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 博客频道 >> 思想解放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国社会缺乏核心价值观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2162票 时间:2011年10月20日 22:31

下面这篇题为“如何评判网上吵架?谁是裁判 ”的博文写好上传后没有多久,我就看到“十七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公报全文”,这次会议全会研究了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全会对推进文化改革发展作出了部署,强调要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巩固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道德基础……

 

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兴国之魂,是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精髓,决定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方向。必须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融入国民教育、精神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全过程,坚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引领社会思潮。

 

这是一则特大喜讯,我在微博这样写道,大家知道我是一直在批评中国缺乏核心价值观的人,也在为此不断努力,我的博文几乎都是围绕“核心价值观”在转。中国经济发展了,我们的富人手里有钱了,我们的“天宫一号”上天了,我们的军队远征了,我们的国家崛起了……总之,外国人有的,我们几乎都有了,即便不能一模一样,但也山寨得有模有样,可我们心里都很清楚,我们和人家还是不同,我们还和人家有相当一段差距,别说我们的拆迁,干部的贪污腐败,就拿山东那个盲人的传奇故事,还有广东佛山对小悦悦见死不救的悲惨故事来说,你敢说你已经现代化了,你有脸和世界上文明的民族平起平坐?

 

这一切说复杂就复杂,说简单就简单,我们中国人不缺胳膊,也不少眼睛,我们聪明勤劳还特别会搞阴谋诡计,地球上有路的地方就有日本人的丰田车,地球上没有路的地方都有我们中国的移民与偷渡客……可我们还是和人家不一样,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挑简单的说吧,就是我们缺乏一个核心价值观,没有一个上下都认同,全民都拥戴的核心价值观。我已经写了好多文章阐述这个问题,还搞出了一个系列,很多网友不明白,说你怎么不关心现实中的一些问题,老谈什么“核心价值观”啊?我说,孩子,不谈核心价值观,其它的一切都成问题!人,区别与动物的就是我们能思想,我们有理想,我们拥有价值观,我们不是行尸走肉,如果不谈核心价值观,有什么现实的问题比这个更值得谈?再说,离开核心价值观,你谈再多现实的问题,有个屁用?

 

现在,我们国家终于也认识到,要重建我们的核心价值观,作为我党和政府管理社会与人民的法宝。于是,我认真地读完了会议公报,又搜索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几个字——

 

没关系,也许我脑袋进水了,或者我暂时性脑残?好在还有网友,还有微博啊,我不懂没有关系,我可以问你们嘛,于是,一代宗师老杨头不耻下问,在微博敲出了这样的问题:各位,不好意思,北京开会了,要准备建立与推广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可我反复看了好多遍,还是搞不清楚,弱弱地问你一句:什么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捏?

 

我的天啊,敢情脑袋进水的不止我一个啊,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留言都在反问我:唉呀,对啊,什么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老杨头都不知道,我们咋知道?也有极少数给出了答案:是不是三民主义?是不是林肯的民治、民享、民有?是不是自由、平等、公正、公平?

 

这些答案显然都不正确,这些几乎都是“普世价值”,是我们一些人讨厌并且批判的,并不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于是更多的网友提出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五讲四美三热爱?八荣八耻?毛泽东思想?列宁主义?毛主席语录?科学发展?三个代表?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

 

这些都是指导我们思想,或者统治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与行为准则,如果说是核心价值观,显然牵强附会了,且不说有些说法互相矛盾,而且大多提法让人根本搞不懂是什么东东,普通老百姓如何拥抱?更值得商榷的是:一个国家与民族的“核心价值观”不应该是某一代或者某几位领导人提出的一些观点与看法,甚至不能是他们的治国理念,领导人总是要换来换去的,你换了,我们的核心价值观怎么办?也得跟着换?总不能过几年就开一次会:各位,大家都来换核心价值观哦,不换核心价值观就让你换位置,反对新的核心价值观就让你换脑袋——这样不行,这不是核心价值观,这成了核心们的价值观,甚至是“黑心”的价值观。

 

我支持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的建立核心价值观、倡导核心价值观,但我认为一个国家与民族的核心价值观一定要有道德基础,有群众基础,有社会基础,而且在政治上是符合历史潮流的,只有这样的核心价值观,才能够被民众自愿接受。任何国家与民族的核心价值观,都不可能是靠灌输,更不可能是靠“教育”与“强迫”来普及的!

