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 博客频道 >> 情感部落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地主老爸放言:又到了打土豪分田地的时候啦!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热度1207票 时间:2009年8月23日 21:08

大右派喊出了小左们的心里话……

 

我的爷爷是拥有三十亩地和近十头耕牛的小地主,我的老爸从1949年参加工作起就是排名“臭老九”的中小学教师,可想而知,地主家庭加上教师身份,天生一个右派。这一点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所以文革中人家把老爸当右派修理,我觉得一点也不冤枉。如果你没有见过我老爸,看看我这“无出其右”的德行,也应该明白了,有其父必有其子嘛。

 

今天陪老爸吃饭后送他上火车,他告诫我注意安全,又和我讨论起中国局势,说到后来,这位最近一直教诲我做人做事写文章一定要平和客观的老右派突然压低嗓子放言道:儿子,中国又快到了打土豪分田地的时候啦。

 

我大吃一惊,说,你怎么会这样想?老爸说,不是我这样想,我活了八十多岁,越看越不对头,再这样下去,唯一的结果就是再来一次打土豪分田地,不,现在是打富豪分房产……

 

我 警惕地打量老爸,看到他两眼比我的还炯炯有神,排除了老年痴呆和大脑错乱的可能性。他看到我今天第一次集中了注意力,也来劲了,开始阐述自己的观点:想当 初你爷爷也没有犯啥事,就是拥有靠劳动挣来的三十亩良田和几头身强体壮的耕牛,人就被打倒了,田地就被没收了,这还不说,在文革中,我们全家人继续为三十 亩地和几头耕牛遭罪。其实,那三十亩到现在几乎成了不毛之地,那几头牛分给村民,谁也没有富起来啊。可是,现在不同了,你看多少贪官污吏,腰缠万贯,几个是靠合法得来的?如果再来一次打富豪分财产,我们中国老百姓不就一下子真正富裕起来了?

 

我差一点被老爸的话雷昏过去!我的地主老爸,我的臭老九老爸,可是我认识的最顽固不化的老右派啊,可是,今天他竟然口吐狂言,像一个小左愤一样说出这样的话?  

 

父亲可是亲眼见到自己的家产被没收过的,虽然经过60周 年的改造,加上我常常用他家的三十亩地和几头耕牛讽刺他,说如果当初不是共产党打土豪分田地,把他赶出了农村赶上了革命的工作岗位,我现在也许还在脸朝黄 土背朝天地给我爷爷留下的三十亩地施肥呢,可我看得出,老爸对那种分田地的做法还是有一定想法的,我想这也成了他右倾的根源。

 

问题在于,在活了八十年后的今天,他竟然说,他此时此刻看到的中国唯一的出路,竟然是再来一次打富豪分财产……

 

中国的左派和右派们

 

然 而,我却能够理解父亲,这和我对中国左右两派的观察也相吻合。在当今大陆,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基本上都算是有理想有理念的派别,他们的共同点是对当今社 会现实的看法大同小异,对贪污腐败的痛恨都咬牙切齿,以及对政治体制改革的愿望都特别强烈。差别在于,左派们在看到这些问题后,总是回头在历史上搜寻答 案,眼光始终没有放到960万平方公里以外,于是他们怀念几千年前的圣君明主,意淫毛泽东时代的清正廉洁。

 

当 然,虽然被一些网友喊成“大右”,我其实对右派,包括一些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看法也是有所保留的,例如他们的眼光倒是前瞻的,能够看到中国以外,特别是能 够透过历史看到未来,甚至有些人开始仰望星空了,可是,在对很多具体事情的处理上,他们对脚下的路和身边的人,往往忽略了,至少关心不够,使得他们自己和 老百姓疏远了起来,到最后,他们又反过来对老百姓失望了。

 

我认为中国左右派有很多可以坐下来商谈的地方,而最需要商谈的是他们的最大分歧:中国,路在何方?

 

作 为一名传说中的“大右”,我认为作为人类社会一部分的中国,大方向无法改变,甚至可以说是注定了的。问题在于,我能够劝说我周围的人也认定这个方向吗?从 老爸身上,我看到了很多无奈。虽然前半辈子,老爸一直在教诲我,但他的后半辈子,就开始接受我的影响了。父亲毕竟经历了那么多磨难,他对现实的认识也很清 醒,对人性也有很深的认识,问题在于,他不但没有在海外生活过,对西方民主完全不懂,也没有看过什么海外的书籍,甚至他这一辈子所接触的海外的信息基本上 都是靠喉舌媒体传给他的。所以,在老爸对现实越清楚的时候,他对未来反而越没有信心,他唯一可以寻求答案的地方时历史,中国的历史。难怪他得出的结论是中 国几千年历史得出的从来没有被颠覆过的教训和经验:过一段时间来一次“打土豪分田地”……

 

最 让人震惊的不是父亲有了这种想法,而是父亲说这话的语气。他不再带着一种无可奈何的口气,不再带着一种宿命的悲观的口气,而是带着一点希望,一点期盼。天 啊,如果说连我右派老爸都认为再来一次“打土豪分田地”不是万不得已,而是历史的大势所趋,甚至是老百姓翻身得解放的唯一办法,那就实在不好办了。

