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 博客频道 >> 自由民主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3230票 时间:2012年6月24日 19:19

“路边谈话”系列:端午节与韩国华人网友交流

这次到韩国首尔参加国际媒体会议,特意带上了这本韩国前总统金大中的自述《为了民主,我不后悔》,是由中央编译出版社推出的。这本书只有200页,浅显易懂,看书快的朋友,恐怕一天就能看完。看第一遍的时候,我就被吸引住。正如一些网友读了我的博文后在留言中的感叹:老杨头,你说出了我想说而没有说出来的话耶。我当时读这本书的感觉也是:金大中先生,你说出了我想说而没有说出的话哦。

 

下面我与大家分享一下这本书的一些段落和句子,加一些点评与发挥。我不但赞成金大中先生的思想和观点,对他的行为更是敬佩不已,但在少数几个观点上,我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想必大家对金大中先生不陌生吧?金大中先生从政期间,六年在狱中度过,十多年过着流亡和监禁生活,被判处过死刑,生命多次受到威胁,但他说:“所有这些我都视为必经的磨难、为争取民主必然要付出的代价”。

 

好,金大中先生回答了我的问题,也同样回答了你们刚才问我的问题。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我被多次问到这样的问题:你逆权势而为,在一个不允许民主的地方推广民主理念,你不害怕吗?你的勇气来自哪里?

 

勇气来自于信念

 

让我们看看金大中先生的言说。他在“一个胆怯者的勇气”这章里坦诚自己是一名胆子很小的人,他去追求民主,多次冒生命危险,并不是他天生无所畏惧,比别人勇敢,而是正好相反,他的勇气来自于他的追求。他说:“我不过有这样一个信仰:即使害怕,也要把该做的事做下去。这种信念本身并不是勇气,但是能给人勇气,正是这种信念帮我克服了与生俱来的畏惧与胆怯。”

 

我深深认同“信念给人勇气”的说法。我自己也是一个天生胆小怕事的人,骨子里还很自私,但当我认准了目标,并深信这个目标对国家、对大家都有好处的时候,我自然而然地变得勇敢了,这种变化甚至连那些对我知根知底的亲戚朋友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我确实变得更加勇敢,甚至无所畏惧,这种勇敢深植于信念之中。

 

对于那些天生神勇的人,他们也许不需要依靠信仰与理念就可以去两肋插刀、勇往直前,可正因如此,我们也许反而搞不清:他到底是天生的“反骨”,喜欢冒险、不怕死?还是因为对信念的执着与坚守?所以,我想说,胆怯者的勇气,可能才是真正的勇气,这种勇气,是发自人性深处的。金大中先生说:“我深信,追求民主该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权利,一入嗷嗷待哺的婴儿渴望母乳。”只有这种深信不疑的信仰,才能让他九死而不悔。

 

“怎样实现”和“实现什么”同样重要

 

在谈起自己选择的人生道路时,金大中先生说,怎样活着比实现什么更重要,“对我而言,坚守一颗良心活着最为重要,但只有将良心付诸行动时,才能拥有真实的生命。”金大中先生一直努力将“怎样实现”放在“实现什么”前面,我深有同感,对于决意要在中国推行民主的朋友们,应该把“如何实现民主”与“最终实现民主”放在同样重要的地位,时时反省。

 

当我说金大中先生讲出了我的想法时, 一定有读者暗笑我竟然把自己同一个总统相比。其实,这本书的文章都是金大中当选总统前,已经宣布退出政坛后写的,那时他九死一生,浑身都是创伤,大多数民众依然不理解他,没有投票给他。在一些人看来,追求民主一生而得不到“民”的支持,显然是一个悲剧,所以,他的自述的书名才会用“为了民主,我不后悔”,表明了他对追求民主的态度。

 

我对这位伟人的所有尊重都在于他当选总统前,在于他为韩国民主政治付出的代价与对理想的不懈追求。说实话,我并不认为他在总统任上做出了什么突出的贡献。正如我对曼德拉的尊重,和他是否成为总统无关一样。对于你们这些年轻人,我认为,这一生你将走多远、抵达哪一个终点,远远没有坚持走正路、持之以恒地走下去重要!