 

所以,我建议各位网友,在关心你身边发生的违法乱纪、贪污腐败、丧心病狂、人情冷暖等等事件的时候,也要关注北京的会议,关注未来一段时间,你会被一种什么样的“核心价值观”来管理与统治,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下面请你回答我:你认为什么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你认为应该是我们国家的“核心价值观”?你自己现在的价值观是什么?这个价值观让你面对被车碾过的小悦悦时,你会如何反应?当我们都可以自由拥有我们选择的价值观,当我们都不约而同地从善如流地拥抱一种公认的核心价值观的时候,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我们的未来,会不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杨恒均 20111019

推荐:重建我们的核心价值观系列(点击下面文章标题进入)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附录:如何评判网上吵架?谁是裁判?


不停有网友问我对网上的“吵架”怎么看,又有网友注意到我从来不吵架,对那些前来挑战的网友也不回应。所谓“吵架”,无非是大家意见不合,看法不同后,展开的激烈争论,有时会发展到对骂甚至打架。你要去吵架的理由无外乎说服对方,或者让大家知道你是对的——既然吵架,就有这样的问题:谁来裁判吵架双方的是是非非?判断吵架输赢的标准又是什么?如果没有标准,没有裁判,你和人家吵架,意义何在?

 

吵架犹如比赛,如果没有裁判,没有标准,自然不可能有任何结果。于是我们看到,目前大陆网上的吵架几乎99%会发展成恶性的攻击与辱骂,很少分出对错,更没有人会从善如流或弃暗投明。听说最近一些作家与教授还发展到要单打独斗,相约去“决斗”——完全可以理解,西方也曾经有这样的阶段。这个阶段的特点是缺乏判断吵架的标准与最终的“裁判”,吵架的双方自说自话,“鸡同鸭讲”,“对牛弹琴”——这里不是说鸡比鸭强,或鸭比鸡壮,而是指他们不是同一类动物,说不到一起去。

 

中国古代并不是没有标准的,例如文化人“吵架”的标准是“孔孟之道”,而在“孔孟之道”的上面还有皇权,那是几千年来人世间一切争吵的最终“裁判”。无论你吵翻天,觉得自己多有道理,或者受了天大的委屈,只要皇帝老爷不高兴了,就可以把你活活阉掉(例如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历史学家司马迁),或者用文字狱把你满门抄斩,株连九族(这种例子举不胜举)。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文化人之间始终没有出现激起思想火化的大争论,中国文化也就波浪不惊,四平八稳。这不仅仅是中国特有的现象,世界其它地区几千年的古代历史,也大抵如此,在“神权”与“君权”时代,神的意旨与皇帝的话儿,就是决定你输赢甚至生死的唯一标准。

 

西方经过近代的文艺复兴与思想启蒙运动,逐渐进入到现代社会,也就是孙中山先生说的“民权”的时代。在这个时代,吵架的标准也推陈出新。保障民众权利的《宪法》与一视同仁的法律取代“神权”与“君权”,成为人世间的最高“裁判”。百年前中国最伟大的思想家严复先生本来是清政府派到英国学习“器物”的(理工科),可他有一次走进了英国人的法庭,大吃一惊,原来英国人都是在这里讲理的?原来吵架、讲道理还能这样玩啊?结果,他开始研究西方的文化与政治,成了一代思想宗师。

 

在文明社会,当一些文化人吵得死去活来,忍不住互相诋毁与使坏的时候,其中一方可以告上法庭,讨个说法。而如果不涉及人身攻击,只是一些观点与意见的话,起作用的就是道德标准与价值理念,尤其是一个国家的国民拥有的价值理念——或者说核心价值观,就是不可碰触的底线,这些都表现在《宪法》里,是任何文明国家判断是否的最高标准与“裁判”。

 

在有了新的标准与“裁判”之后,虽然我们看到西方与台湾的政界、文化界好像很乱,争吵各方会就一个观点争得云里雾里,有时绕圈子绕得你头昏眼花,但到了最后,几乎都能“水落石出”,那个观点一定是更符合民众所拥戴的价值理念与宪法精神的。

 