 

我 太没有用了,我连自己的右派老爸都不能说服,我还能干啥?我告诉过他多少次,人类历史已经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人类在过去一两百年里,随着科技的发达,思想 的进步,已经找到了彻底走出历史悲剧的办法,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民主、自由、法制、人权和宽容成为大多数国家的核心价值观,这个世界上也只有极少数几个国家的统治者和被统治者都依然在惊恐中等待无法避免的“打土豪分田地”时刻的到来。

 

其 实,父亲的放言绝对不是孤立的,对中国历史有了一点了解的人几乎都有这个感觉,不受限制的权力造成无法避免的腐败,老百姓看得清楚,于是都在等待,不是在 等待中灭亡,就是在等待中爆发;利益集团也不是傻瓜,也看得清楚,于是分秒必争地抓紧敛财,然后像蚂蚁搬家一样,把合法所得与不合法所得的财产一点一点隐 藏起来,或者转移到海外;而看得最清楚的反而是最高当权者,他们忧国忧民更忧党,确实一直在不停地想办法制止贪污腐败,确保政权稳固和社会稳定,只是他们 摇摆于左派和右派之间,始终找不到正确的出路。

 

反贪腐的三条路子:中央集权、文革模式、打土豪分田地

 

中国的贪污腐败、矛盾激化等问题的关键在于体制,如果要寻求彻底的解决办法,不是没有的。只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实行民主,加强群众的监督,实行言论自由和媒体监督,这一切都会立即改善,矛盾会缓和,中国会有更光明的前景。

 

然 而,在政治体制不改革的情况下,又是如何一番光景?在只反贪官不追究体制的情况下,我们看到的是中央的一切政策都是好的,只是到了下面就被贪官污吏(包括 权力精英、部分财富精英甚至相当大一部分知识精英)劫持了,改革的成果也被利益集团霸占了。这种表象,让不知道民主和权力监督为何物的老百姓,始终用期盼 的目光仰视北京政府。这也使得每一次我们看到的解决问题的办法,都来自高层,仿佛只要他们令行禁止了,贪污腐败就烟消云散了。

 

于是乎,我们只能看到中国历史上反复出现的反对贪污腐败、缓和社会矛盾的措施一次又一次被抬出来。

 

首先, 就是使用中央集权来清算地方诸侯和大大小小贪官污吏的贪污腐败,把权力收归中央,把钦差大臣派往各地。用这种方法显然可以对中层和基层不受民众监督的权力 腐败有一定的制约作用,可是,不受限制的中央集权难道不是最大的腐败根源?可怜的中国人,如果这种办法奏效的话,老百姓就不会到今天还坐在电视机前被千年 前的古代清官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了啊。

 

其次就是我曾经说到过的“文化大革命”的形式,(参阅《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由 对自己下面的诸侯和大小官员不再有信心的最高领导人挥舞大手发动被各级贪官污吏欺压得喘不过来的底层民众,掀起一场上下结合,专门整治利益集团的“财产大 革命”——那些右派们在指责无知的左愤们怀念毛时代的“文化大革命”的时候,真正知道“无知的人们”为什么那么怀念文革吗?真以为体制不改,文革是可以避 免的嘛?更主要的是,当文革成为看不到外面和未来的中国人认为唯一可以让自己卑微的脚踩在贪官污吏身上的时候,文革是应该避免的吗?

 

我们一家深受文革之害,老爸至今还没有走出动乱的阴影,可就是我的老爸,曾经在看到中国的贫富悬殊后,看到官员是如何欺负底层百姓的时候,亲口对我说,现在如果再来一场文化大革命,好家伙,那些官员都会被活活打死!

 

体 制改革,真正的监督机制不设立起来,中央建立再大的权威,也不足以威慑贪官和利益集团,更何况,那些贪官和利益集团正是打着中央的权威在压榨民众,再说, 中央集权的权力又由谁来监督?这个方法不灵,文化大革命那种上下结合以民众对付官员和精英的方法又不能使用,那么,中国历史上给我们展示的答案中只剩下最 后一个办法了,那正是我的地主老爸今天突然放言的那种:打土豪分田地的革命!

 

——从老爸的口气中,我差一点对未来失去信心,而要去崇拜历史了;从老爸的口气中,我仿佛感觉到革命的到来只是时间问题;从老爸的口中,我也看到在一场改变中华民族命运的赛跑中,很多人都有些气喘吁吁了……

 

杨恒均 2009-8-23





送 我的地主老爸上火车,广州近四十度的高温,可他仍然穿戴整整齐齐,八十多岁的老爸让我这个共产党员惭愧啊,不过,他是1949年前接受的旧式教育,经过六 十周年的折磨和折腾,还是改不过来,我在他面前说句粗话,他竟然要半天回不过神来,可他今天说:又要打土豪分田地啦——各位,我的话你可以不听,这八十岁 老头的话,你最好还是听一听。。。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就一起来分享吧!请点击>>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TAG: 地主
顶:104 踩:87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26 (335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23 (319次打分)
【已经有362人表态】
111票
感动
35票
路过
24票
高兴
37票
难过
29票
搞笑
32票
愤怒
44票
无聊
5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博主资料

订阅我的博客