 

金大中先生一生的经历也向我们展示,一个有理想有信念的人是可以在逆境中前行,在逆境中也会有所收获的。被关在监狱时,他不但没有灰心丧气,反而利用这个机会广泛阅读(他最喜欢的书也是我想推荐给大家的:汤因比的《历史研究》),这些阅读对他实现理想功不可没。我很理解他后来的感叹:真想再次回到监狱,因为那里可以安静地读书。当然,这是韩国,到了中国恐怕就不行了,会有“躲猫猫”等意外发生的。

 

要分清宗教与政治两个层面的宽容

 

宽容,可能是金大中先生留给我们最大的政治遗产。他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就在去执行死刑的路上,他留下了遗言:“不要进行任何政治报复。民主化一定会到来,带着希望和勇气战斗吧。但是诸位在胜利之时,请遵守我的遗言,不要进行任何政治报复。”金大中先生是基督徒,他的宽容充满宗教情怀的。

 

金大中先生主张妥协与宽容,曾经倍受争议,但同时也有人指责他“偏激、强硬”。实际上,在他一生中,有时是宽容,有时却是“强硬”,更多的情况下,是对他人宽容,对自己“强硬”。例如他多次拒绝当局给他的诱惑,其中包括以副总统的职务来说服他放弃对抗,但他都因为政治理念的不同而不肯妥协,更说不上宽容。可当他最终被选上总统后,当他拥有可以惩罚那些反对民主的人的权力时,他却宽恕了那些多次要置自己于死地的前任总统与军政府人员,并对前任总统在经济发展上取得的成绩予以高度的评价与肯定,就凭这一点,恐怕连西方的总统们都自叹弗如。

 

关于宽容,我想多说两句,因为最近又有海外人士提出要宽容,也引起了新一轮争论。我主张,做人要宽容,不可固执,更不要偏执,认清目标,坚定不移,实现目标时要坚持原则,在方式方法上不妨学会灵活与妥协。作为一个政治人物,更应该宽容,但要分清宗教里的宽容与政治上的宽容。宗教的宽容基于博爱,几乎是大爱无边的;但政治上的宽容却必须与原则、法律相连,不可偏废。大多数宗教都会无条件(或在罪人口头忏悔后)宽恕罪人,但世俗的现实社会里,对于邪门歪道与屠夫们,则一定要绳之以法。“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也同样适合我们这里讨论的宽容。

 

宽容需要智慧,宽容要有限度,宽容的目的是和解与和谐,而不是屈从邪恶,更不是纵容犯罪。就拿金大中先生的经历来说,他同军政府的斗争就没有妥协过,更说不上宽容——如果他真宽容了依然掌握权力,正在践踏人权、破坏民主的军政府,他也就不用去抗争,干脆直接选择去妥协、去当副总统好了。金大中的宽容集中地表现在他掌握了权力,对手已经被迫退出政坛并逐个得到法律制裁之后。我们要避免搞混因果——有真相,有悔罪,才有妥协,才有宽容,而不是在罪人尚在犯罪时就奢谈宽容。

 

宽容是一种品德,而不应该当成一种政治工具,用作政治交换的筹码。我们可以宽容一位受到惩罚、有悔罪表现的强奸犯,给他从新做人的机会,但你不应该对一个试图一再强奸你的现行犯说:我宽容你,换取你不再强奸我,好吗?

 

我们需要中国的金大中

 

提到金大中先生是基督徒,一定有中国读者会激动,说我们这里没有产生金大中的土壤,也没有孕育民主的历史文化。实际上,飞机上重读这本书,我最大的感触是,金大中先生信仰上帝,但他的文化根基却深深扎根于东方的儒学文化之中。

 

在阅读此书的过程中,我对金大中的感情也从好奇到好感,又一步一步到崇敬,其中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阅读完他的自述,已感觉不到他是一位“外国”总统。在这本自述中,他引用最多的不是西方的经典,也不是圣经故事与教诲,而是中国古代的儒家文化、思想大家的名言名句。你不妨看一下过去六十多年里任何一位中国政治领导人的自述或传记,你几乎找不到几句中国文化的精华,反而充斥了外来的意识形态与僵化的语言表达。

 

然而,金大中先生毕竟是韩国人,一位深得东方文化精髓的儒者,一位为了信念与理想勇往直前的斗士,一位对自己“强硬”、在原则上决不妥协的政治家,一位对他人宽容的基督徒,一位“为了民主、我不后悔”的韩国人……

 

我们需要的是中国的金大中。

 

(此文根据杨恒均与韩国华人网友聚会时的谈话整理)

 

杨恒均 2012623日 端午节 韩国首尔 

杨恒均启蒙与教育智库正式启动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顶:386 踩:144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59 (831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4 (736次打分)
【已经有1133人表态】
569票
感动
79票
路过
107票
高兴
76票
难过
73票
搞笑
76票
愤怒
82票
无聊
71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博主资料

订阅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