痴人说梦,给你一万年、十万年,你当然可以影响更多人,最终会所有的人,但你能活一万年吗?我没有说话,而他很快就停止了笑,明白了我的意思,你明白了没有?

我想,等到更多的人明白了这个道理,不到十年,也许不到一年,民主就到了每一个人的心中。我们现在很少有人再提“愚公移山”的故事,因为在当今社会,借助现代科技,或者许许多多“愚公”一起的话,移动一座山实在是小菜一碟。

 

微博友:你好像孙悟空一样从石头里跳出来后,我不否认你得到了一大批网友的追随,但也有为数不少的网友批评你,甚至有一些很有名的人在网络上写文章严厉批评过你,可我几乎没有看到你写文章回应他们。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我赞同你对批评者有一种大度与包容的态度,但一律不回应,会不会走向反面,表明你轻视批评者?

 

老杨头:我对网络上对我的各种批评甚至攻击与辱骂,总的来说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尤其是针对我文章中观点与论证的指正与批评,我几乎都认真阅读两遍以上,有时马上同批评者沟通,更多的时候是在下一篇文章做一些回应。

但可惜的是,过去几年里,就我文章的批评与争论并不多,反而是一些网友一上来就从动机与人格上说事,我要说的是,即便是这样,我也会认真思考他们的话,只是我没法回应,我总不能一看到骂我汉奸的就出来澄清我是爱国的,然后向国旗鞠躬,拿鞋板抽自己吧?

我要声明的是,只要批评我的人不是掌握公权力的,只要这些人不把威胁付诸行动,我都认为他们对我的批评,与我对权力与政府的批评一样,属于言论自由与公民权利的范畴。所以,我要真心说一声,欢迎继续对我的批评和攻击。

 

微博友:你是博士?你有什么学术成绩吗?你都做些什么学术方面的工作?看你的简历上写到你在智库工作,有时又经常换来换去,你有什么突出的贡献,或者学术著作吗?

 

老杨头:真是那壶不开提那壶,说到我的痛处了,我是博士没错,并且是西太平洋边上澳洲悉尼科技大学的一个博士,但实事求是地说,我真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学术成就,我曾经想到西方的大学搞研究,就因为自己拿不出什么学术成果而始终不敢申请。

但博士毕业了不一定都有学术成就,有些从事一些非学术的工作,例如在公司企业,政府部门等,也包括智库研究中的一部分工作,这也是我比较拿手的。我为什么对智库工作拿手,说起来话长,而且有些复杂。可能像我这种跨行业、跨国家、跨文化的智库研究者不多吧,总之,我很拿手。

只是后来我的兴趣有些变化,我更喜欢写一些天马行空的东西,例如网络小说啊,博客啊,者当然会影响我的正职工作,例如智库研究工作。不过,这两者其实也有相通之处,智库报告是给统治者看的,而博客则是给普通民众看的,你都想影响他们,说服他们。殊途同归吧。

 

微博友:你的经济来源是什么?你写那么多博客,都是免费的,而你经常周游世界,你哪来的那么多钱?你应该好好把这件事说清楚。另外,其它没有那么有钱的人,是否可以学你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老杨头:考,又来这个问题了?我都回答N次了,每次回答这个问题,就会引出更多的问题,而我越是诚心诚意回答,越有人认为我“装B”。好吧,听着,我再回答一次,希望是最后一次,我的经济来源于我的工作。

在互联网出现以前,我像所有人一样工作,互联网出现后,我多了一份没有工资的业余爱好,就是互联网写作,为此,我在现实社会中的工作就受到影响,就会缩水,但这没有影响我的人生。我喜欢钱,非常喜欢,但有时,你也喜欢其它的,例如追求理想之类的不能赚钱的事,这时,你要学会忍痛割爱,减少对金钱的依赖。

我到全世界走,都是由邀请方出钱去参加会议之类的。有时也接受信得过的朋友的资助,刚刚到西藏是北京朋友出钱,到希腊则是好友信力建出钱。所谓信得过,就是不损害国家利益,钱来得干净。

我想对想学我的朋友说,很容易,有我这个学历、经历与年龄的中年男人,至少应该有两三套房子吧,或者一两个花钱包养的情妇,卖掉一套房子,或者辞掉一个情妇,节约下来的钱足够你躺在家里阅读五年,或者供你一年之内行走50个国家。

只是,绝大多数人无法悟透,大多数人一开始都是为了理想而去赚钱,不久后,赚钱与攒钱就成了他们的理想。我只是一个有些傻B的理想主义老男人而已。这难道真那么难以理解?

 

 

2011/9/7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顶:255 踩:114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26 (58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22 (591次打分)
【已经有712人表态】
134票
感动
82票
路过
181票
高兴
45票
难过
59票
搞笑
85票
愤怒
63票
无聊
6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博主资料

订阅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