过去百年,中国处于五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西方的枪炮与思想摧毁了“孔孟之道”与“皇帝一言堂”加给我们的“是否标准”,却并没有建立起一套大家都公认的价值理念。毛泽东掌权时倒是建立起了一切以毛泽东思想为判断标准的体制,那时,“毛主席语录”就是圣经,就是宪法,所以,当时所有知识分子之间的争论,最后都以那些不符合毛泽东思想的人自杀、投河或者被打翻在地收场。

 

小平上台后,展开了真理标准的大讨论,知识分子们热热闹闹争论了一段时间,眼看中国就要弄出一个新“标准”与新“裁判”,小平突然发现苗头不对,按照这样搞法弄出的“标准”,他不但不能再当“裁判”,而且首先他自己就可能不符合新“标准”的要求,于是,他老人家马上用枪杆子压下了笔杆子,并随后发出了“不争论”的号召。

 

从那以后整整二十多年,我们的社会基本上没有了判断是非的价值标准,也失去了大家都信赖的“裁判”,当然“发展就是硬道理”、“稳定压倒一切”一直是政府管理社会的指导方针,可涉及到政治、文化与社会的各种争论,我们仍然没有具体的判断标准,更没有大家认同的“裁判”。这就是过去二十多年我们所处的大环境。

 

在这种大环境里,谁掌握了权力,谁有权解释那个模糊的“发展就是硬道理”与“稳定压倒一切”,谁就是最终的裁判,谁就是度量是非的标准。好在后十年,我们有了互联网,一个天生适合争论与吵架的虚拟场所。可以这样说,我们在虚拟的世界里多少拥有了西方人在现实世界里拥有的一些自由言说的工具与权利,我们终于有了一个“吵架”的场所!

 

可西方人的言论自由不但是有边界的,更是有判断标准与最终“裁判”的。我们常常看到西方政治人物,尤其是两个党派之间争吵,甚至会发展到在议会里打架,可大家要注意,即便打得不可开交、头破血流,他们拥戴的标准也是一模一样的,那就是民众拥护的公正、公平与自由、民主,而且最终的“裁判”始终在那里,那就是《宪法》与民众:公民在《宪法》的规定下,用手中的选票决定政治争论双方的输赢。

 

在中国就不同了,有些吵架发展到辱骂与诬陷,大家又不太相信法院,《宪法》也成为摆设,再说,没有选票,也没有拥抱符合历史发展潮流的价值观,仅仅靠民众的“围观”,也自然无法成为吵架的“裁判”,否则,过去一百年的历史里,历史为啥一再错误的“选择了XXX”?

 

有人可能会说,我们现在“吵架”不就是为了吵出一套“标准”吗?这个我不反对,我自己的文章几乎都是“吵架”,只不过是同强权吵架,同那些试图用权力来主宰一切的权贵们“吵架”。可在目前在这种大环境下,我认为同那些和你拥有完全不同价值理念的人吵架,是没有多大意义,浪费时间的。历史上,两种完全持有不同价值理念的人很难靠“吵架”达成理解与一致。

 

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言论自由。有了言论自由,你就可以去传播认为适合中国民众的价值理念,无论是毛泽东思想还是孔孟之道,又或者自由民主、公正公平等等。任何一个社会都存在三种人,一种是代表文明的人,一种是反文明的野蛮人,另外一种则是沉默的大多数,可称为“蒙昧人”、麻木的人。历史是进步还是倒退,就是文明人与野蛮人争取“蒙昧人”的斗争。

 

因此,无论我写文章还是吵架,都只针对那些有希望醒过来的同胞。至于那些逆历史潮流的野蛮人,文章对他们毫无用处,吵架更是陡增你自己的不快,他们唯一听得懂的语言是拳头与飞机、大炮,唯一能够让他们认输的是觉醒的大多数。等到大多数都觉醒的时候,就有了判断是非的标准,也有了评判吵架的裁判。

 

杨恒均 20111018

 

推荐链接:

 

微博互动:透过黑眼睛,看人间万象

读药周刊:民主是为更好地生活

豆瓣读书:黑眼睛看世界

网易书库:黑眼睛

新浪读书:一个中国人眼里的民主世界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TAG: 价值观 中国社会
顶:143 踩:144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23 (572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22 (542次打分)
【已经有761人表态】
216票
感动
55票
路过
98票
高兴
81票
难过
96票
搞笑
62票
愤怒
81票
无聊
72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博主资料

订阅我的博客

相关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